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九十八掌 苦肉戏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铁无情带着蓝垣来到镜明廷客厅的时候,云问鼎正在悠闲地喝着茶水,而他的儿子云无常则恭敬的站在一旁。

    “云城主今天怎么想起来我们镜明廷了?年关将近,云城主应该很忙才是。”

    面对起身相迎的云问鼎,铁无情并没有跟云问鼎客套,说完话便直接走到主位上坐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云问鼎。

    云问鼎并没有在意铁无情稍显冷淡的态度,而是笑着道:“再忙也没有你铁尊使忙!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镜明廷,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铁尊使商量。”

    铁无情见云问鼎说完便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扭头对蓝垣使了个眼色,蓝垣会意的点了点头,便退了出去。

    “有什么事,云城主现在可以直说了。”铁无情淡然道。

    眼见蓝垣已经离开,此时客厅里只剩下三个人。原本面带微笑的云问鼎此刻忽然脸色一变,扭头对站在一旁的云无常厉声道:“孽子!还不过来跪下!”

    云无常虽然一头雾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发飙,不过他还是听话的走过来跪在了云问鼎面前。

    “云城主,你这是干什么?”铁无情皱着眉道。

    云问鼎没有马上回答铁无情的疑问,而是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这才转身对铁无情说道:“逆子云无常,暗自勾结妖人,意图祸乱我大秦国体,我怀疑他有不臣之心。今天,我就把他交给铁尊使。还望铁尊使能够依法严惩!”

    听了云问鼎的话,云无常心中大骇!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满脸震惊道:“父亲,我...”

    “你闭嘴!天水镇的连环杀人案是什么人所为?风云学院交流团被袭,又是什么人所为?你敢说这些事情都跟你没有关系?”

    没错,这些事情确实都跟云无常有关系。可天水镇那件事是个意外,而说到风云学院交流团被袭,这可是云问鼎一手策划的,如今却全推到了自己的儿子头上?

    难道父亲要牺牲自己,弃车保帅?不,不可能!可父亲为什么要当着铁无情的面说这些?还将“谋逆”这种天大的罪名安在自己头上。难道父亲另有用意?

    此刻的云无常心乱如麻,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看云家父子“反目”,旁边的铁无情倒是淡定的很。

    “云城主今天是要大义灭亲吗?”

    云问鼎叹了口气道:“作为风云城的一城之主,也作为一个大秦的子民,大义是一定要讲的。至于灭不灭亲,就要看铁尊使如何处置这个逆子了。”

    “云公子,云城主说你勾结妖人,有不臣之心。你怎么说?”铁无情扭头看向还在发呆的云无常道。

    被铁无情这么一问,云无常似乎终于回魂,只见云无常满脸悲愤道:“我被人利用了!是寂无名,我上了寂无名的当!”

    “寂无名?草虫冒险团的团长寂无名?这些事跟寂无名有什么关系?”铁无情皱眉道。

    “寂无名曾经在藏珍阁的拍卖会上从风无相的手里,花重金买过一条鲛人。可那条鲛人还没到寂无名的手上就死了。”云无常沉声道。

    “这件事情我知道。为此,寂无名还和风无相打了一架,当时你也在场。我是说,那些变异人跟寂无名有什么关系!”

    铁无情能知道这些隐情并不奇怪,发生在风云城的事,只要镜明廷想查,基本都能查出个结果。

    可关于变异人的事情,铁无情却所知不多。事实上,如果不是紫凝抓回来这么一个人,铁无情都没想过人类竟然可以妖兽化。

    从那个变异人口中,铁无情也只知道他是受命令来杀人的,只不过他中途逃跑了而已,并没有去执行那个命令。

    直到风云学院的交流团遭遇变异人的袭击后回城,铁无情才知道原来变异人不止一个。再看到差点就没命的风无相,铁无情也大概知道了这些变异人是在为谁杀人。

    对于铁无情来说,这些变异人要杀谁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些变异人的来历。

    将普通人类妖兽化,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别说是云无常,就是云问鼎这个风云城的城主都没有这个本事。这也是为什么当铁无情知道这些变异人跟云家有关系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抓人的原因。

    寂无名这个人,铁无情了解的不多,但是他也知道寂无名和他的草虫冒险团是在西疆崛起的。而西疆的十万大山,正是妖兽的天堂。

    变异人很强,别说是普通人,就连紫凝这样的高手单独对阵一个变异人都没能占到便宜。如果变异人形成势力,如果变异人想要颠覆大秦的统治...

    所以,若变异人真的是云无常的手笔,说他有不臣之心,还真没冤枉他。

    “虽然寂无名跟风无相之间闹得很不愉快,不过当时我觉得寂无名这个人还算坦荡。寂无名与我年纪相仿,又是一个黄金级冒险团的团长,所以当他说想与我成为朋友的时候,我便没有多想。”

    “那个死掉的鲛人,寂无名并没有还给风无相。现在想来,寂无名留着那个死掉的鲛人,怕是别有用心!”

    说到这里,云无常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脸上的神色也变成了愤恨。

    “你的意思是说,寂无名带走那条死掉的鲛人是为了制造变异人?”铁无情沉声道。

    “恐怕是这样的。”云无常点了点头道。

    “你有什么证据?”

    “那些袭击交流团的变异人不就是证据吗?”云无常惨然一笑道。

    “那些变异人是寂无名提供给你的?”铁无情的语气骤然冷了几分。

    “交流团南下的时候,寂无名也回了西疆。可半个多月以前,寂无名派人与我联系,说那条死掉的鲛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鲛人。他说风无相侮辱了他,他要风无相付出代价。于是,他派了一些人过来,说要给风无相一个教训”

    “再加上我们云家跟风家...”

    “我们风云两家世代交好,难道你要帮着一个外人来对付我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云问鼎突然出声打断了云无常。

    “云城主,这里没有别人,这些没用的话就不必拿出来说了。”铁无情瞥了云问鼎一眼,然后看着云无常示意他继续。

    “那些人确实是我帮着寂无名安排的,但我真的没有想到,寂无名会有如此狼子野心,竟然暗地里培养变异人!我虽然想要风无相...”

    云无常突然停住了,抬头看了自己父亲一眼,继续道:“我承认我有罪,但我云无常绝无半点不臣之心!”

    云无常一直跪着,到现在,该说的不该说的他基本都说完了。接下来,就要看铁无情怎么说了。

    “云城主,令公子说的话你觉得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铁无情扭头道。

    云问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当然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否则,我不就白带他过来了吗?”

    铁无情点了点头,看着云无常道:“云公子,起来吧!此事干系重大,等我从那名被抓的变异人口中问出了我想要的东西之后,我自会将此事禀明陛下。这期间,还望云公子不要离开风云城。否则,你父亲今天的这番苦心可就白费了。”

    云无常从地上站起来之后,点了点头道:“我明白,请铁尊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随后,铁无情又看向了一旁的云问鼎:“云城主,该我办的事情我自会秉公办理。不过有些事情,可就得靠你们自己了。”

    云问鼎站起身,对铁无情拱了拱手道:“多谢铁尊使!犬子之事,有劳铁尊使费心了。”

    铁无情摆了摆手道:“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公事公办而已。不过,有件事我得提前跟云城主打一声招呼。”

    “铁尊使请说。”

    “年后,令公子可能要跟我们的人一起去一趟西疆,你们还是早做准备。”铁无情沉声道。

    听了铁无情这句话,云问鼎脸上倒没什么变化,不过心里却着实松了口气。

    “这是应该的,既然他说自己是被人利用的,那就让他请自去自证清白。铁尊使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亲手把他交到尊使手上。”云问鼎一边说着一边瞥了身旁的儿子一眼。

    云无常还想再说点什么,可铁无情却已经下了逐客令:“知道云城主是个大忙人,我就不留云城主喝茶了。”

    “我那倒是有一些好茶,等用空的时候一定让铁尊使好好品评一番。我们也就不打扰铁尊使休息了,告辞。”

    “请。”

    回到城主府,关上书房的房门,云问鼎坐到书桌后面,看着云无常道:“你今天的表现还算不错。铁无情可不是个轻易相信人的人。”

    云无常亲自给父亲倒了杯茶端过去,然后叹了口气道:“就是可惜了寂无名。本来我还想利用他做更多的事,这下看来是不成了。”

    云问鼎轻哼了一声道:“不放弃他,遭殃的可不是你自己,而是我们整个云家。再重要的棋子也是棋子,该放弃的时候必须要放弃。决不能优柔寡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