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九十六章 风无相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风云学院,风千语的小楼。

    “风姐姐,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白啸川竟然也是云无常的人。”小山看着风千语,脸带愧疚道。

    躺椅上的风千语摆了摆手,睁开眼睛道:“这事不怪你。白啸川应该是云守业的手笔,云无常还没有这么老谋深算。”

    “云守业...不愧是风云城的城主,此等心机城府,着实深沉的可怕!”小山感叹道。

    风千语坐起身,用手轻轻撩了撩耳边的长发,沉声道:“我担心云守业的手段远不止如此,这次虽然凶险,不过无相好在没有丢了性命。但是有一个人却并没有浮出水面。”

    “风姐姐是说...”

    “云问鼎!”

    “我原本以为,他们会借这次机会让云问鼎趁乱对无相下手。这样一来,有你暗中相助,一来可以救下无相。二来,可以拿下云问鼎。就算拿不下,在那么多的学员面前,云问鼎的目的暴露,也会成为我们反击云守业的把柄。没想到...”

    听了风千语的话,小山一脸凝重的陷入了沉思。风、云两家的博弈,他实在理解不了。同为开国五圣之一,风云的后人,两家为什么要如此勾心斗角,非要置对方于死地?

    见小山低头不语,风千语问道:“你在想什么?”

    小山抬起头道:“我在想,风云两家不是相交莫逆,渊源深厚吗?为什么暗地里会如此针锋相对,非要拼个你死我活?难道你们两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深仇大恨?”风千语不屑地一笑,随即道:“对于某些人来说,他看不顺眼的人,就是仇人。更何况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人还在他眼前活蹦乱跳,他当然想杀之而后快了!”

    “这种理由也太可笑了吧?”小山惊讶道。

    风千语没有解答小山的疑惑,而是反问道:“还记得你问过我的关于龙族的事情吗?”

    小山想了想头道:“我记得你说过:龙族是因为想要勾结幽界魔族,企图颠覆大秦的统治,所以才被灭族的。”

    风千语点头道:“史书上确实是这么记载的。”

    “难道,史书上的记载有误?”

    “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是真是假,我们谁也说不好。毕竟,当年的事情,我们谁都没有亲身经历。可有一点我敢肯定:风云两家之间的这场游戏,谁输了,谁就会是下一个龙族!”

    “谁输了,谁就会是下一个龙族。”风千语最后的这句话,让小山心头一震。这句话既点明了风云两家最后的结果,又好像在说当年的龙族被灭,似乎并不像史书记载的那般...

    小山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有关龙族的那些事情,毕竟他并不觉得龙族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是龙族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爷爷不会不跟他说的。

    “风姐姐,听你之前的意思,风无相已经没事了?”

    风千语又重新躺回了躺椅上,闭上眼睛道:“算那小子命大,白啸川的那一匕首,并没有插到要害。不过,匕首上涂了毒,想要彻底解毒,恐怕得费一番功夫。”

    小山点了点头,不再言语。风无相有藏珍阁,多的是灵丹妙药,只要他没死,不管受多重的伤,用不了多久也会复原。至于解毒,有刘一手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同一时间,风府,风无相卧室。

    风无相躺在床上,脸上仍然戴着面具。不过从他露出来的毫无血色的苍白的嘴唇也能看出,他受的伤着实不轻。

    风无相的母亲李香君此刻正坐在床边,一边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边抹着眼泪。

    “好了,夫人。刘先生和周先生不是都说无相已经没事了嘛!你就不要太过担心了,要注意身体啊!”风不息走过来,双手扶住李香君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无相是我儿子,我能不担心吗!”李香君边哭边说道,还一扭身子,将风不息的双手从她的肩头抖落。

    “无相也是我的儿子呀!”风不息无奈道。

    “你还知道无相是你儿子呀!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之前无相就被人袭击过一次,凶手到现在也没抓到。这次,你又非要他南下。如今他伤成这样,你满意了?我告诉你,无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说着李香君便捂着脸痛哭起来。

    床上躺着重伤的儿子,旁边坐着痛哭的妻子,风不息的心里也很是难受。但他作为一家之主,有些东西,只能咬着牙扛起来。

    风不息叹了口气,轻轻地把李香君揽进怀里,安慰道:“我知道你心疼无相,我也心疼啊!可无相现在需要休息,你在这这么哭,会影响他休息的。你都在这坐了一天了,也该回房休息休息了。我在这守着,等无相醒了,我立刻派人通知你,好吗?”

    听了风不息的话,李香君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擦了擦眼泪,从风不息怀里抬起头道:“我不哭了,我陪你一起守着。”

    风不息摇了摇头道:“听话,你先回去休息。等你休息好了再来。”

    李香君也知道风不息是为了自己,怕她扛不住。见风不息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知道他已经做了决定,便不再坚持。

    “如果无相醒了,你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李香君拉着风不息的手道。

    “我会的,去吧。”风不息拍了拍李香君的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李香君又扭头看了床上的儿子一眼,才被丫鬟扶着不舍的离开。

    等房门被关上,风不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风无相,便转身走到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了下来,慢慢地饮着。

    “起来吧!你母亲已经离开了。”风不息放下茶杯道。

    “你打算隐瞒母亲到什么时候?”风无相从床上坐起身道。

    “她一个妇道人家,不适合掺和这些事情,能瞒着就瞒着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风不息扭头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风无相低头看了一眼裹满纱布的胸口,深吸了口气,胸口的疼痛让他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摇了摇头道:“被匕首刺的这一下已无大碍,不过我感觉身体里的毒应该还没有清除干净,短时间内恐怕无法使用元力。”

    风不息点了点头道:“伤口没事就好。至于那些残留的毒素,刘先生说他会想办法帮你清除干净的。”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风无相扭头看着自己的父亲道。

    “什么意思?”风不息皱了皱眉。

    “没什么意思。不过我也不怪你,谁让我姓风呢!谁让姓云的就是看姓风的不顺眼呢!”

    说到后面,风无相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咬牙切齿了。

    风不息重新倒了一杯水,走到床边递给风无相道:“这次是我们大意了。本来以为能揪出个云问鼎,却没想到他们还有一个白啸川。云守业这个老狐狸,手段还真不少!”

    风无相接过水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将水杯还给风不息摇着头道:“此次南下也不算是一无所获,最起码他们损失了两个暗棋。还死了不少的变异人。”

    说到变异人,风不息皱了皱眉问道:“你对那些变异人知道多少?”

    风无相想了想道:“他们大都会使用元力,但元力的修为不是很高。感觉就像是将某些妖兽的能力强行跟人类结合,从而使人类能够妖兽化。死的那些应该都是由普通人变异来的,实力一般,却拥有不俗的自我恢复能力。只要不被彻底杀死,就算是受了很重的伤,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也能恢复过来,很是难缠。”

    “知不知道这些变异人是哪来的?”风不息继续问道。

    “应该是西疆。我之前跟寂无名交过手,那些变异人给我的感觉跟寂无名很像。这其中,必定有所关联。”风无相沉声道。

    “这么说来,云守业在西疆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惜,那些变异人都死了,要是能抓到一个活的就好了。”风不息点了点头道。

    “有活的,不过在镜明廷的手里。”

    “哦?”

    “那个帮我们杀了所有变异人的神秘人跟我们透露,在天水镇他帮镜明廷抓到过一个活的变异人。”

    听了风无相的话,风不息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重新走回桌子旁坐下,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道:“云守业,你这只老狐狸应该没想到自己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吧!这一次也该轮到我出招了。”

    “不过,云问鼎也知道这个消息。况且,通过上次风云学院的事件不难看出,铁无情似乎有意帮着云家,会不会...”风无相却没有风不息这么乐观。

    “兹事体大,铁无情不是傻子。你说这件事要是传到我们皇帝陛下的耳朵里,铁无情还敢帮云守业吗?”风不息笑着道。

    “先不说这件事情如何会传到皇帝陛下的耳朵里,就算我们的皇帝陛下知道了,你如何肯定陛下会重视这件事情。就算陛下重视,那又如何将变异人跟云家扯上关系?”风无相不解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