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八十二章 闻噩耗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与小山那里跟美女一起花前月下听曲儿谈天的旖旎比起来,此刻,风云城城主的书房,虽然灯火通明,不过气氛却显得有些凝重。

    “父亲,南边传来了消息。”这是云无常的声音。

    “失手了?”披着一件用五阶妖兽黑煞玄虎的皮制成睡袍的云问鼎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面无表情道。秋末冬初的风云城,着实已经有了几分冷意。

    云无常点了点头,习惯性的眯起眼睛道:“南境石家插手了,我们死了不少人还丢了一颗暗棋。”

    云问鼎又将书拿起来,翻了一页,淡然道:“正常。”

    见父亲似乎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云无常有些疑惑道:“父亲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

    云问鼎一边看着手里的书,一边道:“没错。”

    “那父亲为何还要安排这次的行动?”虽然此次行动的策划者是云问鼎,不过执行者却是云无常。可是,面对计划的失败,云问鼎好像并不放在心上,这让云无常心里多少有些疑惑。

    听了云无常的话,云问鼎又将手里的书放在书桌上,抬起头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仍是一脸面无表情道:“你猜猜看。”

    云无常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这是父亲对自己的考核,便低头开始沉思起来。云问鼎也不着急,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开始小憩。

    半晌,云无常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沉声道:“父亲应该还有后手!”

    “继续。”云问鼎并没有睁开双眼。

    知道父亲对自己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便继续道:“风无相离开风云城前往南境,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可到了南境要是还没有任何情况发生,那就显得不正常了。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远在南境的风无相对于我们来说是除掉他的最好时机。”

    “父亲安排这次看似凶狠的刺杀行动,并不是为了一击得手,而是一种变相的试探,试探石家的底线,看石家究竟会将风无相保护到何种程度。”

    “牺牲掉暗棋则是为了增加此次计划的真实性,让他们相信这次刺杀就是我们的全部手段。然后...”

    “然后怎么样?”云问鼎睁开了眼睛,问道。

    云无常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惊,眯着双眼道:“难道父亲的后手是等交流团离开南境以后,在回来的路上让...”

    “还不错。”不等云无常说完,云问鼎便出声打断了自己的儿子,不过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现在多少出现了一丝笑意。

    “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休息吧!”说着云问鼎便站起身将桌子上的书收好,准备离开书房。

    “是!”云无常告别父亲以后,便带着满腹的疑惑离开了城主府,去处理一些善后的事宜。

    城主府是风云城内最高的建筑,而云问鼎的书房则在城主府的最高处。

    站在书房外面的阳台上,云问鼎俯瞰着整个风云城。只见云问鼎面带笑意的轻声道:“风不息,既然你敢拿你儿子的命来赌,那我就陪你赌!你说咱俩谁会赢呢?”

    同一时刻,风府,风不息的书房。

    将手中已经看完的密函在蜡烛上点燃,看着信纸慢慢地变成烟灰。然后风不息随手一扬,便将所有的烟灰从打开的窗户里吹了出去。

    站在窗户边,看着天上的漫天星斗,面无表情的风不息一言不发的发着呆,直到身后传来夫人喊他歇息的声音,风不息才诡异的一笑关上了窗户。

    木君年离开风云学院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当小山从杨松柏口中得知木君年请假回了老家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

    这段日子以来,木君年也没有传回来什么消息,虽然小山有些担心,不过没有消息总比传来坏消息要好。

    小山昨晚被周小萱和李潼潼搞了一次“夜袭”,又拿着二胡给两个女孩子拉曲子听,送走她们后时间已经很晚了。不过,从小习惯了早起练功的小山,一大早又来到演武台上做起了早课。

    虽说已经入冬,早上寒意袭人,不过小山仍是光着膀子在演武台上“折磨”着那块可怜的黑铁玄石。

    “呼”吐出胸中的浊气,正在小山做完早课准备回屋换衣服的时候,却看到杨松柏走了过来。

    “杨先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不等杨松柏走近,小山便跟杨松柏打起了招呼。

    杨松柏却并不理会小山的揶揄,脸上也不是平日里那种见了谁都乐呵呵的样子,而是一脸阴沉的快步向小山走来。

    小山见杨松柏并不理会自己,而且脸上阴沉的可怕,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这让小山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杨先生,您这是...”小山小心地试探道。

    杨松柏盯着小山看了半天,最终却叹了口气道:“木君年死了!”

    听闻杨松柏此言,小山却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沉默片刻,小山沉声道:“死在了风无相手里,对吧!”

    “你怎么知道?”杨松柏大惊!木君年身死的消息是风不息刚刚告诉他的,可是看小山的样子,他好像早就知道一样。

    “我还知道木大哥之所以被风无相杀死,是因为他跟风无相有仇。他这次回南境,就是为了找风无相报仇!”小山语气无奈道。

    杨松柏的脸色更加阴沉,他死死地盯着小山冷声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您有用吗?您能阻止木大哥找风无相报仇吗?”小山反问道。

    “最起码我能阻止他去南境送死!”

    “杨先生!”小山知道杨松柏心里不好受,自己的爱徒死在了另外一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半个孙子一样的人手里,杨松柏的心情肯定很复杂吧!

    “木大哥是我下山以来结交的第一个朋友。您也知道,我是个孤儿,他就像大哥一样的照顾我,您觉得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去送死吗?”杨松柏难过,小山心里也不好受啊!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他的事情?如果你早点将他的事情告诉我,我自会想办法保他周全!就算风无相是他风不息的儿子,他也不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

    看着杨松柏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的双眼,小山心里对这个老人充满了感激和感动,他知道杨松柏是真的在拿木君年当自己的徒弟来看待的。

    小山低下头道:“杨先生,您还记得上次风无相被人偷袭,我因此受伤的事情吗?”

    听了小山的话,杨松柏强行压下心里的愤怒,看着小山道:“你是想说,其实你与风无相交好,所以木君年去找风无相报仇就活该死在他手上?”

    小山摇了摇头,苦笑道:“偷袭风无相,打伤我的人就是木大哥。”

    杨松柏没有说话,而是皱起了眉头,这件事背后的隐情他并不知道。

    “还有,风云学院的两起命案,也都是木大哥做的。”小山继续道。

    杨松柏闭上双眼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睁开眼睛声音沙哑道:“你是想说他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吗?”

    小山抬起头看着杨松柏,再次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说,这条路是木大哥自己选的,谁也帮不了他。我想,木大哥在杀黄浩天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他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吧!”

    小山说完这句话便陷入了沉默,杨松柏也不再言语。

    已是花甲之年的杨松柏虽说并没有活成一个人精,但也不是一个只是上了岁数的平庸老头。今天小山所说的这几件事再加上他从风不息那里得来的消息,他已经大概知道了为什么木君年会有今天这样一个结局。

    小山说的没错,路是木君年自己选的,谁都帮不了他。杨松柏清楚,其实小山已经帮了木君年很多。如果不是小山有意放木君年一马,在木君年第一次刺杀风无相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死了。

    良久,杨松柏出声打破了宁静:“这么说,风云两家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小山点了点头,老实道:“知道一些。”

    杨松柏叹了口气,沉声道:“咱们古武系的人本来就少,木君年一走,就只剩下三个人了。你的路还很长,有些事情就算知道了也要假装不知道,能不掺和就别掺和,明白吗?”

    “杨先生放心,我明白!我还想跟那位无瑕公主一较高下呢!”小山露齿一笑道。

    杨松柏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小山的肩膀,然后看了木君年住过的小木屋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杨松柏那显得有些落寞的身影消失在了古武系的大门之后,小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只见小山闭上双眼,双手攥拳捏的“咔咔”直响,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小山的体内冲出来一样!

    好一会儿,小山才松开了双手,睁开眼转身向木君年的小木屋走去。

    木君年走了,但他还有个妹妹。小山知道,木君年肯定给妹妹留下了某些东西,他得替木君年把东西送到他妹妹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