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 惜海棠(上)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云少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只要能混口饭吃,在哪呆着都一样。而且,云少应该也清楚是谁把我安排进藏珍阁的,那可是位惹不起的人物。”小山笑着道。

    云无常笑着点点头,他当然知道那位“惹不起的人物”是谁,想起来那个人就让人头大。

    “话是这么说,可你也总不能在藏珍阁呆一辈子吧!以后呢?千重兄弟没想过以后?”云无常问道。

    小山想了想道:“爷爷让我下山就是希望我能多历练历练。离开学院以后我打算在大秦的各地走走,涨涨见识。可以的话,去一趟西疆,我想去十万大山看看。”

    “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这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可惜了千重你的一身本事。不过人各有志,我也只能说一句,以后但凡用得着云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那我就多谢云少看得起了?”这次倒是小山率先举起了酒杯。

    “唉!像千重公子这样的妙人儿,以后要是真的浪迹天涯,那我们岂不是连面都见不上了?云少,你可不能让千重公子就这么走了啊!”坐在小山身旁的美艳女子,柳眉轻皱,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对着风无相恳求道。

    “这我可做不了主!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这位千重公子心怀大地,一个小小的风云城,怕是容不下他呀!”云无常故作无奈道。

    “云少又说笑了!”小山摇了摇头,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正当小山和云无常酒菜正酣的时候,一名女子却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云少,不好了!”那名女子冲进来,看到云无常本来是想要说点什么的,可是看到一旁的小山,却又犹豫起来。

    小山看着这名女子,觉着眼熟,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倒是云无常看到女子如此冒失的闯进来,显得有些不悦。

    “不知道我在招呼客人吗?你就这样闯进来!惜春楼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没规矩了?”云无常沉着脸道。

    “我不是有意要打扰公子的!只是...只是...”女子显然看出了云无常脸上的不悦,慌忙的解释着。可能是因为过于慌乱,急的自己小脸通红,也没解释出个所以然来。

    “行了!你先出去吧!有事稍后再说!”云无常眉头一皱,下了逐客令。

    “云少,她看起来是真的有事。你还是让她把话说完吧!如果不方便,我回避一下便是。”小山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

    “不用。这里是惜春楼,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的。千重,你坐下!听听也无妨。”云无常对小山身旁的女子使了个眼色,那女子便拉着小山又坐了下来。

    “好了,有什么事赶紧说!”见小山又坐了回去,云无常便对闯进来的女子说道。

    “是,云少。”那名女子对小山和云无常先施了一礼,然后低着头道:“是...是海棠。海棠...被打了...”

    听到海棠被打,云无常先是看了小山一眼,见小山皱了皱眉,云无常双眼精光一闪,便又对那名女子说道:“谁这么大胆子,敢在惜春楼闹事?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名女子点了点头,随即道:“有两名客人来喝酒,海棠本来是过去陪酒的。可是,其中一名客人好像是喝多了,就想轻薄海棠。海棠不从,他就打了海棠,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云无常皱着眉道。

    “那名客人还说,他肯碰海棠是瞧得起她,海棠要是不从,他就把海棠打死!云少,你快去救救海棠吧!不然,海棠真的会被打死的!”那名女子说着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千重,你看...”云无常并没有急着跟那名女子离开,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小山。

    “一起去瞧瞧吧!我也想见识见识,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扬言要在惜春楼打死人!”小山淡然一笑道。

    听小山说要一起过去,云无常明显开心不少,笑着道:“好!那就劳烦千重陪我走一趟!”

    小山走到那名还在地上跪着抽泣的女子面前,将她扶起来,微笑道:“烦请姑娘带路。”

    那名女子见小山和云无常要一起去为海棠解围,知道海棠有救了,顾不得擦干净脸上的泪痕,对小山感激一笑便转身向外面走去,为小山他们带路。

    海棠出事的别院离小山他们并不远,小山和云无常还没踏进别院的门,就听到别院里传出来一个男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臭娘们儿!出来卖的,装什么贞洁烈女?收了老子的钱,老子还不能碰你一下了?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信不信老子...”

    “让我看看这是谁这么大火气啊?呦!这不是马老板吗?谁啊这是?把我们马老板气成这样?”

    说话的人是云无常,进了别院的门之后,带路的女子便一直跟在了小山和云无常的身后,显然是害怕。

    跟云无常一起来到别院的小山,此时也已经看清了屋里的状况。一个满脸横肉,衣着华贵的中年大胖子正指着一个趴在地上的女子破口大骂,伸出来的一只手上,四根手指上带着颜色不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石做成的戒指,完全一个暴发户的模样。

    被云无常称为马老板的男子身边还站着两名女子,似乎在低声哀求着什么。趴在地上的女子,一只手捂着脸,长发低垂,看不清面容,不过想来应该是海棠。

    屋里的酒桌后面还坐着一个阴翳的中年男子,那名中年男子相貌平平没什么特点,不过那双阴翳的双眼中不时射出来的精光让人觉得,此人可不像他的外貌那般平常。

    见到来人是云无常,马老板暂时不再为难趴在地上的海棠,而是皮笑肉不笑地对云无常道:“什么风把云大少爷给吹来了?莫不是来替这个贱人撑腰的?”说着马老板还指了指趴在地上的海棠。

    马老板的话让小山有些惊愕,他还没见过在有人在风云城敢跟云无常这个少城主这么说话的,看来这个暴发户的来头不小。

    “我这不是听说我的人跟马老板起了误会,特地赶过来看看嘛!什么撑腰不撑腰的,马老板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啊!”云无常眯着眼睛笑道。

    见云无常态度还算不错,马老板轻哼一声道:“那云少打算怎么解开这个‘误会’啊?”

    先前带小山和云无常过来的女子见云无常跟马老板已经谈起了话,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将海棠扶了起来,见马老板也没说什么便将海棠拉到了云无常和小山的身边。

    见到小山,海棠的眼神明显有些躲闪,捂着半边脸的一只手也一直没有放下。

    “既然是我的人办事不利,惹得马老板不高兴了。这样吧!今天算我请客,马老板今晚在惜春楼的所有花销算我的。当然,马老板的客人也就是我的客人,花销都算到我头上,如何?”云无常仍旧面带笑容的问道。

    “云少觉得我马某人是缺钱的人吗?”马老板反问道。

    “那马老板的意思是?”云无常继续问道。

    “云少,你觉得我马某人和朋友两个大男人来这惜春楼是干什么来了?”马老板继续反问道。

    “肯定不是来找事的。”云无常笑着道。

    “当然不是!男人嘛!来这惜春楼自然是来找乐子的。”马老板也笑着道。

    “那马老板这乐子...”

    “她!”马老板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向了小山身旁的海棠。

    随着马老板指向海棠,云无常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眼睛又眯了起来。

    此时的小山已经将海棠的手从脸上拿开了,看着海棠脸上那清晰的掌印,小山微微一笑扭头对马老板道:“马老板是吧!这惜春楼的姑娘多的是,何必跟海棠一般见识呢?既然是来找乐子的,没必要因为一个姑娘扫了你和朋友的雅兴。这样吧!我也替海棠姑娘给你配个不是,再敬你一杯酒,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行吗?”

    “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给我敬酒?”马老板都没有拿正眼瞧过小山,他以为小山不过就是云无常的一个跟班。现在一个跟班竟然说要给自己敬一杯酒,然后把事了了,马老板当然不屑。

    小山并没有理会马老板说什么,自顾自地向屋里的酒桌上伸手一抓,一个酒杯便“飘”到了马老板的眼前。

    看着眼前的酒杯,马老板着实吃惊不小!他虽然并不精通武道,不过他也看得出来,小山这一手不简单。

    马老板并没有接下在眼前“飘”着的酒杯,而是看向了酒桌后面一直没说过话的阴翳男子。

    那名男子在小山将酒桌上的酒杯“抓”起来的时候,眼光就没有离开过小山。此时见马老板向自己看过来,他微微地皱了皱眉,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领会了阴翳男子的意思,马老板轻咳一声道:“看在云少的面子上,这杯酒...”

    马老板话还没说完,异变突起!那“飘”着的酒杯“咔咔咔”几声脆响,竟然就这么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