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昔日仇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怎么,你想打我妹妹的主意啊?没门!”木君年瞥了小山一眼,哼了一声道。

    小山知道木君年在开玩笑,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木君年却低头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道:“我妹妹从小就身体不好,一直在养病。我来风云城,一是求学。二来,也是为了给我妹妹看病。”

    小山皱了皱眉,道:“什么病?这么多年了,没有看好吗?”

    木君年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病,早年我带着妹妹四处求医,看过不少医师,他们也都瞧不出我妹妹到底得了什么病。后来听说风云城有个非常有名的医师,我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了风云城。”

    木君年说的简单,不过小山能想象到,以前木君年带着妹妹看病的时候应该是吃了很多苦。

    “你说的那个医师,可是周二两?”

    “没错,就是周二两。”

    “我听藏珍阁的刘先生说,这周医师不仅医术高超,还是个难得一见的善心人,你找他看过了吗?”

    木君年点点头,道:“看过了。”

    看木君年的表情,小山皱着眉问道:“怎么,连周先生也看不好?”

    木君年又叹了口气,道:“周先生说我妹妹这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很难彻底根治,现在只能靠一些药物来为我妹妹续命...”

    “木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说到药物这一块,你怎么不早跟我说,你不知道我现在是干什么的吗?”小山有些不满道。

    木君年无奈一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藏珍阁又不是你开的,那些名贵的药材是你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么?你也是穷苦出身,找了这么个生计也不容易,我怎么能去麻烦你!”

    小山以前确实是穷,不过他倒没觉得自己有多苦。

    “那些药物很贵吗?”小山皱着眉问道。

    木君年点头道:“很贵!有些药材估计连藏珍阁都没多少。”

    小山叹了口气道:“怪不得你要去当杀手。”

    木君年刚想说是,却突然一愣,抬起头看着小山奇怪道:“千重,你这话什么意思?”

    小山看着木君年,认真道:“今天我碰到了一个杀手,还被他打了一拳。不过那个杀手不是冲着我来的,他要杀的人,是风无相。”

    听说小山遭遇了杀手,木君年连忙关切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小山知道木君年确实真的关心自己,随即摇了摇头道:“我没事。这也不是第一次碰见他了,前段日子的一个晚上,我还跟他交过一次手。他用的是七伤拳。”

    小山说完便直视着木君年的眼睛,似乎想从木君年的眼里看出点什么来。

    木君年避开了小山的目光,低着头沉声道:“听你的意思,你怀疑那个杀手就是我?”

    “这么大的血腥味,木大哥,还没来得及好好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吧?”小山没有回答木君年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你怎么怀疑到我头上的?”木君年同样反问道。

    “木大哥,我们相识也有一段日子了吧!这两个月以来,你的修为进步很大,他人都以为是杨先生用心教导的成果。但我知道,你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只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隐藏。”

    “我也并不在意。直到前段日子,镜明廷和城主府刚宣布在风云学院犯下两起命案的那个用七伤拳的古武高手已经伏法,我却遭遇了袭击,偷袭我的人用的正是七伤拳。”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偷袭我的人并不是为了要取我性命,更像是一种警告。他似乎是想告诉我,镜明廷和城主府并没有抓到真凶。他们不过是合作演了一场戏来堵住悠悠众口。他的目的应该是让我小心镜明廷和城主府的人。”

    “我还是不觉得你说的这些事情能跟我扯上什么关系。”

    “今天的那个杀手,本来如果他的七伤拳打在已经受伤的风无相身上,风无相必死无疑。可他发现打的是我的时候,他却收回了三分力道。”

    “那你看清楚那个杀手的模样了吗?”

    “看清了,不光样貌,连身材都跟木大哥你相差甚远。”

    “那你为什么觉得我就是那个杀手?就因为我隐藏了实力?”

    小山叹了口气,道:“他虽然改变了容貌和身材,但他的眼神我却是那么的熟悉。木大哥,你既然承认你隐藏实力,那我想你应该会七伤拳和缩骨功吧?就算你不承认,那你身上的伤,又该如何解释呢?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你?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钱?”

    听了小山的话,木君年笑了,随后木君年摇了摇头道:“早就知道瞒不住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给认出来了。千重啊!你小小年纪不光修为惊人,心思还这么缜密,木大哥佩服啊!”

    虽然木君年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杀手,但小山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木大哥,就算你是为了给妹妹治病,也没必要去当杀手啊!还是去给云无常当杀手。你也说了,你妹妹需要很多名贵的药材来治病,难道风无相的藏珍阁不比云无常的淘金集好?你跟风无相处好关系,我想他应该会帮你的吧!你也是风云学院的人,风叔叔还是院长,风无相总不会见死不救吧!”小山一连串说了一大堆,看得出来,小山对木君年当杀手一事,确实很不理解。

    木君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千重,你不知道。我兄妹二人沦落至此,完全是拜风无相所赐!你说,我怎么会去跟风无相处好关系?”

    小山闻言大惊!想要说些什么,木君年却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今天木大哥就跟你交个实底。你就当听了一段故事吧。”

    “我出生在南境一个小有名气的古武世家,虽然我武学天赋平平,倒也生活的无忧无虑。我妹妹聪明伶俐,武学天赋很高,所以我父亲从小就比较喜欢妹妹,打算将一身武学全部传给妹妹,让妹妹来继承他老人家的衣钵,家传的武学总不能断送在他的手里。”

    “虽然我本事不大,不过我妹妹跟我的感情很好,倒也没有瞧不起我这个哥哥。长大以后我就帮着家里打理一些家族里的生意,一家人生活的倒也其乐融融。”

    “三年前,适逢我父亲六十大寿。那天晚上,家里来了不少人给我父亲祝寿,寿宴上父亲还给妹妹定了一门亲事。家里人都很高兴,我记得我喝了很多酒。”

    “等客人们都散去,我陪着妹妹在房顶上说话,我怕以后她嫁了人,就没这样的机会了。那天晚上我说了很多,不过就是不知道说了什么。妹妹一直催促我去休息,我母亲也派人来房顶上找我们,说夜深了,该休息了。”

    “正当我妹妹扶着我从房顶上下来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一群人,他们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见人便杀!见人便杀!眨眼的功夫,我的家便成了人间炼狱!”说到这里,木君年停了下来,双目无神的看着头上的天空,似乎陷进了回忆中,无法自拔。

    小山本来想安慰木君年两句,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似乎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终于,从回忆中醒来的木君年,惨笑一声,继续道:“父亲拼命把我和身负重伤的妹妹从家里送了出来,他却又返了回去。他说这些人就是冲着他来的,他不回去,我们逃不了。”

    “我带着重伤的妹妹躲进了一个关系很要好的朋友家里。两天后,我不顾朋友的反对,偷偷的回了家里一趟。”

    “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找了很久,终于在废墟中找到了父亲的尸身。父亲的头已经不见了,我是凭着父亲身上穿的衣服认出他来的。”说到这里,木君年的声音已经变得异常沙哑了,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一夕之间,朝夕相处的亲人惨遭灭口,木君年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跟我父亲有什么恩怨,但我记得很清楚:那伙人里,为首的那个人脸上戴着一个面具,一个十分精美的面具。”木君年咬牙切齿道。

    “面具?风无相?”小山震惊道。

    “最初我并不知道那张面具意味着什么。家已经没了,妹妹又身受重伤,我怕他们还会来找我们,于是我隐姓埋名带着妹妹四处奔波,一边给妹妹治病,一边逃跑。”

    “直到我来到风云城,直到我在风云学院门口见到风无相,他脸上的那张面具,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说到风无相的时候,木君年双眼之中恨火炽燃,恨不得将牙齿咬碎!

    “你怀疑是风无相杀了你的家人?”小山皱着眉问道。

    “不是怀疑,我调查过了,那个戴面具的人,就是风无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