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五十章 遇杀手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众人见风无相已无大碍,这野狼坡也没什么好待的,便起身往风云城走去。

    来到风千语的马车旁,几人之间的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风无相来的时候并没有乘坐马车,可现在他有伤在身,总不能让他就这么走回去,白啸川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小山和石长风。

    其实小山也不在意,只是石长风可不愿意错过这么好的跟风千语相处的机会。

    于是马车旁的几个人都开始了大眼瞪小眼,风千语不说话,谁也没敢上马车。

    风千语当然清楚石长风的想法,可小山是自己拽过来,总不能回去的时候把人给丢在这吧。再说了,她可不愿意跟石长风同乘一车,在车上听他腻歪。

    “你们两个跟无相一起上车,把无相送回家。我和千重走回去。”最终,风千语还是决定不抛下小山。

    “别啊,风姐姐。这马车是你的,我们这样做不就是鸠占鹊巢了么!再说了,走这么长的路,你不嫌累,我还心疼呢!”石长风连忙说道。

    “哦?那要不我跟千重把无相送回去,你们两个自己走。怎么样?”风千语瞥了石长风一眼道。

    “无相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怎么能不管不顾呢?我还是跟无相在一块比较放心。”石长风又道。

    风无相也明白石长风的心思,跟小山比起来,他还是更愿意帮石长风,于是风无相开口道:“姑姑,我看不如这样...”

    石长风话没说完,现场异变突起!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的车夫突然出手,一拳轰向了风无相。

    偷袭太过突然,风无相都没反应过来,他正跟风千语说话呢!

    啪!那车夫还是偷袭成功了,不过拳头却没落在风无相身上。关键时刻,一个人出现在了风无相身前,替他挡下了这致命的一拳。

    来人正是小山。车夫没想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拳却被人给挡了下来。其实也不算是挡了下来,因为车夫拳头落在了小山的胸膛上。

    不知道小山是不是故意吃了车夫这一拳,按理说,小山既然出手,就没必要硬吃。

    车夫眼见有人挡下了自己的拳头,不禁抬头看向来人。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小山的眼神里透出了三分疑惑,七分询问。而车夫则显得有些慌乱。

    喝!小山沉喝一声,真气破体而出,将车夫弹了出去。而此时。风千语也反应过来,只听风千语怒喝一声:“放肆!”抬手便是一挥,青光流转间,一大片风刃便向车夫袭去。

    被小山弹开的车夫,一击不成,抽身便走。被风千语含怒出手的风刃划了几下之后,几个跳跃便钻进了路旁的树林里。

    风千语,石长风,白啸川三个人都起身欲追,却被小山出言拦住了:“风姐姐,算了,别追了。”

    轻咳一声,小山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见状,风千语连忙走过来,关切道:“千重,你怎么样?”

    风无相也急忙道:“千重兄弟,你没事吧!”

    小山将嘴角的血迹擦掉,笑着道:“问题不大。”

    “多谢兄弟出手相救,无相感激不尽!”见小山好像没什么大事,风无相赶紧抱拳躬身行礼道。

    见风无相行此大礼,小山连忙摆了摆手道:“小事,风大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见小山确实没什么大事,风千语便放下心来,不过随即风千语却皱着眉对小山说道:“你为什么放他走?”

    确实,小山似乎是有意将车夫放走,不过小山却没有回答风千语的问题,而是看向了风无相。

    风无相见小山看着自己,他明白小山的意思,叹了口气道:“能把杀手安排在我们身边,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策划的。留下他,无非是多出一具尸体罢了,我们什么也得不到。将他放走或许还有用。”

    听了风无相的话,风千语陷入了沉思。马车是自己找的,能将自己的车夫变成杀手,看来幕后主使对自己很是熟悉。

    “此地不宜久留,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城吧。”石长风道。

    马车被风千语刚才的一击给打了个稀碎,就连路旁的树林也被风千语的风刃削倒了一大片。小山这还是第一次见风千语出手,没想到风千语的修为也着实深不可测,挥了下手就有如此威力。

    这下众人不用再争马车了,只得步行回了风云城。

    石长风和白啸川跟风无相一起去了风府,想来是有事相商。小山则被风千语带回了风云学院的二层小楼。

    在风千语的床上调息了一会后,小山便精神抖擞的跳下了床,来到客厅,见风千语又躺在了躺椅上,小山便走了过去。

    “你是不是早就识破了那个车夫的身份?”风千语坐起身看着小山认真道。

    小山在窗户边坐下,看着窗外道:“只是有所怀疑。”

    “怀疑什么?为什么怀疑?”

    于是小山便将前段时间的某个夜里遇袭的情况跟风千语说了一遍。

    “你是说今天的杀手便是那天晚上偷袭你的那个人,用的还是七伤拳?”风千语惊讶道。

    “不错,而且我觉得这个人似乎很熟悉,虽然他易了容,甚至连身材都有所改变。”小山回答道。

    “这么说,风云学院两起命案的真凶并没有死。那镜明廷和城主府...”风千语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情况已经很明了了:之前有人想逼迫风不息下台,可大秦的皇帝为了稳定风云城的局势,不想让风不息下台。于是就有人动起了风无相的心思。

    “风姐姐,其实我不想卷入这些所谓的豪门争斗当中去,但是没想到,身边的人却都卷进去了。估计我现在也成为某些人手中的棋子了吧?”小山自嘲一笑道。

    “谁敢拿你当棋子?”风千语白了小山一眼。随后站起身走到窗户旁边,靠着窗户跟小山一起看着窗外。

    “风、云两家的争斗,由来已久。以前最多就是明里暗里使些绊子,我都懒得搭理他们。没想到这次他们会下这么重的手。就连镜明廷都帮着他们云家。看来我的安生日子要到头了。”风千语叹了口气道。

    “这些事情,风叔叔难道不清楚?他就由着云家这么对付你们?”小山好奇道。

    “我这个大哥,什么都好。就是遇到事情,喜欢忍着,隐忍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忍什么!”风千语无奈道。

    “也许风叔叔有他自己的想法吧!对了,风姐姐。你不会直接去找云无常他们干架吧?”小山觉得,风千语真能干出这种事情。

    听了小山的话,风千语伸出手,用一根玉指点了点小山的额头,没好气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个只会打架的疯女人啊?”

    被风千语说中心里想法的小山尴尬的笑了笑,道:“风姐姐这叫不走寻常路,嘿嘿!”

    “你这是变着法的说我就是个疯女人是吧?”风千语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小山,挑了挑眉毛道。

    小山知道自己斗不过风千语,连忙转移话题:“风姐姐,你说如果今天那个杀手,真的是我认识的人,我该怎么办?”

    听了小山的话,风千语又扭头看向窗外,轻声道:“人们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这句话也能反过来听,一个可恨的人,想必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你说呢?”

    小山低头咀嚼着风千语这句话的意思。半晌,小山抬起头笑着道:“我明白了,风姐姐。不管他是个可恨的人,还是个可怜的人。如果他是我的朋友,那我就做好我该做的,而他,也要承担他该承担的。”

    风千语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透过窗子能看到碧云湖,此时碧云湖旁正有不少男男女女依偎在一起,挺美好的一个画面。

    中午,小山又给风千语做了一顿饭。吃完饭,小山没去藏珍阁,而是直接回到了古武系。

    此时的古武系一个人也没有,就连木君年都不在。无所事事的小山便走上了演武台,看着演武台上“伤痕累累”的黑铁玄石,小山不禁想到了两个多月前,自己进学院的情形。

    “千重,你怎么在这?”木君年略显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山闻声转过身,正看到木君年从外面走过来,于是笑着道:“今天遇到点情况,就没去藏珍阁。怎么,木大哥这是刚吃完饭回来?”

    “没有,出去了一趟。”木君年说着便走上了演武台。

    “出去?杨先生舍得放你走?”小山打趣道。

    两个月以来,小山倒是被杨松柏放养了个彻彻底底,不过木君年就惨了,天天被杨松柏督促着练功。但还是很有效果的,小山没事的时候会跟木君年过过招,他倒是觉得这段时间,木君年的进步挺大的。

    “去看了看我妹妹。”说完,木君年便跟小山一起坐在了演武台上,他们俩经常这样在演武台上聊天,现在是秋天,阳光并不毒辣。

    “木大哥,一直都知道你有个妹妹,却也一直没机会见见。什么时候带出来让我也认识认识啊?”小山笑着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