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草虫鸣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草虫”冒险团,近几年才强势崛起的一个冒险团,已经达到黄金级别。团长是个非常有魄力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从哪里网罗了一批修为不俗而且不怕死的高手,很是办了几件冒险界轰动一时的大事。比如:深入西疆活捉两头六阶妖兽,而且大部分人全身而退!几乎没有人员伤亡!使得草虫冒险团的名头一时无两。

    此时,风无相面前坐着的便是草虫冒险团的团长:寂无名。

    “风大公子是不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生活在野草里的虫子啊?怎么我们花了两百六十万金币,只配买回来一个‘死人’?”寂无名很是随意的靠在椅子上,一只脚还踩在椅子的边上,一边掏着耳朵一边随意的说道。

    寂无名年龄不大,不过他说话的声音却显得苍老而沙哑,与他那张年轻的脸很是不配。

    “寂团长说笑了,‘草虫’冒险团的大名,风某早有耳闻。也一直想与寂团长结交一番,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误会。还望寂团长见谅。”风无相并没有因为寂无名看似洒脱,实则无礼的举动而生气,笑着说道。

    “误会?”寂无名用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瞥了风无相一眼,弹了弹掏耳朵的手指,又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裂开嘴笑着道:“那风大公子准备怎么解开这个误会呢?”

    “两百六十万金币如数奉还,还请寂团长让风某将鲛人的尸体带回去,查明死因。也好给你我双方一个交代。”风无相看着寂无名那张看起来挺普通,却又说不出哪里颇为怪异的脸,认真道。

    听了风无相的话,寂无名将自己的脚从椅子上拿下来,又抓了抓头发,抬起头道:“风大公子的意思是,让我白忙活一场,最后什么都没得到,对吧?”

    “那寂团长的意思是?”

    “我就是奔着鲛人来的,就算是个死的,我也不会再交出去,至于那两百六十万金币...”

    寂无名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风无相继续道:“听说风大公子是先天元力觉醒,寂某不才,想跟风大公子讨教几招。不知风大公子肯不肯赏脸?”

    “寂团长的话,风某不是很理解,寂团长可否说的明白点?”风无相沉声道。

    “风大公子是个聪明人,怎么会不理解呢?”寂无名又裂开嘴笑了笑。

    风无相当然理解,寂无名的意思很简单:无论如何他是不会把鲛人交出来的。两人打一场,风无相赢了,那两百六十万金币就不用给了。风无相输了,就得自掏腰包了。

    风无相陷入了沉思,倒不是说他怕了寂无名。只是风无相也是个生意人,他得衡量这件事的得失,毕竟目前来看:理亏的是藏珍阁,一旦处理不好,不仅得罪一个黄金级别的冒险团,藏珍阁的名誉也会大受影响。

    寂无名也不着急,端起桌子上的茶轻轻的吹着,等着风无相的答复。

    “就依寂团长的意思,能与寂团长这样的高手切磋也是风某的荣幸。只是此事就没必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以免被人看笑话,寂团长觉得呢?”风无相道。

    “好,风大公子果然是个痛快人。那就这么定了。”寂无名将茶杯放到桌子上笑了。

    “至于时间和地点...”

    “风公子决定吧!毕竟我对这风云城不是很熟。”

    风无相想了想道:“三日后,城东郊外,野狼坡,如何?”

    “没问题!”寂无名答应的很痛快。

    “时间不早了,风某就先告辞了。”风无相站起身道。

    “三日后,恭候风公子大驾!”

    “请!”

    “请!”

    留香坊雅阁。此时已是深夜,庆功宴早就散了。现在只剩下石长风和从寂无名那里回来的风无相。

    “长风兄,这两件事你怎么看?”风无相看着对面的石长风道。

    “应该没什么关系,不是已经确定丹药那边是个巧合吗?”石长风道。

    风无相点点头,接着道:“我就是想不明白这寂无名是什么意思,一个死了的鲛人为什么不愿意交出来。难道鲛人的死是寂无名所为?”

    “如果是寂无名所为,他大可以拿这件事情来要挟你,毕竟此事传出去不管是对你还是对藏珍阁都没什么好处。可是听你的意思这寂无名似乎并不是很在乎那两百多万金币,往日里你们又没什么交集更别提有什么仇怨了。说不定他就是为了能与你交手。”石长风皱着眉道。

    “跟我打上一架,他能得到什么好处?”风无相沉声道。

    “寂无名作为一个冒险团的团长,做事的目的不外乎两点:名和利。”石长风似乎想通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

    “此次交手,如果你赢了,无非就是少掏两百多万金币赔给寂无名,还得承他个人情,毕竟寂无名不会将此事大肆宣扬,落了你风无相的面子,毁了藏珍阁的名声。而如果你输了,那他寂无名可谓是名利双收!先天元力觉醒的天之骄子风无相败给了草虫冒险团的团长寂无名,你说这个消息值两百万金币吗?”石长风笑着道。

    “我与他有约,此事不会让他人知晓。”风无相道。

    “这么说,你准备单独赴约喽?”石长风问道。

    “当然不会!”

    “那寂无名会吗?”

    风无相不说话了,低头陷入了沉思。

    “鲛人之事,寂无名可能会保密,不做宣扬。但与你风大公子切磋一事,我猜他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无论结果如何,此事过后,他寂无名恐怕得改名叫极有名了。”石长风看着手里的酒杯道。

    “看来这次确实被他给算计了,不过,想赢我风无相,可没那么容易!”风无相抬起头,嘴角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是啊!想踩着你风大公子的肩膀往上爬,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那两百多万金币就当是他交的学费吧!风大公子可别令人失望哦!不然你的后援会可就要伤心了。”石长风举起了酒杯道。

    “那是自然!”风无相也举起了酒杯,跟石长风碰了一下。

    第二天,小山来到藏珍阁以后,刘一手便丢给小山一张银票,说是拍卖会上丹药的红利。拍卖会上的三瓶丹药一共拍了六万金币,藏珍阁规定:药师可以拿两成的分红,也就是小山他们可以分到一万二的金币。

    可是小山看着手里价值一万金币的银票,有些疑惑,便对刘一手说道:“刘先生,我这份是不是太多了?”

    刘一手知道小山想说什么,便笑着对小山说道:“我要那么多钱没什么用,再说了我也不缺那点钱。你还年轻,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给你你就拿着。”

    见小山还想说什么,刘一手摆了摆手道:“又不是让你白拿,以后工作上你多出份力,让我老头子享享清闲就行了。”

    小山知道刘一手是想把衣钵传给自己,以后藏珍阁的丹药就都交给自己了,也算是用心良苦,便不再推辞,肃容道:“多谢刘先生!”

    刘一手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随后小山收好银票,便开始了工作。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到了藏珍阁,找上了小山。镜明廷的首席执令使--蓝垣。

    前段日子,随铁无情从京城回来的蓝垣,第二天便又被铁无情派往了京城。等蓝垣带着段沧海的信从京城回来,风云城的两起命案已经尘埃落定,而铁无情看了段沧海的回信也没说什么,只是让蓝垣没事的时候稍微留心观察一下小山,不用刻意调查。

    蓝垣却觉得这件事似乎不简单,私下里下了不少的功夫去调查小山,可查了一段日子,蓝垣并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小山虽然神秘,可身份来历紫凝她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蓝垣也没有更多的突破。今天不知是何原因,蓝垣来藏珍阁找上了小山。

    “不知蓝少使今天找我所为何事?难道又是查案?”小山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的中年男子问道。

    “荒公子误会了,蓝垣此来并不是为了查案。只是有些事情想向公子请教,不知公子方不方便?”蓝垣笑着道。

    小山见蓝垣还算客气,想了想道:“请教谈不上,不过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我倒是乐意帮忙。咱们出去说吧,在这不方便。”

    随后小山跟刘一手打了声招呼,便跟蓝垣一起出了藏珍阁。

    两人在离藏珍阁不远的一个茶摊坐了下来,要了两碗茶,小山边喝边道:“蓝少使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

    蓝垣点了点头,便开口道:“公子...”

    “我叫荒千重,你叫我千重就行。”蓝垣刚开口,便被小山打断了。

    蓝垣也没生气,继续道:“好,那我就叫你千重。”随后蓝垣笑了笑,接着道:“你在藏珍阁呆了这么些时日,跟风无相的关系应该不错吧?”

    小山皱了皱眉道:“蓝少使为什么这么问?”

    蓝垣摆了摆手,道:“我没别的意思,咱们就是闲聊。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可以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