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尘埃落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渡劫,不管是古武一脉的“凝神”还是元修一脉的“化神”,一个武人只要修出元神,便不再会被当成一个“人”来看待。元神不灭,人格永存。这样的“人”自然会招来天妒!

    一个武人从修出元神的那一刻开始,天劫便会悄悄地来到你的身上。而且,天劫是无形的,谁都没有办法躲避。要么,你渡过天劫,肉身成圣,破虚而去。要么,在天劫之下,元神毁灭,再次变成一个普通人。甚至,肉体也会随之消亡。

    忘情灭欲,说法不同,但是道理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断绝作为一个“人”的七情六欲。既:灭人欲,存天理。

    为了渡劫,武人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追求虚无缥缈的“天人合一”,最终走到武道的尽头,也就是所谓的“天道”。然后破碎虚空,逍遥世外。

    然而,自人类诞生以来,能够踏破虚空,白日飞升的“圣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人类历史的记载中,没有一个人成为真正的“神仙”,强如大秦的开国五圣,最终的结局也都是身陨道消。

    即使如此,人类仍然孜孜不倦地追寻着虚无缥缈的天道。武道尽头,究竟是何种风光?想来,每一个武人都想一睹那种风光罢。

    小山归来,木君年自然是满心欢喜,杨松柏也松了一口气。不过风云学院仍是愁云密布,毕竟真正的凶手还没有找到,风不息依然没有回归院长之位。

    小山见过杨松柏之后,便去了藏珍阁,“旷工”这么些时日,他得赶紧去见见刘一手,小山可不想丢掉这份工作,不然风千语那边他可不好交代。虽说风千语已经替他打好了招呼,不过小山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留香坊雅阁,风云城最有“分量”的三个人此时正坐在一张酒桌上。

    云问鼎端起酒杯笑着道:“铁尊使进京述职归来,按理说应该是我们为尊使接风洗尘,没成想被尊使先行设宴款待,倒是令我等汗颜哪!”

    风不息点头道:“云兄言之有理,不过铁尊使向来公务繁忙。这进京归来的第二天便将我跟云兄二人请来此地,可是有要事相商?”

    铁无情用手拿着桌上的酒杯,却没有跟云问鼎碰杯的意思。听了风不息的话,铁无情点头道:“云城主客气了。风院长说的不错,今日请两位前来,确实有事相商。”

    “铁尊使进京数日,风云城近期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还没来得及了解。风某已经不是风云学院的院长了,若铁尊使所说之事涉及到了风云学院,与风某相商似乎不妥。风某可以将现任的院长请过来,铁尊使有事与他商议便可。”风不息淡然道。

    云问鼎放下手里的杯子,看着风不息道:“风兄,你怎么还矫情上了。风云学院之事,铁尊使会不清楚?既然把你叫来自然是有用意的。都什么岁数的人了!怎么着,任性到铁尊使这来了?”

    云问鼎与风不息相识多年,说话自然不会客气。

    听了云问鼎的话,风不息也没生气,脸上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只是没有回云问鼎的话。

    铁无情那张向来面无表情的黑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只见铁无情以玩笑的口吻道:“你们也算是我的晚辈,晚辈偶尔在长辈面前任性一次,也无可厚非。”

    铁无情的这句话,让云问鼎和风不息都轻笑出声,酒桌上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不过紧接着铁无情却收敛了笑意,肃容道:“不过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风云学院之事,我自然一清二楚。把你们两个叫过来,也是陛下对你们有所交代。”

    听闻风云学院之事已经惊动了大秦皇帝,云问鼎和风不息立马严肃起来,都一脸认真的看着铁无情,等着他的下文。

    铁无情沉声道:“陛下的意思是:近年来北狼蠢蠢欲动,风云城作为北方主城,更是镇北城的后方补给重城,断然不能出现任何差池。风云学院又是我大秦的五大学院之一,众多学子很可能随时要奔赴战场,所以,这院长还是你风不息来当比较合适。”

    “陛下如此看重风某,风某感恩在心!非是风某矫情,只是风云学院的学员接连被害,风某难辞其咎!凶手行如此恶毒之事,也是对风某赤裸裸的挑衅,不将凶手绳之以法,风某寝食难安!”

    说话的时候风不息的脸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任谁都能感觉到风不息满腔的怒火。

    云问鼎皱着眉道:“风兄,你的心情我和铁尊使都能理解,相信陛下也能理解。但凡事以大局为重,陛下都开口了,你还坚持什么!”

    风不息没有理会云问鼎,只是眼神灼灼的看着铁无情。

    似是知道风不息会有如此反应,铁无情一点也没感到意外。

    迎着风不息的眼神,铁无情沉声道:“凶手之事,你就不用费心了,我已然心里有数。你就回去当好你的院长,方不负陛下的看重。况且...”

    说到这里,铁无情却转头看向一边的云问鼎,接着道:“云城主也会全力配合我缉拿凶手。据我所知,凶手仍在风云城。如果这样都抓不到凶手的话,云城主跟我这个镜明廷的尊使怕也做到头了吧!”

    铁无情话里的意思,云问鼎自然明白,只见云问鼎笑着道:“既然被铁尊使盯上了,那凶手自然是跑不了。用得着云某的地方,铁尊使只管开口,云某这一城之主当然也不是白当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铁无情又转头看向风不息,问道:“如何,风院长这下可安心了?”

    “既然铁尊使已经成竹在胸,风某自然不会辜负陛下的厚爱。只是,待铁尊使将人抓到之后,能否让风某见上一见。风某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针对风云学院,在针对我风不息!”

    “风院长这是在怀疑我镜明廷的办案能力了?”

    “不敢!不敢!只是既然风某作为风云学院的院长,自然应该给全院学员一个交代,更应该给死者和死者的家属一个交代。既然能抓到凶手,我总得问问这个人,为何要针对我风云学院行如此恶毒之事吧!”

    风不息说完,云问鼎点了点头道:“风兄所言不差,既然铁尊使已经掌握了凶手的行踪,待将凶手缉拿归案之后,让我等见见这个胆大妄为的凶徒也无不可吧?”

    铁无情瞥了云问鼎一眼,无奈道:“想必你们也知道,此人修为不俗。恐怕不会束手就擒,我估计到时候八成只能带回来一具尸体。见一具尸体还有何意义?”

    听了铁无情的话,风不息和云问鼎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对望一眼,同时举起酒杯道:“那就有劳铁尊使了!”

    见事情已经尘埃落定,铁无情也端起桌上的酒杯跟风不息和云问鼎碰了一下,看着两人饮尽杯中酒,铁无情又将手里的酒杯放了下来,仍是滴酒未沾。

    风府书房,从留香坊回来的风不息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谁也不见。

    此时的风不息正坐靠在书桌后面的红木圈椅上,似在闭目养神。良久,只见风不息突然站起身,抓起书桌上的一个茶杯狠狠地向窗户丢了过去!

    砰!茶杯应声而碎。风不息本来颇为英俊的脸庞此时却显得有些狰狞:“铁无情!云问鼎!还有...哼!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打发我了吗!我们走着瞧!”

    听到书房里的动静,一直在为自己夫君担心的风夫人,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快步走到书房门口,一边轻敲房门,一边问道:“不息!你...你没事吧?”

    风不息的夫人原名李香君,其父亲是个颇有名气的茶商。李香君也算是个大家闺秀,所以此时李香君虽然有些着急,却并不显得慌乱。

    风不息与李香君成亲多年,两人一直相敬如宾、恩爱有加,风无相就是李香君所出。

    按理说风不息一表人才,李香君虽已是中年之姿,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必是一个大美人。风无相作为风不息跟李香君的儿子,容貌应该不差,只是不知是何原因,风无相一直戴着一个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这一直是风云城的一个谜。

    打开房门的风不息,看着自己的发妻,已恢复了平时冷静、温雅的模样。

    “怎么了?夫人。”风不息温声道。

    看到丈夫安然无恙,李香君暗自松了一口气,柔声道:“你从回来就闷闷不乐,还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我刚才听到...听到了一些声音,所以有些担心你。”

    风不息拉起李香君的手,微笑道:“倒是让夫人担心了,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茶杯。我没事,让佣人来收拾一下吧。”

    李香君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做了这么多年夫妻,风不息的性格她是了解的,既然风不息说没事,那她就不会多问。

    “我有点饿了,夫人可为我准备好了晚饭?”

    李香君笑着点点头,轻轻白了风不息一眼,柔声道:“如果不是饿了,你是不是打算呆在书房不出来了?”

    风不息却微笑着没说话,夫妻之间,有些话是不用明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