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旧时事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听帝弘胤说起童年趣事,铁无情的黑脸也柔和了不少。也难得说了句玩笑话:“我是老了,陛下可一点都不显老。”换来帝弘胤一阵哈哈大笑。

    铁无情原名铁牧之,生于军人世家。铁家世代忠良,铁无情的父亲铁应雄曾经更是镇北大将军大秦三大上国柱之一。常年镇守镇北城以拒北狼。铁无情还有个大哥铁成仁,铁成仁打小跟父亲从军,年纪轻轻便屡立战功,后来更是接替父亲成为镇北大将军。

    生在军人世家的铁无情,当然也有颗血战沙场、马革裹尸的壮志雄心。可是铁无情的父亲却从小不让他接触与军队相关的一切,在他九岁那年更是直接将他送到了天一城,可以说铁无情是在天一城的皇宫里长大的,所以铁无情跟年纪相仿的帝弘胤关系很是不错。

    从小远离亲人,铁无情的性格难免孤僻。不过铁无情武学天赋不错,当年跟帝弘胤一起在天一学院修行,两个人都是土系修者,不过帝弘胤的元力修为是拍马都赶不上铁无情的。

    在外历练多年的铁无情回到镇北城的时候,铁无情的大哥已经是镇北大将军了。铁无情提出了想要参军的想法,却遭到了父亲的拒绝,铁无情一气之下离开镇北城去参加了冒险团。

    铁无情这一走就是十多年。直到十六年前,当了十年皇帝的帝弘胤想要做一件名垂青史的大事,于是帝弘胤不顾任何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挑起了大秦与北狼的战火。

    帝弘胤本以为在他治理下的大秦国富民强,军中将士更是兵强马壮。此番出征北狼,势必要打的北狼俯首称臣。奈何,帝弘胤还是小看了自古以来就生活在草原上的北狼族。

    草原是北狼的家乡,将战场定在草原上,对大秦而言这注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果然战事开始没多久就陷入了胶着,并没有出现帝弘胤想象中一面倒的情形。北狼全民皆兵,又有狼化的能力,战场又是他们熟悉的大草原,不说天时跟人和,最起码占尽了地利。

    除了刚开始大秦打了几场胜仗,随着军队向草原推进,仗是越来越难打,秦军的伤亡也越来越惨重,虽说北狼伤亡也不小,可是这么打下去,最后只能是秦军被拖垮。

    但是帝弘胤不想放弃,既然挑起了战事就一定得打出个结果,而且必须得打赢这场战争。无奈,年近古稀的铁应雄不得不又披甲上阵,率军去支援被困草原深处的儿子铁成仁。

    等铁无情带着冒险团从西疆群山归来,听说了大秦和北狼的战事赶回镇北城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大秦确实赢了,但也只能说是惨胜。北狼并没有俯首称臣,而是退向了极北冰原。

    铁应雄,大秦的上国柱。铁成仁,大秦的镇北大将军,父子二人皆命丧草原!铁应雄残缺不全的尸身是被现任镇北大将军的蒙乐背回来的,而铁成仁,连尸体都没有!

    经此一役,帝弘胤也明白了:千年以来,大秦始终没有将镇北城外的大草原划为大秦的领土是有原因的。草原始终是北狼人的家乡,北狼是迟早会回来的。

    战争结束没多久,大秦便少了一个黄金级冒险团的团长铁牧之,而风云城内的镜明廷则多了一个铁面无情的尊使铁无情。

    小山已经在镜明廷呆了十来天了,这段日子小山可谓过得悠闲自得。早上跟镜明廷的令差们一起锻炼,一日三餐有人供着,没事的时候去藏书楼看看书,除了没出过镜明廷的大门,倒是一点也不像一个犯人。

    前几天木君年来看了看他,木君年以为小山被关进了牢房,还给他带了不少东西,不曾想见了面才知道,小山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风千语还让木君年给他带话,说就让他安心在镜明廷呆着,用不了多久就能出来了。

    除了紫凝,镜明廷的大多数人都跟小山处的不错。小山性格好身手也好,有几个武痴没事就拉着小山切磋,小山倒是来者不拒,也不下重手,都是点到即止。

    混熟了以后,小山觉得自己在这白吃白喝也挺不好意思的,就主动要求帮着镜明廷的厨师给令差们做饭,着实给令差们改善了一把伙食,就连赤炎往食堂跑的次数也多了。

    这天下午,小山又跟镜明廷的那几个武痴令差在演武场上切磋。双方只比拼武技,都没动用真气和元力,小山一对三完全不落下风。四个人在场上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

    砰!小山先是一脚将眼前的一个令差踹翻在地,然后一偏脑袋用手抓住背后那人攻向自己的拳头,一个过肩摔就把背后之人摔在了身前。紧接着就势蹲下身子躲过了侧面来人的一脚,然后一个扫堂腿,便将那人扫翻在地。眨眼的功夫三个令差就没一个是站着的了。

    站起身的小山呼出一口浊气,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个人笑着道:“你们的体术已经算是不错了,就是肉体的力量差点,速度跟不上我。”

    站起来的三个人再次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小山,三个人没少跟小山切磋,每次都被小山完虐,私下也没少下功夫苦练武技,可今天三个人一起上还是被小山完虐。

    一个身材壮硕,浑身肌肉扎实的令差看着小山奇怪道:“我看你浑身上下也没几两肉,你哪来那么大的力量?”

    其实小山的身材不错,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就是跟这位肌肉大汉没法比。

    小山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从小的力气就很大。再加上我的修炼方式异于常人,可能多少也有点关系。”

    听了小山的话,三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人比人气死人啊!人家天生神力,这没什么好说的。至于人家后天是如何修行的,他们自然不能过多的去探究,这在武学上是忌讳。

    “你就是荒千重吧!”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男子,边向演武台这边走边说道。

    小山四个人闻声扭头,看到来人,三个令差都惊讶道:“蓝少使,你回来了!”脸上都带着一丝喜色。

    被称为蓝少使的男子点点头道:“刚回来。一回来就听说镜明廷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尊使便让我来看看,果然是个少年英雄。”

    三个人听了男子的话,脸上的喜色瞬间消失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听到了尊使还是因为三个人都打不过小山有些惭愧,都低下头不说话了。

    “想必阁下就是蓝垣蓝少使吧,在下正是荒千重,初次见面,有礼了。”小山冲男子抱了抱拳道。

    不错,来人正是随铁无情一起进京,刚刚返回风云城的蓝垣。蓝垣三十岁左右,虽然身上穿着镜明廷黑白分明的官服,不过也难掩其风流倜傥的气概。尤其一双忧郁的蓝色眸子,走在大街上,绝对能迷倒一片大姑娘、小媳妇。

    蓝垣对小山点了点头,笑着道:“少侠不必客气,还得麻烦少侠随我走一趟,尊使想见见你。”说完又对那三个令差说道:“你们去通知其他人,尊使回来了,一会有事情要交代。”

    “是!”三个人应了一声,连忙跳下演武台找人去了。

    “少侠请吧。”蓝垣对小山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山心想:这位尊使大人这么着急见自己,八成是因为风云学院的两起命案,而自己估计也不用再在镜明廷‘做客’了。

    “好。”小山跳下演武台跟着蓝垣走了出去。

    镜明廷正厅,铁无情正面无表情的坐着,紫凝和赤炎则站在下方汇报着风云城的近况。

    赤炎将风云学院的两起命案做了详细的说明。紫凝见赤炎说完了立马说道:“叔...”

    铁无情冲着紫凝一瞪眼,紫凝便将后面的那个“叔”字咽了下去。吐了吐舌头,然后正色道:“尊使,荒千重承认他看过七伤拳的拳谱,但他却说他并没有修习七伤拳。我觉得他在撒谎。况且我们查了这么久,确实没有查到城内有其他会七伤拳的古武高手。”

    “我们不是已经试探过了么,荒千重确实没有使出七伤拳。而且他也没必要撒谎,否则他为什么要承认自己看过七伤拳拳谱,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赤炎皱着眉道,他不明白紫凝为什么始终认为荒千重就是凶手,在他看来荒千重或许就是被人陷害,再或者就真的是巧合。尤其通过这段时日的接触,他不觉得荒千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

    “那是因为你不是他的对手,他根本没必要使出七伤拳!还有,你是不是被荒千重收买了,怎么总是替他说话?”紫凝冷着脸道。

    “什么叫我被他收买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赤炎有些急了,虽说荒千重做的菜确实不错,可自己也不会因为吃了几次他做的菜就被收买了呀!

    “好了!两个堂堂的执令使吵成这样,像什么样子!”铁无情出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