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镜明廷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见两个人都看着自己,小山却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抬头看着紫凝和赤炎问道:“我的身份来历相信你们都已经查清楚了。这一个月以来我在干什么,你们应该也都知道吧?”

    “不错,不过你不要以为你跟风千语的私交不错,你还有个非常厉害的师父,我们就不敢把你怎么样。”紫凝冷笑道。

    小山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一个从偏远山区来的人,跟这些人素昧平生,我为什么要杀他们。黄浩天还说的过去,毕竟他跟我有过节。可昨天死的那两个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吧!”

    “杀人的理由,我们会慢慢查。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到底会不会七伤拳!”紫凝死死地盯着小山,冷声道。

    “我说我不会,你信吗?”小山无奈道。

    “我会让你说实话的。”紫凝冷笑着看着小山。

    “紫少使,你是在威胁我吗?”小山皱了皱眉头道。

    “千重小兄弟,紫凝说话向来如此。你别怪她,她也是为了事情的真相,只有查出真相才能洗脱你的嫌疑不是。不过,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风云城内,只有你接触过七伤拳,所以...”

    赤炎见小山面露不快,连忙出声打断了两人的针锋相对。小山的能耐他可是领教过,把人逼急了,他们还真拦不住。说不得还要挨顿揍...

    小山点头道:“我能理解。不过我还是想说,虽然我不懂查案,但是凡事总有个因果。我们现在谁都不知道风云学院死了三个人的因是什么,但是人死了,总会产生一个果。而这个果,会对哪些人产生影响,你们想过没有?”

    “你什么意思?”紫凝问道。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们不知道是谁在用七伤拳杀人,你们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人就是我杀的。那你们就去查一查,风云学院死了三个人,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有没有人从中得到了好处,我不相信这三个人的死,对所有人产生的结果都是坏的。”

    听了小山的话,紫凝跟赤炎互相看了一眼。小山的意思他们俩都明白:短短一个月,两起命案,三条人命。这种事情在风云学院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出现过,事情肯定不会简单。

    “你说的意思我们明白,但这并不能洗脱你的嫌疑。”紫凝冷漠道。

    “我还是那句话: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小山淡然道。

    “案子我们会继续查下去,只是在没有什么进展之前,恐怕得委屈千重小兄弟在我们镜明廷呆上一段时日了。”赤炎笑着对小山说道。

    “你们不会是要把我关进牢房吧?”小山皱着眉问道。

    “那到不会,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客房,你就当是在我们镜明廷做客吧。只是,在做客期间...”

    “我明白,我不会胡乱走动,也不会不告而别,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呆着。”只要不坐牢,小山到不介意在镜明廷“做客”,一日三餐还有人管,倒也不错。

    见紫凝要说些什么,赤炎连忙用眼神制止了。然后便带着小山给他安排住处去了。

    安顿好了小山,赤炎又回到了审讯室,像是知道紫凝会在这等他似的,便坐在了紫凝对面,笑着对紫凝说道:“怎么?对我的安排不满意?”

    “怎么就不能把他关进牢房了?他凭什么搞特殊?”紫凝不是不满意,是很不满意。

    “他现在只是个嫌疑人,又不是重刑犯,你能把他关进铁血大牢里面去?普通的牢房你觉得关得住他吗?”赤炎解释道。

    “你还知道他是嫌疑人啊!普通牢房怎么就关不住他了?他还敢越狱不成?”紫凝冷着脸道。

    “他还真敢越狱!你没看出来这小子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真把他逼急了,他要走我们谁能拦得住?到时候难不成我们还得去找云问鼎调一支军队过来抓他?你啊,就是做事太讲究原则。该变通的时候也得变通,他现在这样跟坐牢有什么区别,能把人控制住不就行了。”赤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边喝边说道。

    “说来说去,你就是被这小子给打怕了!要是蓝大哥和叔叔在,哪管他是吃软的还是吃硬的,肯定直接拉进牢房,问完了就给他关起来。”紫凝没好气道。

    不理会紫凝话里的讽刺,赤炎放下茶杯道:“师尊跟蓝垣进京已经一个多月了,算算日子差不多也该回来了。等他们俩回来,咱俩的日子也许会好过点。”

    “瞅你那点出息,我还想着在他们回来之前,把风云学院的这两起案子都给了结了。你倒好,人还没回来你就指望起别人来了。”紫凝不屑道。看来赤炎今天的做法确实让紫凝很是看不惯,说话句句带刺。

    赤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又何尝不想尽早破案,荒千重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风云学院的这三条人命的背后,不知牵扯着多大的阴谋。

    第二天一早,风不息便召开了全院大会,宣布由云守业暂代院长之职,而他则要全力追查真凶,真凶一日不伏法,他便一日不是风云学院的院长,什么时候查出了真凶他便回来继续当他的院长,如果到时候大家还认可他做院长的话。

    风不息的这个决定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学员们都开始议论纷纷,有说风不息有担当、真男人的,也有说风不息这是在逃避责任,害怕了准备跑路的,还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眼旁观的。

    不过,随后风不息表示自己哪都不会去,就呆在风云城,呆在风云学院,他会负责全院所有学员的安全,保证不会再有任何学员出现意外。说白了就是给风云学院的所有学员当保镖。

    风不息一个人当然不可能给所有人当保镖,不过风不息的态度倒是得到了学员们的认可,一些不好的声音便慢慢的消失了。

    就这样,当了风云学院近二十年院长的风不息,便匆忙的下台了。这件事很快便在风云城传开了,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些与风不息交好的权贵和风不息以前的学生们纷纷登门劝说风不息,都说他的这个决定太过草率,风家的门槛都快被人踏坏了,奈何风不息心意已决,颇有抓不到凶手,誓不为人的架势。

    风不息辞去风云学院院长之职,这件事不光传遍了风云城,很快便向大秦其他地方传播开来,没多久便传到了京城...

    大秦帝都天一城,皇宫,御花园。

    大秦现今的皇帝帝弘胤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可能因为如今是太平盛世,皇帝陛下的生活比较悠闲,保养的不错,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长得算不上英俊,不过面容刚毅,颇有帝王风范。此时,帝弘胤正在御花园跟一个黑脸老者对坐而饮。周围并无他人伺候。

    黑脸老者看起来要比帝弘胤老上不少,不过其实两个人的岁数差不多。黑脸老者一身黑白分明的官服,配合那张看起来不近人情的黑脸,很是有一些铁面无私的气势。

    帝弘胤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道:“这个风不息,还真会给我出难题。这么点小事,至于把院长都给辞了么。老铁,你说风不息这么做,究竟是何用意?”

    黑脸老者,也就是帝弘胤口中的老铁,他便是风云城中镜明廷的尊使,人称“铁面判官”铁无情。

    铁无情人如其名,你从他那张黑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波动。铁无情拿着酒杯的手放在石桌上,听了帝弘胤的话,沉声道:“想是有人着实激怒了风不息,风不息这是要鱼死网破。”

    “可不能让他鱼死网破,风云城是我大秦的北方主城,经不起这么折腾。两年前,镇北城外北狼陈兵五万,又以无瑕的性命作为要挟,要强夺镇北城。好在无瑕及时出现,北狼的奸计才未能得逞。这两年北狼仍是蠢蠢欲动,风云城可不能出乱子。”帝弘胤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缓缓说道。

    “那陛下的意思是?”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该杀的杀,该放的放。总得给风不息一个交代,风云学院的院长,现在还是得姓风。”帝弘胤道。

    “好,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启程回去。”

    见铁无情只是用手拿着酒杯,却始终没喝过一口,帝弘胤说道:“明天就要走了也不喝一口?这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

    铁无情看着手里的酒杯,漠然道:“习惯了。”

    帝弘胤放下手里的酒杯,站起身道:“陪我去定天潭看看吧,你已经有些年没去过那里了。”

    “好。”铁无情起身,跟在了帝弘胤身后。

    定天潭,帝家定都天一城后,专门开辟出来的一汪清潭。里面有一黑一白两条巨大的金鱼,据说这两条金鱼是来自天上的神物,正是这两条金鱼保佑着帝家和大秦千年以来长盛不衰。

    潭水碧绿,微波荡漾。站在潭边的帝弘胤感慨道:“遥想当年你我二人偷偷来到此处,想一睹黑白双鱼的风采。奈何等了半天都不见双鱼现身,我一气之下便向定天潭里撒尿,被父皇知道后,得了好一顿毒打。还连累你陪我在这跪了一天一夜。这一眨眼,你我竟已是华发丛生。当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