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一百一十三章:你没回来(下)

时间:2018-07-12作者:尺余

    不过,易安并没有一直这样茫然无措下去,她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她很清楚,自己这样毫无计划的找,找到段胤的可能性太低。青火城太大,街道纵横错综复杂。她和段胤来青火城的时间不长,易安只是对西城这一片稍微熟悉一些,青火城的其他地方对她来说,太过陌生。

    她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思考,段胤有可能去那些地方,然后按照计划,一步一步的去找。

    她记得,昨天来找段胤的那个青衣人似乎叫曹青衣,曹青衣的名字在青火城太过响亮,易安对青火城的了解很少,不过就是这样,她依然很清楚曹青衣是青衣楼的楼主。

    想要去找段胤,去青衣楼找曹青衣应该是最快的一个方法。如果能在青衣楼见到曹青衣,自然也就能知道段胤的下落。于是易安就那么提着一根棒槌往青衣楼而去。

    “我来找段胤。”青衣楼前,一身白裙子的小姑娘提了根棒槌,望着一身青布短衣的汉子,认真的开口道。

    一身短衣的汉子,看着易安,皱了皱眉。哪来的这么个小姑娘,脸蛋长得倒是不错,不过似乎脑子不大好使。

    段胤?

    汉子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影响,不过这个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自青衣楼在青火城中建起来那一天开始,有谁敢提个棒槌来青衣楼找人?

    不耐烦的随手推了易安一把,将小姑娘推到了街上,身上的白裙子沾上了污渍,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

    易安在青衣楼停留了很久,但是她没有得到任何想要的结果。因为,青衣楼的这些人并不认识他,也没有听说过段胤的名字,自然也就不会有闲工夫搭理她。

    在青衣楼没找到段胤!

    易安的脸色很平静,不像之前一般茫然无措,但是他心中那股没由来的恐惧已经变得越来越深了。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她无法说出口。

    离开青衣楼之后,易安很平静,也很淡定。

    但是,她的心中并不平静,她走路的脚步很稳,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走到了那里,更不知道自己将要去那里。

    不知不觉之间,易安走进了一条小巷子,巷子有些狭窄,自然不会有什么人烟。

    在这种小巷子里面,总会碰到些青皮什么的疲懒汉子。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易安的脸蛋生得很漂亮,青衣楼门前的两个青衣汉子没有起什么其他的心思,这并不代表着其他人不会起这些心思。

    而且,在灰域,最多的就是这些在阴诡地狱里苟延残喘的渣滓。从易安在大街上看似平静,实则茫然的晃荡时,这几个青皮就已经悄悄跟在了易安后面。现在发现依然走进了这个小巷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脸蛋长得漂亮,而且身边没跟着任何人的小姑娘,这简直就是一块扔在狼群里的肥肉,怎么能不引起人的觊觎。易安身后,几个青皮脸上堆满了笑容。

    他们没有任何修为,更没有半点赚钱的营生,在青火城里,他们是在最底层捡饭吃的蛆虫。只能待在西城的贫民窟中,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

    在平时,他们那里有机会享用这等脸蛋的小姑娘,那些一次只收几十个铜子的货色都不会拿正眼瞧他们一下。眼前这个小姑娘,在他们享用了之后,似乎还能卖去楼子里,换上一笔丰厚的银子。又够他们花天酒地几天了。

    在易安大约走到了巷子中间的地方,他们不再隐匿自己的行迹,冲上前去,直接把易安围在了中央。

    小姑娘看着围着自己的几个布衣汉子,不自觉攥紧了手中的棒槌。不过,这个棒槌若是在一个男人手中还有一些威慑力,在易安这么个小姑娘手中,实在对这些人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引得几个男人一阵不在意的大笑。

    这个场景,在易安眼中觉得有些相似。当初在段胤开的那间小酒馆,似乎也是几个男人这样把自己围在了中央。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没有任何区别。

    她在想,这些男人是不是只会有这么一种表情,只是这个表情实在是让人觉得恶心。让人很想举起拳头一拳把他的脸给打扭曲起来,把他的牙齿全部给他打进肚子里,把他的头给他捶爆掉。

    当初自己被那几个男人围住的时候,段胤出现了,救下了自己。也不知道,这次段胤能不能赶得及来救自己。

    易安在心中这样想着。

    不过段胤一直没出现,易安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深。不是对眼前这几个男人的恐惧,而是对段胤的恐惧。

    他真的没回来。

    一直到现在了,他还没有出现。恍惚间,易安脑海中又想起了在段胤房中找到的那件带血的衣服,想到了段胤在离开时的故作轻松,以及他其实很不自信的自信的笑容。

    恍惚间,她忽然听见有惨叫声响起。是眼前这几个男人传出的。

    她发现自己的视线似乎有些模糊,于是闭上了眼睛,等了大约一个呼吸的时间才再次睁开。

    睁开眼睛,本来应该出现在眼前的那几个青皮已经不见了踪影。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只是这张脸较之以前显得有些苍白。他的肩头处隐隐还有着血迹,而且他的眼中是那样的疲倦。

    似乎他现在还能站着,都是靠着一股气在支撑着,一旦那口气散掉了,他立马就会倒下。

    看着段胤,易安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段胤同样没有开口。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看着,一直很久。

    最后还是易安先开口了,她的声音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似乎很平静,好像又带着压抑,带着气愤,“你没回来。”

    段胤愣了一下,他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声音有些沙哑道,“回来了,我回来了。”

    “陈锦记的胭脂。”易安伸出了手,看起来很认真的开口道。

    段胤如释重负的笑了笑,轻声开口道,“马上就去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