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一百零七章:跌境之前,先杀秃驴

时间:2018-07-09作者:尺余

    “师兄,不知这般拼命出手,这羽化楼阁的风景你又还能看多久。”这时中年僧人双手合十,脸上做悲悯状,神色平静的开口。

    中年僧人面容悲悯,如普度众生的佛门大德,口中之音却是最恶毒的言语。

    徐仙佛抬手捂住口鼻,一片温热流淌于掌心之中。白衣妖僧,瞳孔微缩,佛门这些人果然还是半点没变。表面上一副慈悲心肠,实际上心思比灰域那些阴诡之徒恶毒百倍。

    掌心真气不着痕迹的轻轻流淌,将满面血红尽数蒸发干净,不愿让两人看见自己的凄惨模样,再抬下手时,徐仙佛脸上再无半点猩红,也无半点狼狈。

    以自身根基强行推开羽化大门,反噬来得比他想象的要更加严重。胸膛气海翻滚之势已经愈发凶猛,气海上空那尊佛门金身已经快要压抑不住沸腾的气海。

    他知道,等到气海翻滚巨浪冲破佛门金身镇压之时,便是自己跌境重伤之时了。

    时间确实不多了。

    只是这凶险狼狈模样如何能让眼前这两个喜好落井下石的无耻秃驴看到。

    不着痕迹的在气海上空再施加一层封印,徐仙佛面容微冷,平淡开口道,“退出那个世界之前,杀你们两个秃驴却是够了。”

    话音落下,徐仙佛身下金塔光芒再涨,整座金光佛塔内敛凝实,恍若通体由黄金打造。

    年迈老僧双手合十,轻诵佛号,在身前织起一幕由佛门金光凝结而出的巨墙,护在身前。

    “本明,助我。我们先不与这丧心病狂之徒正面交锋,待到他跌境之时,且看他是否还这般猖獗。”

    中年僧人闻言,手掌在金黄橘树上轻拍,满树金桔瞬间瓜熟蒂落,悬于空中,好似高僧手中菩提佛珠在中年僧人身前环绕。

    吸纳佛光,此时空中金桔愈发金黄莹润,法号本明的中年僧人抬手轻招,漫天金桔,共计一百六十二颗在空中高速飞旋,依次融于老僧结出的金光巨墙之中。

    山谷之中有微风卷起。

    徐仙佛轻轻抬袖之间,山谷之中平地起微风,风势呈螺旋之势缓慢上升。虽有龙卷征兆,其实风势并不大,风速其实也很慢。大抵像是春天轻抚脸颊的微风。

    只是,山顶处两位佛门高僧,看见这徐徐吹来的微风,眉头不由皱得更紧。妙觉诵读佛号的语速变得愈加急促,中年僧人身上的佛门金光升腾得更加厉害,连同空中飞旋的金桔也更加迅速,在空中掠起一百六十二道残影。

    金桔凄厉的破空声此起彼伏,又像是金桔在高速飞旋下不堪重负的呻吟。

    这一切都说明,这道微风吹在脸上恐怕并不是简单的轻抚面容,给你带来享受。

    风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山顶的金色巨墙,又悄无声息的吹在了上面。

    从靠近到吹上金色巨墙这一段过程都是那样的悄无声息,但是当他实实在在的和金色巨墙接触之时,便不再是悄无声息。

    那是轰然巨响!宛如大地崩裂的惊天之音,又宛如天空中万千雷霆同时炸开的聩耳宏音。

    或者说,这些都不足以形容这声巨响。

    他只会比天崩地裂,比万千雷霆炸开更响!

    妙觉和本明所站的山顶在这袭微风的吹拂下,凭空下陷一丈,山顶处那株硕果累累的橘树此时却早已不知到了那里。

    他已在之前的碰撞中化为了满天齑粉扬扬洒洒于空中,因为所化尘埃实在太过细小。空中竟看不到半点烟尘,好像那一丈山石连带那棵橘树都被凭空蒸发。

    恐怖的力量在金墙内外肆虐不止,融于金墙之中,用于稳固金光的莹润金桔在微风吹拂下共计炸裂四十九枚之多。

    妙觉毕竟早已在羽化世界沉浸多年,一身佛法,境界都已经深不可测。此次碰撞,妙觉靠着浑厚修为压下了反震之势,而停留在羽化楼阁外面的本明却没有那般修为了。

    在巨响炸开同时,本明应声喷血而出,脸色苍白。

    这便是天才。

    天才之所以被称之为天才,就因为你不能以正常的眼光去看待他,也不能以正常的规律去衡量他。

    羽化境界相差巨大,如楚白芝,宫梓羽那等站在羽化最巅峰的人物,抬手之间便可重伤甚至斩杀普通羽化。

    正常的规律是,如妙觉这等在羽化境界沉浸多年的大修行者,对上那些才入羽化的后辈,应该占据绝对的优势。

    但是,他面对的是徐仙佛,是佛门昔日寄予厚望的天才。所以,这正常的规律便不再适用。在徐仙佛停留在冯虚境界,或者是之前还停留在羽化门槛上面时,妙觉还能靠着自身境界修为,稳稳压住徐仙佛。

    现在,当徐仙佛和他一样真正踩进了羽化的世界之后,他的种种优势便不复存在。

    妙觉很清楚,徐仙佛是如何的天才,所以在徐仙佛准备全力出手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和徐仙佛正面交锋,选择拖到徐仙佛跌境重伤之时,再着手斩杀。

    甚至于他觉得自己一个人还不够保险,叫上了本明和他一起缔结防御结界。

    但是他没有想到,徐仙佛竟然这样强!

    巨响刚刚散去,第二缕微风再次吹拂而来。一直讲究心境古井无波的老人此刻面容狰狞,沉声大喝道,“本明,他这般出手,决计支撑不了几次。必须撑住。”

    本明用力点头,随即开始和老人一起诵扬佛号,他不如老人那般语调急促,但是他的声音更浑厚,更沉稳。

    老人到了此刻也终于不吝啬体内佛性修为,用力咬破嘴唇,点点鲜血渗出。

    只是这一次渗出的鲜血却不是之前那般猩红,而是带着点点金光。

    随着金光在老人口中升腾,他诵扬的佛号愈发洪亮,身前墙壁终于变得更加稳固。

    微风再来,巨响依旧如此,墙壁却不似之前那般,摇晃不堪,临近崩溃了。

    金墙之中镶嵌金桔,此次仅有九枚炸裂。

    妙觉抬头看了眼站于金塔之上的白衣人影,倾力出手之下,徐仙佛已没有精力去掩饰面容狼狈。此刻他口鼻溢血,看起来尤为凄惨。仅有面容平静,让老人心底很是不舒服。心中不爽自然要发泄出来,老人忍不住再次出言挖苦道,“徐仙佛,如何?拼了命的挤进羽化境界,想要要了本座性命。如今你又能耐我何?”

    “看你现在这幅模样,若是没有顶级妖族之血助你稳固境界,等你跌境之时,毋需本座出手,你便要灰飞烟灭。只可惜呀,现在的灰域,你又能上那里去找到顶级妖血?”

    站在金塔之上,徐仙佛缓慢吸气,带起气海一阵刺痛,咳出一口几近乌黑的淤血,声音冷淡道,“灰飞烟灭之前,我也要先送你这老秃驴去见佛祖。当初你如何杀的子夏,今日我便要如何杀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