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一百零六章:佛门不讲世俗事?

时间:2018-07-09作者:尺余

    借助堪称是自己一身根基的妖血,终于境界遁入羽化楼阁之后,徐仙佛气息愈发强悍,真气喷涌之间,伸手捻指,一片槐花拈在指尖,看着山顶的中年僧人轻轻笑道,“拈花指法?”

    目光与徐仙佛对视,中年僧人神色凝重。都说这位佛门天才就是在之前修行佛法之时,都相当记仇,如今叛出佛门,心境不如以往,自然应该更加记仇。现在看来,果然是所言不虚呀。

    徐仙佛之前被自己拈花一指暗算,现在同样以拈花指法起手面对自己,明显是想要给自己也来那么一下,稍吐心中不快。

    不过只是片刻之后,中年僧人便稍稍压下心中凝重,挑衅一笑,自己身旁既然有师叔这个羽化大师所在,就算你想要刻意针对我,又哪来的机会得逞?

    抬手,再将手中金桔扔进嘴中,缓慢咀嚼,连同酸涩橘皮一齐咽入腹中。中年僧人再次轻轻拈指,从地上拈起一片红叶。轻轻开口道,“拈花指法。”

    佛音阵阵。

    徐仙佛所在山谷再次升腾起一片耀眼金光。此处山谷被徐仙佛经营良久,铭刻阵法无数,时常以佛光灌输其中,强大到连老人这位在羽化境界停留极久的佛门大德都不敢轻易踏进其中。

    此时,饮鸩止渴,强行闯进羽化境界的徐仙佛拈花而起,借助山谷阵法,手上威势再盛几分。

    徐仙佛动作很“慢”不似之前中年僧人使出拈花指法之时那般迅速,阴险。

    动作轻柔,如沐春风方是佛门真正拈花指法。

    徐仙佛动作看似极慢,其实快到令人难以反应。从他手指轻轻点出一刻,手中槐花便也不见了踪影。

    中年僧人目眦欲裂看不到踪影,他将心神融入天地之间,借助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同样感知不到踪影。

    呼吸之间,他全身佛光大涨,将周身三丈之中尽数笼罩在自身一片佛光之中,把这一片空间绝对的变成自己的领域,却还是感受不到那片槐花的踪影。

    羽化层次的高手交手极快。照理说,从徐仙佛出手到现在,那片槐花早该到了自己身前,爆发出最强大的攻击才对。

    但是,他没有感知到槐花的踪影,它却也始终没有出现。

    因为没有出现,所以心中才更加不安。

    他的精力太过集中,他对徐仙佛屈指弹出的那片槐花太过忌惮,所以他没有看见身旁老人缓缓闭上的双眼,也没有发现老人皱紧的眉头。他更没有看见,老人只是专心于感知自己周围,全然不管他身旁动静。

    如果他看到了,他便会知道,或许徐仙佛弹出的那片槐花根本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老人。

    他对自己太过自信,因为他已经停留在了冯虚顶峰太久,他也已经看到了羽化的门槛太久。只是为了务实自身根基才没有急于突破。所以,他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值得徐仙佛如此针对。

    但是,他忘了,或者说是可以忽视了。徐仙佛才是佛门真正的天才,就算徐仙佛还停留在冯虚境界,他也不会是徐仙佛的对手,甚至不值得徐仙佛郑重以待。

    那么,饮鸩止渴,暂时踩进了羽化境界的徐仙佛又凭什么会全力以赴的去针对他?

    仅仅因为他之前的一次偷袭?

    真正的高手之战,讲究体内气机流转,讲究出手时机的把握,更讲究斗智斗勇。

    既然讲究这些,徐仙佛又如何会乱了自己心智,刻意花大力气去针对他?

    这一切,对他们来说过得很慢,实际上却又过得很快。

    从徐仙佛出手,到中年僧人费尽心机感知那片槐花踪迹,再到老人闭眼,郑重以对,这一切其实都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

    槐花依旧没有现出踪影,也还没有任何人发现它。徐仙佛再次动了。

    大袖飘扬,徐仙佛跃向空中,山谷之中的金光凝聚而起,如同一座七级浮屠金光大放于山谷中央。

    白色僧袍站于塔尖之上,右手徐徐抬起,整只手掌变得恍若黄金铸造而成。

    依旧是以佛门般若掌法起手。

    抬手按下,天音妙语,响彻不绝。

    不过,天音妙语之后,还有一声更加洪亮的声音在老人耳边响起,“师叔,其实般若掌法,我比你熟。”

    闭目全心感知槐花踪影的老人刹那间被打破心境,嘴角溢血,仓促之间,双手高举,以佛门弟子中最基础的罗汉拳对敌。

    只是,普通简单的罗汉拳到了老人手中,化腐朽为神奇,胜过世间一切精妙招式。

    羽化登仙。

    这便是羽化奥妙了。自身大道大成之后,抬手之下,即可变任何凡物为天家仙物。

    不过,在老人抬手之时,那片隐匿踪迹的槐花终于显出身影,恍若跨过了空间的限制,又好似跨越了时间的阻隔。

    在它出现瞬间,便也到了老人后心。

    雷音大作,炸响不绝。

    老人身上绯红僧袍撕裂,背后出现数道深可见骨的狭长血槽,凄惨狼狈。

    站于金塔之上,一片槐花再入徐仙佛指尖,看着面色阴沉的老人,拈花一笑,“师叔似乎面色很是糟糕呀!看来对我先前偷袭之举,心中很是愤懑呀!”

    “怎么,师叔早已遁出红尘之外,忘却世俗之事,却还是在意这些世俗规矩不成?那真是让小僧惶恐不安,本以为师叔不在乎这些世俗之事,才坏了些世俗规矩。做了这偷袭之事。若是早知道师叔在意,弟子是万万不敢的。”

    听着徐仙佛讥讽,老人脸色顿时由阴沉变为通红。大有压不住心中逆血,要呕血三升的征兆。

    先前中年僧人出手偷袭徐仙佛,被他以出家之人,不知世俗之事,这等无耻之话,把偷袭一事说得无关痛痒。

    此刻,被徐仙佛出手偷袭,再被徐仙佛以同样话语反唇相讥,心中恶心愤懑怕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吃了一只苍蝇的恶心程度能够形容的了。那恐怕得是吃了一万只苍蝇才能有这般恶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