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一百零四章:白袍妖僧(下)

时间:2018-07-09作者:尺余

    白袍人影突然从地上站起,看着年迈僧人开始鼓掌,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如同雷鸣在山谷之间回响。

    僧人大笑开口道,“好人行善积德一生,一朝做错,便是沉沦无边地狱,一生不得再窥得光明世界。恶人坏事做尽,只要一朝悔过,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原来成佛如此简单。师叔慈悲,当真是佛法精妙呀!”

    年迈僧人望着山谷中抚掌大笑的徐仙佛,捻住念珠的手指愈发用力,但是脸上依旧一脸平静。只是不再言语。

    徐仙佛在叛出佛门之前,本就是佛门天才,对佛门要义精研至深,而且在辩难之上,尤为出众。此刻虽说不是辩难,但是言语交锋,他又如何是徐仙佛的对手。

    见老人不再开口,徐仙佛继续开口道,“师叔,若是真想要以佛法感化我这冥顽不灵之徒,为何不走进山谷,亲身宣扬佛法?”

    “还是师叔你不敢走进来。佛法之中,常说我辈僧人当有大无畏之心,我不入地狱,谁如地狱。我这山谷,却还不算是那恶鬼丛生的地狱所在。师叔就这般不敢迈步其中,却也不知师叔一身佛法都读到了何处。”

    徐仙佛这一段话,说得彬彬有礼,实际上却是讥讽辱人之极。一身佛法不知读到了何处。

    言下之意,便也是那粗鄙的,一身佛法都读到了狗身上去。

    老人一身钻研佛法,不知佛门精义究竟如何高深,但是佛门涵养却实实在在的养得深厚。

    佛门不争,慈悲为怀,不学其他人争强斗狠,不就是那做缩头乌龟的漂亮说法么?

    老人涵养深厚,面对徐仙佛讥讽之语,不曾动怒。他身边中年僧人却是没有这般养气功夫。

    大怒道,“徐仙佛,你莫要在冥顽不灵。灰域之中,四头大妖早已被平妖司斩杀干净。缺少了顶级妖族血脉,你还当真以为你还能有机会踩进羽化楼阁不成?还是你觉得自己这些年来花了大功夫养出来的五千青炎军能在这个紧要关过来帮你度过此番劫数?”

    “我告诉你,青火城中那些人面对平妖司的压力,一个个只想着争权夺利,你别想有一兵一卒来这山谷之中。”

    这时,老人看了旁边中年僧人一眼,复而转头望着徐仙佛,双手合十,“我佛慈悲,本空....”

    “我去你妈的我佛慈悲!”

    徐仙佛袖袍臌胀,以佛门般若掌法起手,整个山谷顿时金光遍地,天音聩耳。

    佛祖?

    徐仙佛嘴角掠过残忍。

    当初他是西楚佛门最具慧根的佛子,是苦陀寺方丈的亲传高徒。

    但是,从当年那一夜之后,这世上便没有了佛子本空,只剩下妖僧徐仙佛。

    都说佛祖慈悲为怀,能容下世人,容得那些恶人无恶不作,为何就容不下一个女子?

    只因为她是妖族?

    只因为被佛门寄予厚望的佛子和她纠缠不清?

    自己在佛前苦苦跪了一夜,换来的只是方丈的拖延,暗地里派遣弟子,痛下杀手。

    我去你妈的佛祖。

    从那天之后,我徐仙佛的心中就不再有佛祖二字。

    若是这世上真有佛,我徐仙佛心中的佛也只有她一人!

    “妙觉老狗,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苦陀寺中也就罢了。我还拿你没办法,现在你跑到灰域来,我就送你去见你的佛祖。”

    年迈老人双手合十轻叹,“冥顽不灵,般若掌法,我比你熟。”

    刹那间,老人身上金光大涨,本来显得有些伛偻的背影变得挺拔,干瘦的身躯如在瞬间臌胀,撑起一身绯红袈裟,胸中气息翻腾,犹如江河怒啸。

    金刚法相演化,老人抬手之间按下,虽然不敢踏足徐仙佛所在山谷,却靠着羽化高深修为,在山谷上空凝结出一尊威严法相,巨大犹如天幕的手掌猛然按下。

    罡风四溅,乱石奔走。

    徐仙佛身形顿时为之一滞。变掌为拳,对上从天而降的巨大手掌,真气炸开如雷火,两相胶持。

    橘树旁,中年男人低头垂目,眼中掠过一丝金光,以拈花指法从地上捻起一片红叶。

    屈指弹出,在徐仙佛和年迈老人倾力相战之时,击在徐仙佛后背。佛门体魄,以金刚著称,本是可以与北燕魔道修行者相当的强悍肉体。

    此刻被中年僧人红叶击中,徐仙佛背后顿时炸开,一身洁白僧袍后心之处被搅烂,渗出点滴鲜血。

    年迈老人手势变换,空中威严金刚法相手上力道再沉几分,本来的平衡被打破。

    徐仙佛顿时被巨大力道反震而出,金刚手掌却并不就此收手,想要借着机会,再伤徐仙佛一次。

    直到被山谷之中升腾而起的金光搅散手掌才就此收手。

    站在山谷之中,徐仙佛抬手拭去嘴角鲜血,嘴角讥讽道,“师叔羽化之尊,对阵我这个小小的冯虚修士,竟然还需要靠人从旁偷袭。倒真是让小僧大开眼界。”

    绯红袈裟僧人取下腕间念珠,手指拨动,神色平静道,“出家之人,忘却世俗之事,那里还在乎这些红尘规矩。”

    “师叔这番言论好生有理,小僧受教了。”

    老人扬起手中念珠,本来普通的念珠此刻如被神化,在空中开始旋转放大,中间洒下七彩霞光,有功德金莲在其中生长开来,遍及整个空中。

    老人言语似是关心开口道,“破镜之时所受反噬之伤可曾压下了?”

    这番问话实在是问得诛心而又无耻。本是敌对之人,何来关心一说。偏偏又装作一副关心语态,实在是比故意挖苦更加让人恶心。

    只是,徐仙佛早已习惯,满面悲悯的佛门大师心底究竟是如何的让人作呕。面对老人言语,并不如何动怒,轻轻抬手,将远处槐花抓在手中,嘴角微微上翘,“没压下又如何?”

    老人轻轻一叹,双手合十,“我佛慈悲。本空,不真正踩进羽化,你如何知晓羽化玄妙。今日若是愿意随我会苦陀寺,方丈自有办法替你抽出体内妖血,得以再修佛祖无上大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