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一百零一章:梧桐树下黄雀起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曹青衣此刻全身丰沛气机涌动,连带脚下青石地面被层层掀飞炸开,空中元气暴动,恍如大锅沸水。

    一身气势借天雷落下,攀至顶峰的曹青衣神色出乎意料的变得狠辣无比,额头对着黑衣男人当头砸下。

    如敲大钟!

    黑衣男人被凶猛气机撞飞,身形飞掠,一直倒飞出十丈之外,才五指如钩,抓向地面,压下体内紊乱气机,神色擦掉嘴角溢出的暗红血丝,面色阴寒的望向曹青衣。

    看着狼狈黑衣男人,曹青衣笑吟吟开口道,“你就是黄芩吧。我知道你,这些年来,有不少修行者死在了你手里,下手尤为狠辣。”

    黄芩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此刻他体内气机紊乱如大锅沸水,压抑不住。他乐得曹青衣在这跟他做这些不痛不痒的谈话,拖延时间。

    儒道修行者引天地异象,一般修行者大多不敢硬抗这天地伟力。但是,要借天地之力,代价颇重,一身真气消耗极快。

    这也是儒家修行者大多不善生死之战的原因。

    天地异象固然伟力浩瀚,但是不能持久,一旦被人拖到你体内真气消磨一空之时,那个时候就是人为刀俎你为鱼肉。

    所以,黄芩再拖。曹青衣境界高深,这做不得假。但是,此刻他引动这等堪比冯虚境的宏伟之力,体内真气只会消磨更快。

    现下是生死之危,不过一旦他能拖到曹青衣真气枯竭,那个时候便是鹿死谁手尤为可知。

    曹青衣对黄芩心中这点小九九了然于心,但是他并不在意。依旧慢腾腾的开口道,“之前你没有在千钧弩箭针对之时,撒手躲避,做的很明智。”

    黄芩神色微怔,不知曹青衣此话何意。

    伸手将剩下八道紫雷招至身侧,曹青衣继续开口道,“半年前,你生生剥掉了一个小孩子整张人皮,还有印象吧。”

    黄芩舔了舔嘴唇鲜血。半年前,虐杀的那个不过十六岁的少年,他印象颇深。本来只是寻常的杀人买卖,但是被那个不过不惑境的少年出手阴了一记,黄芩受伤颇重。

    好奇于少年的玄妙手段,黄芩想要从中问出其中奥妙,谁知一个模样青涩的少年,那张嘴却严实的吓人。

    那是真正的硬骨头。

    黄芩以钝刀子割肉的手法,花掉了三天三夜,缓慢剥下了那名少年整张人皮。这种缓慢的过程是真正的折磨,很多西楚暗碟都扛不住这等惨无人道的拷问手段。

    不过,整整三天,那个少年始终一声未吭,直到最后咽气一刻,眼睛里都是一等一的硬气。

    曹青衣语气平静道,“那个少年是我曹青衣的兄弟。我曹青衣自问,从不屑于做那乘人之危的事情。但是,之前你要是敢撒手去躲那千钧弩箭,今日落井下石,我曹青衣绝对做的问心无愧。”

    话音落下,曹青衣脚尖在地上一点,炸出一个大坑,身形如箭,急掠而出,奔至黄芩面前一刻,曹青衣寒声开口,“今日宋懋做的卸磨杀驴的勾当,对你来说都是天大的优待。”

    黄芩心中气机未曾完全平复,曹青衣抬手猛然下压,按上黄芩天灵盖。

    紫雷加身,浩瀚伟力。黄芩双臂架起,艰难招架仍是被巨力压得身躯下沉。

    手臂被寸寸压下,黄芪满脸通红的极力喷涌气海真气,想要挡住曹青衣这一式抚顶。

    不过,曹青衣并不给黄芩任何机会,身侧紫雷收缩,尽数浮于手掌之上,手上力道更沉。

    黄芪双膝砸地,神色狰狞。只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被曹青衣慢慢压下。

    几乎到黄芩身躯匍匐之时,曹青衣才松开手上力道。

    黄芩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竭力催动胸膛气海,不过还不待他有下一步动作,曹青衣猛然一脚踹上黄芪胸膛。整个人摔落在十丈之外一处墙壁之下。

    黄芩落地瞬间曹青衣伸手再招,身侧紫雷炸出四道紫色雷光,死死将黄芩钉在墙壁之下。

    缓慢踱步,曹青衣步伐平稳,每向前一步,黄芩体内就炸起一道轰然雷响,连同全身血肉如被凌迟。

    十丈之后,曹青衣站在黄芩面前,只是后者已经浑身血肉模糊不成人形。神色平淡的青衫轻轻伸手点向黄芩眉心,看着后者已经黯淡的双眼,轻声呢喃道,“我第一次如此杀人。”

    这时,曹青衣才转头看着彷徨站在街道中央的宋懋。

    宋懋并没有趁着曹青衣斩杀黄芩时悄悄逃跑,因为他不敢,也不能。

    而且,就算今晚逃掉,青火城也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之前黄芩说得很对。从宋懋站在梧桐街的一刻起,他就已经没有了后路。无外乎两种结果,赢了,从此荣华富贵,输了,就把一身热血全部洒在梧桐街上。

    真正对上曹青衣一刻,宋懋心情反而平静了,望着曹青衣,一张脸上,无悲也无喜。

    轻轻抬手,曹青衣周围紫雷顿时升腾而起,一共八道紫雷,呈八方封镇之势,悬于宋懋头顶。

    巨力加身,宋懋身体悬空而起,四肢僵硬不得动,连同体内气海一同被曹青衣动用天地之力禁锢。

    儒家修行者,气海与天地共鸣,言出则法随!

    看着宋懋,曹青衣摇头叹了口气,“玄门老老实实的待在北城,不好吗?”

    全身禁锢不得动,但是宋懋嘴唇尚能言语,这位玄门之主,曾经的青火城地下霸主,言语平淡道,“好?原本高悬于九天之上,如何能甘心于被镇压于九幽之底。此番输了,我宋懋不悔。”

    曹青衣不再过多言语,实在是体内真气枯竭得厉害。这般宏伟的天地异象,就是对他而言,负担都太重。

    曹青衣右手伸出,五指摊开,然后开始慢慢攥紧,悬于空中的曹青衣如被虚无巨神伸手攥紧身躯,缓慢挤压。

    最终七窍流血。

    大战落幕,曹青衣散去漫天紫雷,轻轻吸气之间,元气沸腾,为枯竭气海中注入点滴真气,压下因为真气不继而涌上脸颊的一抹苍白,走到了段胤身前。

    朝段胤伸出右手,这位潇洒青衣楼主人轻轻开口道,“走吧!”

    因为受伤太重,段胤脸色依旧苍白,吃力的挤出一个笑容,将手搭上曹青衣手掌,缓慢起身。

    此时,隐藏于梧桐树下的余彦呼吸不可察觉的停滞刹那。

    天赐良机!

    曹青衣真气枯竭,那个少年明显再无一战之力。他默默计算了自己击杀曹青衣的把握。

    但是想到一半,他想不下去!

    这那里还需要想。换成曹青衣全盛状态,自己自然不是他一剑之敌。但是,现在这等情况,自己要杀这青衣楼主人,如何杀不得?

    他不愿意再想自己是否能杀掉这种状态下的曹青衣,而是开始想着,杀掉曹青衣之后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杀掉这么一个传奇人物,而且是对平妖司有敌意的传奇人物,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

    回到西楚,不用再待在灰域这种鬼地方是最低的回报。甚至于有可能得到平妖司中那些大人物的看重。

    自己现在已经是知玄巅峰,日后想踏入冯虚,并非没有希望。只要能得到那些大人物的指点,余彦有信心踩进那个缥缈的冯虚楼阁。

    还犹豫什么?

    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