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九十五章:无畏之剑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此时,持剑前行的黑衣男人一身气机剑意终于攀至顶峰,手掌轻轻抚剑,神色虔诚如同朝圣,

    黑袍无风而动,真气臌胀之下,平稳推开身前六名悍勇青壮,黑衣,青衫之间出现一条畅通大道。

    曹青衣手中长剑弯曲之后复而绷直,持剑看着对面男人,眼神之中似有赞许。

    以儒道入剑道,曹青衣心诚于剑并不输那些从最开始就一门心思扑在剑道上面的江湖剑士。对面黑衣男人一身修为,不管是胸中剑意,还是平常根基都不入曹青衣法眼。

    但是,此刻黑衣男人面对曹青衣,准备递剑之时,心中诚于剑的通透心性让曹青衣颇为侧目。

    当今剑道大江,老剑神叶崇楼珠玉在前,蜀山宁之远开山之后,多数剑士还是平庸不堪。

    不是说没人在剑道上面天赋惊艳,也不是没人在剑道一途攀登之中不够刻苦努力。归根结底,惊艳剑士凤毛麟角,还是多数江湖剑士都缺了一颗通透剑心。

    老剑神叶崇楼那句,我辈剑士当有一颗何时何地,面对何人皆敢递剑之心。说起来简单,但是能够做到这等地步的人却极少。

    与那些前辈高人狭路相逢,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不心生畏惧?

    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明知是必死之局,仍敢一往无前递剑而出,而不是夹起尾巴,低头当狗?

    终究还是有太多的人做不到这一点。

    剑道之心,终究讲的是一个宁折不弯,心中无畏,一往无前。

    剑心不够通透,又如何能够真正登得上剑道绝顶。

    此刻,黑衣男人虽说剑道修为稀松平常,但是能在生死一线当中明悟剑心,做到多数剑士一生不可求的澄澈境界,自是让曹青衣心生赞许。

    若是再给黑衣男人十年时间,借着此时明悟的剑心,日后并非不可能成为又一名惊艳剑客,闪耀于剑道大江之上。

    只是,他注定不可能有一个十年去砥砺剑道了。

    面对明悟剑心的黑衣男人,曹青衣赞许,惋惜,却绝不可能留手。

    剑客狭路相逢,当全力以赴,不留手!

    留手,便是对对手最大的侮辱。

    曹青衣轻轻吸入一口丰沛天地元气,真气在身上往复鼓荡,一身气势攀至顶峰,望向黑衣男人一往无前的一剑,手中长剑平直递出。

    剑尖对剑尖。

    黑衣青衫,刹那之间臌胀,干瘪,往复九次。

    曹青衣手中青锋点上对方长剑,右手放开剑柄,复而用掌心抵住剑首,真气猛然喷薄而出。

    如滚刀切白雪,黑衣男人手中长剑寸寸俱碎,青锋一路而过,势如破竹。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十步之外,曹青衣抬手抓住长剑,转身后视。

    黑衣男人右手捂住心口,踉跄倒地,神色平静,目光黯淡之前,似乎有笑意闪过。

    或许是受黑衣男人感染,踌躇犹豫不决的段峪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不再隐于人群之中,手持宣花板斧奋力冲阵。

    人群涌动,如同大海浪潮,曹青衣持剑而立,便似海边礁石,任由浪潮千般冲击,自纹丝不动。

    一手持剑纵横,一手轻轻抚上一人头顶,那人顿时全身炸开,碎肉,内脏溅了满地。

    曹青衣第一次如此血腥杀人。

    这时,青衫突然转头望向后方。这时,众人才发现,段峪手中板斧砍在了曹青衣后心,寸步不得入。

    曹青衣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开口道,“我曹青衣的名头就这般吓不住人吗?”

    段峪心中震惊,急切的想要抽身而退。

    曹青衣却并不给段峪任何反应时间,空隙之间转身,面向段峪,后心相对改为直面。

    不见曹青衣又任何动作,仅是真气臌胀,段峪瞬间倒飞而出,连同手中宣花板斧都脱手而出,在空中翻转,划出两道弧线。

    踉跄止住后退脚步,段峪抓住由空中坠落的两把宣花板斧,吐出浊气,咽回喉间污血。

    身形未稳,耀眼的剑光再次在段峪身前亮起,段峪吓得拼命抽身暴退。

    “啊!”“啊!”

    接连两声惨叫声响起。

    原先站在段峪身边的两名男子身体直接被整齐的切割成两半,尸体落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

    缩回人群之中的段峪则是捂住胸口,后怕的望着曹青衣。刚才若不是他在紧急时刻,拿了旁边两人当盾牌,恐怕已经被曹青衣这一剑分尸。

    现在段峪才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是如何可笑。本以为仗着自己的修为,纵然不敌曹青衣,混在人群中,想要抽冷子给曹青衣来上两板斧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结果,现在才发现,自己这个初入知玄的修行者在曹青衣面前,其实和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没有多大区别。打定主意不再直面曹青衣,段峪游走在人群中,始终不敢靠近曹青衣身旁一丈之内。

    段胤跟在曹青衣身边,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动作。其实中途有几次,段胤都想要出手,但是在伸手搭上绑住布囊的布绳之后,却有发现,曹青衣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助。于是作罢,继续沉默跟在曹青衣旁边。

    ......

    ......

    宅院之中,宋懋和抱刀男人平静的看着街道上,青衫仗剑独行,潇洒写意。

    此时中年男人看着那一个个持刀男子被曹青衣如随手拍蚊子一般,随意拍飞,转头看着宋懋,笑容玩味道,“拿这么多兄弟的性命去填这个窟窿,就当真不心疼。”

    没有去看旁边的抱刀男人,只是死死的盯着街道中央,宋懋的眼神愈发平静,捻住剑柄流苏的双指却愈发用力,指尖发白。

    街上三百八十二条汉子,其中一百人出自玄门。愿意为他死心塌地做亡命之战的兄弟何等珍贵?

    老子那能不心疼。简直疼得心肝都要肿起来了!只是心疼又能如何?没有手下那些兄弟靠着性命去消磨曹青衣的内力,他哪有半点把握去面对曹青衣的剑。

    看了中年男人,宋懋反唇相讥道,“没有我手下那些兄弟靠命去填。你对上曹青衣又能有几分把握?”

    面对宋懋的讥讽,抱刀男人并不动怒,很平淡的开口道,“五分。”

    这种很平淡的语气实际上比骄傲不屑的语气更加骄傲。

    因为他说的‘五分’两个字!

    五分,就代表着势均力敌。意思就很明显,不靠你宋懋手底下那几百号兄弟拿命去填,我也能杀掉曹青衣。

    宋懋脸色阴沉,不再开口。

    抱刀男人则继续玩味的开口道,“当然,有了你手底下那几百号兄弟,我们一会出手也会轻松一点。杀掉曹青衣的把握应该能上升到六分或者七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