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九十四章:如此杀人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前一刻空荡寂静的梧桐街,此刻站满了凶悍的亡命徒。三百八十二人,对两人。

    人数上占尽优势的三百多名凶悍男人此刻脸上并无任何轻松姿态,尽是严肃而凝重。

    只因为,他们对面那个面带微笑的青衫男人是曹青衣。

    冯虚之下,青衣无敌的曹青衣!

    就是在此间的三百八十二人之中,段峪的修为战力都算不上是顶尖。不过,在所有人都看着曹青衣沉默不语,忘了冲阵之时,段峪拎着宣花板斧率先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狞笑喊了一声,“冲阵!”

    此刻聚集在梧桐街的三百多条汉子,都是各自帮派中最敢打敢拼的亡命徒。但是,他们终究不是成建制的军队,只是各方势力临时拼凑出来的人马。

    没有兵种之间的相互配合,也没有精锐修行者穿插其中,专门用以对付强大修行者的精妙战阵。段峪很清楚,眼下这三百八十二人,想要撑到曹青衣气机下跌,只能靠“悍不畏死”四个字。

    一涌而上,死战而不退,让曹青衣身周无半点空间可以施展精妙剑法,让曹青衣没有半分空隙得以换气,才能支撑到后面那几个修行者出手。

    五十人跟在段峪后面,率先出列,晦涩的刀身与刀鞘摩擦的声音响起。五十人跟在段峪身后,拖刀而行,脚步由轻缓逐渐变为沉重。布靴踏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梧桐街顿时响起一片沉闷声响,如雷鸣层层炸开。

    除开段峪身后的五十名汉子,另外一个黑袍男人同样抽出背后长剑,带着手下三十名提刀黑衣人急掠而出。看着前方负手而立的曹青衣,黑衣男人神色严肃。他竭尽全力催动胸膛气海,一呼一吸之间,清凉微风吸入肺中,沁人心脾。只觉得,这天地元气都并平日里精纯了几分,手腕拧动剑锋,只觉得剑心通明,浑身气机再上层楼。

    他手下的七杀门在青火城中声名寻常,比不得玄门那等大鳄。对上雄霸整个青火城地下世界的青衣楼,更是不敢有半分挑衅之心。平日里,面对青衣楼的欺压也只能是咬碎牙往肚子里面吞。

    一切只因为这个青火城中的传奇。

    身为握剑之人,他并没有见过这个以儒道入剑道的青衣男人出剑。非是不能,实是不敢。

    他在青火城这个泥潭中,算不上是凶龙恶虎,只能说是小鱼小虾。前两年才在机缘巧合之下,侥幸入了知玄的他,自是不敢去看曹青衣的剑。

    此次那些大人物的管事许下的报酬极为丰厚,加之平日里被青衣楼打压得太狠。

    墙倒众人推,他那有不掺和一手的道理。此刻真正决定要向曹青衣递出一剑,黑衣男人顿时觉得心中畅快无比。

    握剑之人,怎能因为畏惧而不敢递剑。

    况且,我一人不入你曹青衣法眼,加上身后这三百兄弟,可能让你为之侧目?

    段胤伸手搭上背后布囊,想要抽出块垒平,却被曹青衣抬手挡下,“现在不急。”

    说完,曹青衣伸手抽出腰间三尺青锋,负于背后的左手平举向前,两手分别搭上长剑首尾,做了个横剑动作。

    左手拇指与食指分别贴上剑脊,真气灌输,手指贴住长剑之处顿时多了一点迷蒙青光。

    青光分别从剑柄和剑尖两处朝中央蔓延,最终覆盖整柄长剑。双臂用力,曹青衣手中长剑顿时弯如满月。一直到手中长剑首尾相接,曹青衣捏住剑尖的左手蓦然放开,青锋曲弹而出,带起一道银白剑罡掠向前方,照亮整条街道。

    剑罡未至,整条梧桐街已是锋锐之气弥漫。一夫当先的段峪此刻神色狰狞,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纹起如山丘。

    两柄宣花板斧被他高高举起,竭力砍下。

    平地起惊雷。

    段峪竭力劈散银白剑罡,不自觉后退一步。不过刹那停留,段峪右脚在地上重重一踏,顿时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出。

    经之前曹青衣弯曲之后,他手中普通的三尺青锋此刻灵活柔韧如灵蛇。

    段胤亲眼看见,当第一个持刀的男人冲到曹青衣面前时,他手中本来平直刺出的长剑在最后刹那,剑身陡然弯曲,仿佛被无形力量向后拉扯,然后以更为迅疾的速度弹出,拍上男人胸膛。

    一声沉闷如击皮革的声响!

    男人胸膛塌陷,如被天神挥拳砸向胸膛,恍若一颗炮弹倒飞而出,在撞翻身后两人之后,七窍流血,倒地不起。

    持刀前冲的汉子步伐顿时为之一滞,不过曹青衣并未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右脚轻轻往前一踏,青衫破入人群之中。

    手中长剑带起吞吐剑罡,好似灵蛇舞动。接连不断的沉闷声响在人群中央响起,如战鼓擂动。

    每一声沉闷声响便代表着有一个悍勇亡命徒被曹青衣以长剑拍碎胸膛,七窍流血而死。

    段胤紧随其后,看着曹青衣手中长剑灵巧舞动,极尽曲折弹放之姿。曹青衣身前三尺之地,始终不曾有半个人影。本来一父当先的段峪此刻手持宣花板斧游离于人群之中,眼神闪烁,不敢近前。

    曹青衣之名,如雷贯耳。他知道曹青衣很强大,他也想过,曹青衣腰袢长剑出鞘之时,必然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若是真的剑光呼啸之后,残肢满地,他反倒不会像现在这般犹豫不决,不敢上前。

    但是眼下,曹青衣这般杀人。他手中那里像是握的三尺青锋,倒像是拿了一柄重锤。

    任何人只要触及剑光,便难逃倒飞而出,七窍流血而死的凄惨下场。

    周身三尺之内不得进!

    问题是不进曹青衣三尺之内,又如何伤得了这飘摇青衫分毫?

    跟在曹青衣身旁的段胤同样觉得奇怪。之前曹青衣和他说过,眼下这些人的作用无非是要消磨他体内真气,为后面的真正杀招增添几分胜算。

    但是,如眼下这般,不以更加简单省力的刺死敌人,反而选择极为耗费力气的用剑身拍死敌人,不是正好遂了对方心意?

    直到某一刻。

    段胤发现曹青衣脚步挪动之处,没有任何残肢,鲜血。身体周围也没有任何人能一涌而上,堵住曹青衣身边所有空间。段胤明白了,曹青衣为什么会选择如此做。

    用剑身拍飞敌人,固然更加费力,却可以一直保持自己身体周围没有任何尸体,步伐挪动之时,可以不受任何影响。

    身体周围一直无法有人冲进三尺之中,便能让曹青衣极力施展一身精妙剑术,而不至于因为身体周围空间被堵住,而无法畅快挥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