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九十二章:王不见王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北地苦寒,不过作为赵阀核心的高陵城繁华巍峨并不输那些江南大城。

    高陵城龙盘虎踞于赵阀燕云行省腹地,已是夜间,高陵城却也并不关起城门,甚至于连入城税都不收,以示泱泱门阀气度。

    这是赵阀骨子里面的自信和傲气,就算明知你是北燕魔道修行者,城门守军也绝不出手拦截,一切只等你进城再说。

    此时,高陵城的赵阀主府当中一片宁静,头顶的银月洒下一片光辉,映在庭院湖泊上面。赵仁煌此时正站在书房的楼栏前,望着面前烟波渺渺的湖水。

    赵仁煌的书房一如既往的延续简单大气的布局,青铜仙鹤顶灯照耀下,书房空旷而安静。

    这时,书房中睚眦铜铃叮叮作响,示意有人来临。赵仁煌转身望向门口,神色平静开口道,“进。”

    这时一个满头银发的华服老者推门而入,虽说面容有些苍老,行进之间却依旧带着一股雷厉风行的气势。赵阀以战立家,养家,坐拥广袤的燕云行省,是以赵阀之人身上多是带着这种干净利落的军伍之气。

    赵仁煌看见来人是王伯,客气的招呼老人坐下。

    王伯是早年赵澒辅身边的亲卫首领,后来从军中退下之后,便进了赵阀成了赵澒辅身边的近侍。早年还算是赵仁煌身边的侍从兼枪法师父。

    看见王伯,赵仁煌挑了挑眉。随着赵仁煌等几位赵阀年轻子弟成年,王伯便复又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寸步不离。此时父亲应该正待在西川壁,防备西楚进兵叩关。何以王伯会回到高陵城。

    他端起茶杯,给王伯倒了一杯赵阀特有的燕云寒芽,轻声开口道,“父亲回来了?”

    王伯点了点头,“阀主正在路上,大约还有半个时辰便能回府。”

    赵仁煌神色微怔。楚白鲸死在北原,南唐一直防备着西楚出兵报复,是以北峪关战事刚刚结束,赵澒辅便到了西川壁,协助西关王张文琮守关。

    虽说,这半年以来,西楚一直没有动静,却也不该在此时从西川壁抽身离开才对。

    王伯看出赵仁煌眼中疑惑,开口解释道,“半年以来,西楚一直未曾有军队集结的消息传来。而且,前些日子,平妖司派遣了大量修行者进入灰域。所以,阀主和西关王推断,西楚近期应该不会对西关用兵。”

    赵仁煌点了点头。平妖司对灰域的行动他也大概听说了一些。只是,这向来是监察司负责的事情,他便也没有过多了解。

    片刻后,赵仁煌挑眉笑了笑,“他楚白芝的爱徒死在了北原,莫非他就这么算了?”

    王伯放下茶杯,沉默想了想,“最近这半年以来,族中密探一直对白帝城的消息颇为留意。不过都没有发现,白帝城因为北原一事之后又任何异常。不知楚白芝态度如何。”

    随即,王伯眼中多了一抹傲然道,“话又说回来,楚白芝又能如何?西川壁有西关王坐镇,他西楚想咬开西川壁,怕是还缺了副好牙口。”

    赵仁煌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眼中多了一抹笑意。算是赞同王伯的说法。以西关王王座之尊,纵然对上楚白芝要处在下风,却也不至于太过狼狈。西关张阀,手下虎狼之师,三十万控弦之卒悍勇之名,整个南唐有目共睹,的确不是西楚那些软脚虾可比的。

    一杯茶喝完,王伯望着赵仁煌,眼中突然多了一抹神秘的笑意,轻声开口道,“其实阀主此番离开西川壁,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赵仁煌动作微顿,看着老人,静待下文。

    下一刻,就看到老人眼中多了一抹明亮的光芒,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几分,认真开口道,“最近泰安城中有消息传来,阀主国公爷的称谓恐怕要换一换了。”

    绕是以赵仁煌的心境,此刻也难免有了波动,抬头认真的望向了王伯。

    赵阀现在正是鼎盛之时,赵澒辅登顶羽化巅峰,赵仁煌盖压整个南唐年轻一辈。这时,泰安城中传出消息,说赵澒辅国公爷的身份要换上一换,自然不可能是往下换。

    不是往下,自然就是往上。国公再往上,就只剩下...

    封王!

    任何一个帝国,对于封王都看得重之又重。西楚和北燕甚至于自古有祖训,异姓不得封王。

    楚白芝修为冠绝天下,白帝的称谓却也仅是传诵于江湖,在西楚庙堂,楚白芝并无半分官职。

    只有南唐,以武立国,首重军功,才有了异姓王一说。若是赵澒辅真要封王,这是整个南唐的大事,也是能让赵阀更上一层楼的大喜事。

    看着赵仁煌的眼睛,王伯肯定的点了点头。

    赵仁煌知道,这就是为什么父亲会赶回赵阀的原因了。南唐祖训,藩王之间,私下不得见面。除开进京入朝之外,任何外地藩王,终身不得相见。

    若是赵澒辅真的将要登临王座之尊,自然不宜再留在西川壁。

    一应之事已经提前给赵仁煌说完,王伯便准备离开。起身之时,老人想起来,自己心神激动,竟是忘了一件事情。

    随即开口道,“公子,阀主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查蜀山段胤的事情?”

    赵仁煌神色微怔,不知王伯为何有此问,却也如实的点了点头。

    此刻,老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函,递给赵仁煌开口道,“前几天,阀主偶尔得到一个消息,兴许对公子所查之事有帮助。”

    赵仁煌接过信函,大致扫了一眼,轻声道,“这是父亲从监察司密探口中撬出来的?”

    老人笑了笑,“说来,这件事情也是巧合。此前阀主的亲卫在西川壁抓住几个行迹可疑的行脚商人。公子你也知道,那些人的手段。谁知审问之下,发现不是西楚的碟子,却是监察司的人。顺便也就问出了这个消息。”

    赵仁煌笑了笑,不禁有些佩服父亲身边那些人的手段。他很清楚,监察司的那些人嘴究竟严到了什么程度。竟然还能给他们问出消息来。

    至于那几个监察司的探子,赵仁煌和王伯都不甚在意。抓了也就抓了,正值赵澒辅即将封王的关键时刻,监察司那些人莫非还敢在这上面做文章不成。

    送走了王伯,赵仁煌摇了摇书房的铜铃。片刻后便有一个容貌普通的黑衣汉子走了进来。

    赵仁煌将手中信函递给那人,开口道,“送给蜀山的宁先生。”

    信函上描述的内容很繁复。其实关键信息也就几点,就是监察司在灰域的探子无意间得知了一个消息,半年前有一伙马匪死在了一个初来灰域的神秘黑袍人手中。

    按照那些逃生马匪的描述,那人使的武器极有可能是段胤手中的块垒平。

    因为事涉蜀山段胤,监察司的人也就特意将这个消息做了记档,准备传回泰安城。谁知,却被赵澒辅的人从他们嘴里撬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