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九十一章:青衫之后豺狼紧随(求订阅,求推荐,求收藏)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曹青衣目不旁顾的负手走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将夜色都照亮了几分。段胤被这黑布条囊跟在曹青衣后面走着,老实的扮演着一个侍从模样。

    走到西城宽阔的宣云大街,曹青衣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皱眉望着段胤开口道,“你受伤了?”

    段胤顿住脚步,点了点头。他伸手揉了揉肩膀,后背那里传来隐隐的疼痛。那里是昨天夜里杀萧莲时被萧莲撕下了一块淋漓血肉。因为真气滋养的原因,修行者的体质远超常人,伤势的恢复速度也极快。但是,还远远没到一天时间就能痊愈的地步。

    那里被段胤用绷带绑着,伤口也已经慢慢开始结痂,却还是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之前曹青衣没有察觉,但是刚刚有一缕微风从背后吹来,带出了点点血腥气,所以才有了刚才一问。

    曹青衣没有再多问,只是笑着说了一句,“看来你到了青火城也并不安分。”

    段胤没有接话,而是从怀中拿出了宁之远给他的青玉酒壶,递给曹青衣,开口道,“你试试往里面灌输真气。”

    曹青衣接过青玉酒壶,仔细打量,但是却没有发现这个青玉酒壶有什么特殊之处。

    段胤沉吟了一会,继续开口道,“里面有一位前辈留下的一道剑意,可以将我们灌输进去的真气转化成剑气释放出来。”

    曹青衣磨搓着手中的酒壶,眼中来了兴趣,轻声开口道,“威力如何。”

    “我灌输进去的真气释放出来可以重伤知玄境后期的修行者。”

    曹青衣挑了挑眉,眼中不再是仅有一点兴趣,而是变成了惊讶。能让不惑境修行者借之能重伤知玄境的宝物,绕是他也只是听人说起过,却从来没有见过。

    此时他再望向段胤,不禁对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好奇起来。能靠一道剑意,让这个青玉酒壶拥有这等威力,段胤口中的那个前辈必然是极强大的修行者。至少,曹青衣知道,普通的冯虚境修行者绝无此等实力。那位前辈要么是最惊艳的一小撮冯虚,要么就是高高在上的羽化高人了。

    能认识这等人物,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就必然极不普通。

    不过,曹青衣眼中的惊讶和好奇很快敛去,然后他想到了一个关键点,开口道,“这个东西能承受住我灌输进去的真气。”

    眼前的青玉酒壶若是真的能够承受他灌输的真气,就可以成为他们今天晚上战斗时一张极强大的底牌。

    “这个我也不知道,所以想让你试试。”段胤老实的回答道。

    曹青衣点了点头。伸手拨开壶塞,段胤灌输进去的真气顿时化成漫天剑气喷涌而出,随即被曹青衣轻描淡写的一掌排散。

    段胤抽了抽嘴角,抿唇想到,“我知道你很强,但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强。”

    随后,曹青衣食指按上了壶口,真气源源不断的灌入青玉酒壶之中。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曹青衣认真的望了一眼青玉酒壶,鼓荡的青衫缓慢干瘪。

    “好了?”段胤轻声道。

    曹青衣点了点头,随即轻轻盖上壶塞,递给了段胤。

    段胤微微一愣,开口道,“这个不放在你身上?”

    曹青衣摇了摇头,“这个由你来用,才更加出其不意,效果也更好。”

    随后他又继续开口道,“这种重要的宝贝就这么拿出来了,不怕我起贪念,杀人夺宝?”

    段胤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命都交到你手里了,还怕你贪图这个?”

    接过青玉酒壶,段胤发现上面多了不少斑驳的裂纹,如同蛛网,覆盖整个壶身。

    这时,段胤听到曹青衣轻轻一叹,“以后你这个东西的效果恐怕就没这么好了。”

    段胤并不在意,将酒壶放回怀中,轻声道,“度过眼下这次才是最重要的。”

    ......

    ......

    曹青衣和段胤离开后,宣云大街再次变得空旷起来,只有枯黄的落叶随着微风空空中飞旋。

    片刻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宣云大街的街头。

    余彦此时穿得很整齐,头发也重新梳理过,不想之前追踪段胤时的狼狈模样。

    昨天,当他发现萧莲时,只在现场找到了极少的几处段胤留下的痕迹。借着那几处痕迹慢慢追踪出熙街之后,他就彻底失去了段胤的踪迹。

    既然已经暂时找不到段胤了,他自然不会亏待自己,让自己继续保持这样一副狼狈的模样。所以,他找了一家客栈,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又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一直在客栈睡到了天亮才出门。

    他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知道,自己再想要找到那人一路留下的踪迹,已经不可能。转瞬,他忽然冷笑了几声,狠狠骂了一句,“不管你躲到那里,老子都会把你揪出来。老子找人,从来不看脸。”

    然后,余彦开始慢慢的青火城中闲逛起来。表面看是闲逛,其实极有章法,一点一滴的将青火城慢慢排查了一遍。

    期间,余彦两次经过了段胤的住所,不过都没能发现异常。一直从白天到了晚上,余彦已经显得很有耐心。

    他可以为了杀一个人,长达十天隐藏在某个地方一动不动,所以他虽然逛了一整天都没有发现段胤的踪迹,却依然很冷静。一点点的照着自己的计划搜索这段胤行踪。因为他并不认为杀萧莲的人会离开青火城。只要那人还待在青火城,他就有信心把他找出来。

    此刻,他走到了宣云大街旁的一棵榕树底下,伸手扶着榕树,吐了一口带血的浓痰,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片刻后,余彦起身望着空荡的街道,冷冷的说了一句,“老子就不信你能遁地。”

    蓦然。

    余彦的动作顿住,鼻子抽了抽,仔细的回味着空气中的味道。有一缕几乎察觉不出来的血腥味夹杂在空气中。

    是那个人的味道。

    余彦立马分辨了出来。那缕血腥味很淡,几乎就要消失。他看着自己随微风摆荡的衣袍幅度,默默计算着风速,以及在这种情况下,血腥味完全消失的时间。

    答案是,那个人离开的时间很短。现在追上去,找到他的可能性极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