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八十七章:我要去杀人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段胤在这个时候并不知道,他的身后已经有一条真正凶残狡诈的恶狼循着他留下的轨迹悄悄的追了上来。

    他离开的时候,把现场的痕迹处理得很干净。小巷当中应该已经不存在自己的痕迹。

    善后,这是每一个在灰域生活的人都必须学会的能力,而这个能力,段胤到了灰域之后学得很好。他相信,就算有人事后发现了萧莲的尸体,也很难循着痕迹发现自己。

    而且,熙街脏乱潮湿的环境是抹除痕迹的绝佳场所,弥漫在其中的各种味道能够很好的掩盖段胤留在空气中的气味。

    只是,段胤不知道这次出手的是一个真正的老手。虽然,在小巷当中,余彦很是费了一番气力。但是,他还是找到了一点段胤留下的蛛丝马迹。

    没有任何人能够完美的消除自己在现场出现过的痕迹,只要你足够的老练,足够的细心,总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余彦是熙街最出名,也是最老到的杀手。所以,他也是勘察现场最老练的行家。

    他是惊艳丰富的老猎人,所以面对再狡猾的猎物,他都能找到他们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回到府中,段胤重新将块垒平埋在了地下。只要他一天没有得到隐匿气息的秘法,块垒平就注定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出现在世人眼中。将块垒平放进地底之后,段胤又从怀中拿出了宁之远留给自己青玉酒壶。

    为了杀萧莲,段胤准备得很充分。在迈过不惑境门槛之后,他又重新往青玉酒壶之中灌输了真气。所以,青玉酒壶的威力比起他在北原用的那一次威力更大。

    只是因为萧莲气海受创,战力下降的原因,段胤并没有用上这枚青玉酒壶。

    看着青玉酒壶,段胤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将它和块垒平一起埋在地下。因为它和块垒平一样,都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一直做完了这些,段胤才合衣在床上慢慢睡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起来熬了一锅白粥,配上两碟咸菜,坐在院子里慢慢的吃着。

    易安在这个时候还没起床。

    段胤已经习惯易安每次都要睡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起,所以他在灶中来留了些许炭火。

    这样小姑娘起床之后也能喝到热腾腾的白粥。

    这个时候,门外忽然有人敲门。他以为是王元策回来了,所以把碗放下,走过去开门。

    结果,门口站的并不是王元策,而是前两天在门前遇到的那个青衣中年人。

    段胤看着他,神色有些戒备,把手扶在门上,并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不因为其他,只因为这个看起来温和亲近的中年人总是给他一股危险的感觉。

    没有丝毫原因,只是心中的一种直觉。或者说,也算勉强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相信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人真的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修行者,却能让段胤察觉不到任何修为,那么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一个能够轻易杀死段胤的强者。

    在灰域,遇到这样的一个陌生人,没理由心底不戒备。

    两人相互对视,气氛有些沉默。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青衫中年人微笑的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曹青衣,王元策是我的兄弟。”

    这个时候,曹青衣不再刻意隐匿自己身上的气息。段胤只觉得对方身上真气浑厚浩瀚,如渊如海。他判断不出,曹青衣究竟是知玄境修行者还是更强的冯虚境修行者。

    曹青衣说王元策是他的兄弟,这是委婉一些的说法,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王元策是他的手下。在青火城待了这些时日,特别是段胤本身就住在西城。

    他当然知道青衣楼两千青衣客,也知道青衣楼的主人,曹青衣。就算是在青火城,曹青衣也是真正的大人物。因为整个青火城都知道,除了包括城主在内寥寥几名冯虚境大修行者之外,没人是曹青衣的对手。所以,甚至于有人怀疑,曹青衣是不是也已经悄然迈过了那道门槛,看到了冯虚境界的风景。

    不过,段胤的手此时依旧扶在门上,开口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段胤不相信的自然不是说怀疑他不是曹青衣。因为,在西城这个地界,应该没人会蠢到去冒充曹青衣的名号。

    他说的不相信是指曹青衣是王元策顶上的大人物这件事情。

    曹青衣这时忽然笑了笑。“我没有必要骗你。”

    其实这就是很有力的凭据了。因为不管从曹青衣的地位,还是他的实力来看,他都没有必要来骗段胤。

    想要对付段胤,随手杀了就是,何必费那么多周章。

    不过,段胤的手还是放在门上没有拿下。

    曹青衣摇了摇头,“他说的果然不错。你真的是一个谨慎而又固执的家伙。”然后随手将一个小瓷瓶扔给了段胤。

    这时,段胤才将手放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走进院子,曹青衣随意看了看周围,轻笑道,“王元策倒是把这里布置得不错。”

    段胤没有回答,而是走到石桌边上,倒了两杯茶。

    曹青衣亲自过来找自己,自然不是为了看王元策的院子,更不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赞赏一句王元策的院子布置得很不错。

    坐下轻轻饮了一口清茶,曹青衣没有再开口说这个茶很不错。而是直接开口道,“看来你不喜欢绕来绕去。好吧,其实我也喜欢直接一点,在云山里转来转去真的很累。”

    段胤握着茶杯,望着曹青衣轻声开口道,“所以,你愿意在这个时候庇护我。”

    曹青衣点了点头。

    段胤沉默了一会,然后再次开口道,“我还需要能够隐匿气息的秘法。”他转着手中的小瓷瓶,“总不能一直靠这个东西。”

    “隐匿气息的秘法我手里没有,但是我知道那里有。”

    “所以,我需要做什么?”段胤说得很认真,因为想要得到某些东西,你就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今晚要杀几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