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七十八章:我见秋雨多肃杀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青火城,居不易。

    段胤这两天算是过着深入俭出的日子。宅邸所在的西城,各色人物鱼龙混杂。

    其间个司暗碟散落各处,如蛛网密布,不着痕迹笼罩整座城池,稍有风吹草动,便如牵动蛛丝,最终传递至各司大脑。

    身上妖气仅以药液掩盖的段胤不敢掉以轻心。青火城不比得青帆镇那等小地方,知玄境界的修行者如凤毛麟角一般,高高在上。平妖司眼线也自恃身份,不愿再那种小地方投注过多精力。

    青火城到底是灰域中心之一,知玄境修行者虽说还是身份高贵,却也不是那般神龙见首不见尾。

    如今灰域笼罩在整个平妖司悬起的幕布之下,段胤不敢有分毫大意。唯恐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居于西城,此地三教九流之人物皆有,消息比之其他地方也更加灵通。青火城依旧是往常那般繁华模样,但是段胤却敏锐的感觉到,在青火城中已经有一股暗流聚集,表面风平浪静,真要平衡打破,恐怕就是石破天惊了。

    待在宅院之中,段胤倒是心境平和。有易安待在身边,段胤只觉得,体内妖族血脉似乎温顺了许多,兴风作浪时间极少。胸膛气海似乎也以满溢至极限,气海上空那道凝实的剑意的虚影大放光明,距离朦胧不惑,只有一纸之隔。

    不论是之前的蜀山枯燥修行,还是之后在青帆镇隐匿的平淡日子,或是明之君王血脉改造之后,段胤变得冰冷许多的心性,都让段胤能够耐得住寂寞。

    所以,这种深居俭出的生活,段胤并未觉得有多少不适。但是,一连几天下来,易安熬不住了。

    每每看到段胤修炼之后从房中出来,就直勾勾的看着段胤,其下意味不言而喻。

    想上街逛逛。

    天上这时下起了迷迷蒙蒙的秋雨,如烟如幕,悄无声息,笼罩了整个城池。

    段胤看了一眼外面,有看了看易安,觉得小姑娘这几天确实憋得有些厉害。转念一想,带着他出去逛逛也好。

    于是转身进屋中拿了把黑色油布伞,牵着小姑娘踏出府门。

    秋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带着几分凉意,地面有些湿滑,行人们在这种时候大多不大愿意出门,街上比起平时,难免要冷清几分。

    不过易安脸上笑容明亮,被段胤牵着,一路上蹦蹦跳跳,像是欢快的小麻雀。

    现在时辰临近中午,所以段胤先带着易安去了西城一家著名的酒楼。名为“食舍”的酒楼名气大噪于整个青火城,得益于酒楼中掌勺大厨能将同样事物,做出别样风味。

    别样风味,或许换个说法,应该算是味道奇怪。

    不喜此番口味的食客或许觉得此间菜肴难以下咽,但是那些能吃惯“食舍”菜肴的食客就对此有着近乎病态的痴迷了。一日不得尝其中味道,便心痒,口痒,握筷的手痒,浑身皆痒。

    所以,“食舍”的生意,只靠那些每日必来的食客,不靠其他人来维持运转。

    所以,当段胤带着易安走进这家酒楼时,门口的小厮目光难免有些异样。

    不过到底是迎来送往,心思活络的人,决计是做不出狗眼看人低的那等蠢笨事。

    热情将段胤和易安引到一处安静的窗边,好心的开口解释道,“食舍的菜肴风味或许迥异于其他酒楼,若是公子初次到来,可点些寻常一些的菜肴,口味相差不至于太大。”

    段胤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此前已经大抵听人提起过食舍菜肴风味如何。

    知道段胤大概对食舍的口味有些了解,小厮也就不再多劝,殷勤的给段胤介绍了他们这里的几个招牌菜,也提到了不少口味和别处酒楼相差不算太大的寻常菜式。

    食舍菜肴做工极为精细,所以段胤他们大约等了一个时辰左右,才有开始有小厮陆陆续续的给他们端菜上来。

    当然,在等待的时间,自然少不了给易安要上几碟点心,瓜果,还有必不可少的美酒。

    桌上,段胤拿起筷子,弯腰去夹一只被黄酒熏醉的青虾。这些指甲大小的青虾放在碗中,浇以黄酒熏醉,其中一些犹有挣扎动静,仍是活物。碗白虾青,取名“清白”。

    醉虾一菜虽说也有不少人难以接受其中味道,但是还不算太过。

    接下来,端上来的一道菜就算得上是惊世骇俗了。

    菜肴取名“三声”。

    剑走偏锋,专门挑选幼鼠,并不加任何处理,犹是活物,配上一碟椒油葱姜调制的酱汁,便算完了。

    非是老饕,不能也不敢下筷。

    从“食舍”出来,段胤和易安的易安除了那道“三声”着实不敢下筷以外,其他都菜都大概尝了尝,感觉倒是也还不错。

    接下来,段胤带着易安去买了他心心念念的胭脂,螺黛。又在一处天桥底下看了杂耍。

    返回之时,路过一间取名“三寸”的书屋,段胤又在里面挑了好些杂书,一路返回。

    出去散心的效果很不错,易安脸上的高兴是实打实的,段胤嘴角也多了几缕笑意。

    撑着纸伞,望着纤细秋雨,细细缕缕,清晰可见,段胤顿觉,这场秋雨看着似乎比起春雨更加喜人。

    忽然间。

    啪的一声,宛如战鼓激荡!段胤的右脚猛然踏进青石板的水畦之中,溅起一片水花。手中的纸伞也因为突然停顿,而轻轻一震,伞面上顿时扬起无数水珠。

    易安抓住段胤的右手微微攥紧。

    段胤站在街道的拐角,距离他大概有二十米的街道上,一道身影正缓慢的向前走着。

    那人黑袍宽大,但是仍旧可以看出他的身形有些削瘦。其实那人在街道上人影之中只能算是寻常,并无任何特别。

    但是,他探出衣袖的双手一片银白,恍若带着一双银色手套。

    但是,段胤知道,那不是手套。那是缠绕在他手上的银线,也是杀人的利器。

    萧莲!

    阿七如果真的死在了北原,必然就是死在了萧莲手中。

    握住伞柄的右手骤然一紧,但是片刻后,段胤缓慢而笨拙的收回踏出的右脚,拉着易安,转身指着小摊上的一个糖人,“这个糖人好看吗?给你买一个。”

    ......

    ......

    回到府中,段胤沉默的望着天上依旧下着的秋雨。之前碰见萧莲,他很想当街暴起。

    但是,他知道。

    他不能。

    现在他身上有妖族血脉,就算要杀萧莲,也不能用当街暴起杀人这种笨办法。

    而且,以萧莲知玄境巅峰的修为,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机会杀掉他。

    伸手接着落下的秋雨,段胤面容平静,轻声呢喃。

    秋雨多肃杀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