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七十七章:青火城中有青衣(下)求月票,求推荐,各种求~~~~~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清晨淡淡的微光和街道上稀稀疏疏的叫卖声将这座城池再次从沉睡中唤醒。

    王元策这两天没有回来,所以就段胤和易安两个人住在这处宅院里。期间,段胤也在西城各处转了转,各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都去看了看。只是,每次到了那灯红酒绿的烟花地,对上那些女子勾人的眼波,和挥摆的丝巾,段胤中免不了要败下阵来。

    到灰域这个声色犬马充斥大街小巷的地方,段胤终究还是学不会那等风流事。

    说到底,心中还是一股少年心性呀!比不得那些早已经在花丛中打滚了无数的男人们。

    推开院门,金黄的晨光正好推至门前,段胤身上笼罩了一层柔和的光晕。

    王元策这处宅院配了一个布置错落优雅的院落,草木布置别有心意,非胸中有沟壑不能为。想来又是王元策的手笔,这个出自西楚大族的子弟,到了那里都免不了对住处吃食的挑剔。

    段胤对这些倒没有太多的讲究,只觉得布置得的确雅致优美,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至于要有更多的点评,段胤却是说不出了。其实终究还是对这些涉猎太少。

    当初在蜀山藏书楼跟着陈安然读书,所学所看,杂而不精。大抵各方面都了解一点,却都算不上如何精通。

    其实段胤现在想来,有些后悔。不该那么急着成天想着修炼,多跟大师兄读读书其实是极好的。

    跟着陈安然学了一年,段胤大概也就只有下棋和写字算是拿得出手。这还是王落成天喜欢拉着段胤下棋的缘故。大师兄的这个小弟子,成天跟在身边,年纪虽小,其实学问大抵已经说得上是渊博二字。成天跟着王落下棋,算是近朱者赤,段胤的棋力说不得高深,跟人勉强手谈两局却是能够做到的。

    早晨清净,院落也算是宽阔。段胤闲来无事,抽出陌刀在庭院舞了一阵。

    不求剑意,也不谈杀伐凌厉,只是注重第一刀起手,然后刀势连绵不绝,刀锋随步伐而走,只求一个行进之间的挥刀连贯性。

    在刀法上面,段胤受阿七的影响颇多,虽说此间刀法只求一个连贯,刀光纵横之间却也带了一股极为浓重的杀伐气焰。

    大约半个时辰,段胤出了一身热汗,收刀而立。又进屋拿水冲洗了一下,然后在院落中找了一张藤椅坐下。

    这时,易安也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了,打了盆清水洗了把脸,小姑娘走到了段胤身边。

    看着小姑娘,段胤笑眯眯掏出几十枚铜钱,“去买两碗葱花面回来当早饭。”

    小姑娘才从被窝里爬起来,眼睛还有些迷离。听到这句话,立马清醒了,幽怨的望着段胤,脸上写满了一百个不愿意。那家面馆离他们这里足足有两天街的距离,早上才起来,精神还不大好,小姑娘着实不愿意这么远跑一趟。

    看着易安楚楚可怜的模样,段胤并不动容,嘴上继续说道,“才到青火城的时候,有些人怎么给我说的?”

    听到这句话,易安顿时有些泄气。当初为了待在青火城,小姑娘拍胸脯保证道,以后干活一定努力。现在只是买两碗面的事情,好像是找不出什么正当的理由拒绝。

    于是可怜兮兮的接过铜钱。

    走到门口,易安突然扭头,小声开口道,“那你一会能再给我买一盒胭脂吗?”

    “就一盒!前两天买的给用完了。”

    听到这句话,段胤登时站了起来,五尺距离,竟是只用了一步就走到了易安面前。一把拿过铜钱,“我还是自己买去吧。”

    这小家伙是把胭脂当点心给吃了?前两天才买的胭脂,她竟然就说给用完了。

    想到一盒胭脂的价格,再想到一碗面条不过十个铜板。

    要是真让易安去买面条,那这个面条可就贵得厉害了。

    街道上现在还有些冷清,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小贩在两旁摆摊叫卖,要再等一个时辰,青火城就要热闹起来了。

    段胤悠闲的走到另外一条街上的面馆,之前也来过两次,一来而往也就跟老板混了个脸熟。趁着老板煮面的功夫和憨厚汉子寒暄了两句。接过清香怡人的葱花面时,发现上面卧了两个金黄的煎蛋。这等锦上添花的事情,总是容易让食客多几分好感,于是报以老板灿烂的笑容,拎着面条往回走去。

    走近屋宅,段胤远远望见,门槛上多了一个中年男人。

    穿了一身飘摇青衫,却没有学那些注重装扮的年轻人在腰间系一把长剑,而是别了一把折扇。

    青衫中年人面容普通,还有些没刮干净的青黑胡茬。但是,却给人一种儒雅和善的感觉,让人如沐春风。

    不过段胤没有放松,反而心底暗暗警惕了几分。

    在灰域,哪里存在这种和善儒雅的人。

    能在青火城有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有谁敢说自己手上没几把淋漓鲜血。

    不过,看易安那模样,小姑娘应该和这青衫男人聊得不错,脸上堆满了笑容。

    看见段胤过来,中年人从门槛上站起,微笑开口道,“早上闲来无事,随意逛了逛,就和小姑娘聊了几句。”

    和青衫男人保持了三尺距离,段胤平淡的应了一声,“哦。”

    三尺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如果对方打算出手,能有一个大概的反应时间。对于段胤的警惕,中年也没说破,和段胤笑着打了个招呼,起身离开了。

    中年人离开之后,段胤将买回来的面条递了一碗给易安。两人一起坐在门槛上,吃完了这顿早饭。

    咽下最后一口面条,段胤歪着脑袋,有些狐疑的开口道,“那个中年人都跟你聊了些什么?看你们那样子,倒是聊得开心呀。”

    听到这句话,小姑娘有些扭捏的低下了脑袋,脸上似乎有些害羞,眼中却又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意,过了好久才低声开口道,“他说我涂上胭脂很好看。”

    “也看不出你是涂过胭脂的样子呀?”

    “擦掉了。”

    “怎么擦了?”

    “你不是老说不好看吗?”

    ......

    ......

    街道尽头,中年人提折扇而行,青衫飘摇。

    曹青衣,这座城内两千青衣客的主人,一个修儒道术法,却能压住青火城万千剑士的人物。

    拐过街道,曹青衣用余光再瞥了一眼段胤所在的宅邸,轻声笑道,“确实是身上有妖族血脉的人类,却又不是被血蝠那些肮脏东西同化的产物。有点意思。”

    “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