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七十一章:自己人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轻轻闭眼,段胤的感知慢慢覆盖了城楼周围大概方圆百丈的范围,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段胤又悄悄退了回去,从城墙上跳到了青帆镇内。落地瞬间,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扭转出一个弧度,到了一处居民楼下的阴影中。

    转眼,谭七和裴隆两人也跟着跳下城墙,到了段胤身边。一路踩着房屋的阴影前行,段胤很快到了小镇的中央。他望了一眼,在夜色里酒馆前影影绰绰的青旗,并没有过去而是直接朝着卫庆以前的住处而去。

    卫庆的住处是青帆镇最大的一所住宅,如果严童他们占领了青帆镇,也必然会住到里面。

    段胤他们距离卫庆的住宅还有大约两里路程时,一声爆响突然撕裂了小镇的宁静。

    段胤脚步稍微顿了一下,迅速判断出那声爆响正是从卫庆所在的住宅中传出。顿时不再考虑隐匿身形,急速朝着宅邸掠去。

    ......

    ......

    此刻,简单宽敞的宅邸中,地面的青石板被巨力掀开,露出底下黝黑的土层。

    刀剑交击的声音,人们的嘶吼声,伴随着那一声爆响,开始不断的在这个宅邸响起。

    庭院中央,王元策双手拢袖,神色淡漠的望着对面一个身形壮实的男人。

    男人面容阴狠,裸露在外面的双臂纹起一块块花岗岩一般的结实肌肉。身上鼓动的真气算不上浑厚,但是体表却弥漫着一层黑光,透着酷烈的味道。

    男人伸手不在意的擦了下脸上的血迹,“姓王的,带这么点人手就敢过来。敢和我严童斗,老子今天就让你交代在这里。”

    王元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露出邪邪的笑,开口道,“跟我说这种话的人多了。可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反倒是他们,都已经进了野狗的肚子里。”

    “那我就看看,今天究竟是谁要进野狗的肚子里。”话音还未落下,严童已经到了王元策身前,抡起几乎赶得上王元策脑袋的拳头狠狠砸向王元策的脸。

    王元策也不躲闪,同样一拳挥出,和严童狠狠对了一拳。轰然巨响当中,两人各自倒退而出。

    身形停住刹那,王元策五指弯曲,掌心产生一股吸力,顿时将地上一柄长剑抓在手中,朝着严童急冲过去。长剑与严童手中战刀相交,两人刹那之间面贴面。

    低头瞥了一眼严童右臂纵横交错的狰狞血痕,王元策嘴角微微上翘,“严童,都说北燕体魄第一。你这练体都练到狗身上去了。”

    严童眼中涌起一股怒气,体表黑光涌动,将王元策反震出去,狞笑道,“老子承认,单打独斗不是你王元策的对手。不过,你的手下可没你这个本事。”

    瞥了一眼旁边的战场,王元策脸色平静,轻飘飘丢出一句,“杀了你,再解决你的手下不就简单了。”说完,一道耀眼剑光在庭院中升腾而起,瞬间笼罩了严童。

    旁边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而和王元策交战的严童,虽然一直被压在下风,但是仗着体魄强悍,一直未曾露出真正的败迹。身上看着尽是凄惨的血痕,但都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皮肉伤。

    王元策脸色已经平静,但是手上的剑招却已经显得有些急促。被严童抓住机会,狠狠一脚踹在腹部,身形倒飞了出去。

    持刀盯着王元策,严童大笑出声,“姓王的,等我手下腾出手来,我要你插翅难逃。”

    不过,下一刻。

    严童的笑声戛然而止。

    扭头望向门口,发现不知何时,那里竟多了三个人影。前面一个,严童恰好有印象。是经常出手帮王元策的段胤。

    看到段胤出现,王元策眼中顿时多了一道亮光,也不去想段胤怎么会这么快赶回青帆镇。只是瞬间就到了严童身前,将严童缠住。

    而段胤他们三个也没有停留,脚尖在地上一点,立马扑进了那些不惑境和天启境修行者的战场。

    又是一阵更凄厉的惨叫声在庭院中响起。不过这次却不是王元策的手下了,而是严童的手下。

    在段胤冲进战场,干脆利落的一招摘下了一名不惑境修行者的头颅之后,严童的手下顿时崩溃了。

    接下来就是单方面的屠杀了。

    ......

    ......

    庭院中,段胤和王元策相似一笑,周围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望着天边亮起的微光,王元策砸了砸嘴,“可惜让严童那个莽夫跑掉了。”

    段胤轻轻笑了笑。严童虽说跑掉了,但他带过来的手下全部都交代在了这里。后面,严童再想要守住手底下的地盘怕是不可能了。

    笑容敛去,段胤又微微叹了口气。刚刚听王元策手下禀告,卫庆已经死在严童手下了。和卫庆,段胤多少有些交情。此刻听到卫庆实在了严童手中,多少心底有点伤感。

    王元策拍了一下段胤,示意段胤别想那么多。生死这个东西在灰域这个地方实在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随后吩咐手底下的人收拾一下这个庭院,拉着段胤朝屋内走去。

    走进屋中,段胤猛然顿住了脚步,站在门口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倒是王元策,只是脚步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继续神色如常的朝屋内走去。

    屋子中央,铺了一张毛毯,萧婉儿神色黯淡的坐在上面,身上的衣袍早已被撕烂,露出白皙细腻的浑圆。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丝丝血痕和牙齿留下的咬痕仍未消退。

    走到屋中,王元策随手取下了身上的外套,朝萧婉儿丢了过去,开口道,“穿上吧。”

    萧婉儿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敢去接。当初严童攻城的时候,卫庆本来是让萧婉儿突围出去送消息的。结果她因为害怕,没答应卫庆。卫庆才换了另外一个手下出去送消息。

    “你是青帆镇的人,也就是我的人。只要是我的人,即使犯了错,只要愿意回来,那就还是自己人。”王元策淡淡的说。

    萧婉儿咬着嘴唇,低声说,“我......”

    “穿上吧,我王元策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