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五十八章:已经再看不到江湖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刀疤脸低下头端起桌上的酒碗闷声喝了一口,才忍住了心中怒火。

    然后扭头悄悄望了一眼柜台后面的段胤,心有余悸的低声开口道,“这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我就是面对荒野上那些妖兽都...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八个人中最强壮凶猛的秃头六哈哈大笑道,“妖兽!你小子真有脸说,就你那胆子要是面对妖兽,怕是要吓得尿裤子吧。”

    刀疤脸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没法反驳。

    他确实没有那胆子去面对荒野上的妖兽。那些妖兽虽说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妖族,但也实力强横。除了踏足天启境的修行者,没人敢单独去面对那些怪物。

    刀疤脸至今还记得他碰上妖兽的一次经历,那次他们一共二十七个狩猎者,倒霉碰上了一只妖狼。二十七个狩猎者就逃掉了三个人。过了整整一天,他想到妖狼那双绿油油的眼睛还腿肚子直打颤。

    听见刀疤脸他们讨论,旁边的小镇居民哂笑道,“他叫段胤,半年前来到了这里。然后开了这间酒馆,并且一直开到了现在。现在明白了吗?”

    几个狩猎者动作微微停顿,神色恍然。

    能够在灰域这种天天出人命的地方安安稳稳的开上半年的酒馆就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虽说段胤看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力量从来就不是从外表能够看出来的。灰域那四座城池的城主有谁是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样子。都是普普通通的模样,但是他们才是这个地方最可怕的魔鬼。那四个城主谁手底下没有几百条人命。

    听说青火城的那位大人当初争城主之位的时候可是把一支千人骑军杀了个干净。

    一千人啊!

    刀疤脸发誓,别说一千个人,他这辈子连一千头猪都没杀够。

    柜台后面,段胤拿起一个酒壶,仰头饮了一口烈酒。正是之前那个刀疤脸男人想喝的九酝。

    到了灰域,段胤愈发的爱上了烈酒。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妖族血脉的原因,段胤现在喝酒从来没有再喝醉过。

    因为明之君王血脉的原因,段胤的身材和气质几乎算得上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到灰域这半年,段胤大约长高了十几厘米,体型却变得削瘦了几分,所以整个人变得更加修长起来。

    而且,段胤的面部线条变得偏向于阴柔,脸上也多了一股病态的苍白。穿着一身精美的黑袍,他现在更像是一位世家贵公子。

    段胤以前的模样只能算得上是普通,但是现在的容貌就极为俊美了。

    不过改了容貌也好,段胤至少不会因为隐姓埋名而发愁了。段胤这个名字很普通,估计就是在灰域都不止一个人叫这个名字。蜀山或者南唐埋在灰域的探子如果听到了这个名字,到酒馆来看上一眼,也就不会再对自己上心了。

    这也是段胤没有改名的原因。因为容貌的改变,不改名比改名更加便于自己隐藏身份。

    身材变得削瘦修长,但是段胤的力量却因为明之君王血脉的原因足足增加了几倍。现在段胤的体魄应该赶得上不惑境的魔道修行者体魄了。

    也就是说,仅凭体魄,段胤已经勉强迈入了不惑境,倒是真气修行还一直停留在天启上境未曾突破。

    先前刀疤脸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现在酒馆又变得喧嚣热闹起来了。

    当初段胤才开这个酒馆的时候,也有不少人闹事,但是当段胤拳头砸碎了三颗头颅之后,就再没什么人来酒馆找事了。至少说,小镇的居民是不敢了。

    至于外来的狩猎者,如果真的不长眼,段胤不介意再出手捏碎几个喉咙。

    在灰域生活了半年,段胤的心变得愈发的冷血起来。再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了。

    想要在灰域立足,容不得你不狠辣无情,否则第二天你的尸体就可能出现在某个阴沟里。

    看着酒馆里叫嚣的客人,段胤伸手从柜台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青玉小壶,朝嘴里滴了两滴苦涩的绿液。

    这是段胤在灰域找到的一种能够隐匿他身上妖气的药液。但是这种药液的效果远比不上隐匿气息的秘法。

    这种药液的效果只能维持两天左右,而且只能做到不让修为高出段胤太多的修行者发现他身上的妖气。

    段胤现在的修为还停留在天启上境,这种药液就只能做到不被知玄境以下的修行者感知到他身上的妖气。

    最开始到灰域时,段胤选择直接去了四座大城之一的青火城。但是,段胤小看了人族和妖族之间的仇恨。就是在灰域这种地方,也有大量的人极为敌视妖族。

    而且,很多修行者发现段胤身上不止有妖气,还有真气的气息之后,纷纷认为段胤是被那个极邪恶的妖族种族同化的人类。

    那个叫做血蝠的妖族种族一旦在人类身上注入他们的血液,就能将人类同化成低等的血蝠。而被同化的人类在咬了其他人之后,便能继续同化他人。

    这种能力太过邪恶,邪恶到连灰域这种地方都容不下他们的存在。

    而且,段胤低估了能够隐匿气息的秘法的珍贵程度。据说在灰域,只有流沙城的城主手中有这门秘法。

    以段胤现在的实力和身份,注定他无法从流沙城的城主手中得到这门秘法。

    所以,他只能选择隐匿在这个小镇之中。

    站在柜台后面,段胤觉得疲惫如潮水一般向自己袭来。这是心底的疲惫。

    如今的处境告诉着他,想要再回到南唐,再回到蜀山是那样的遥遥无期。

    当初离开青石镇的时候,他总想着能够看一眼那个精彩神奇的江湖。

    可是现在。体内流淌着明之君王血脉的他已经无法再回到南唐,也没办法再去那座江湖了。

    望着酒馆。

    那些粗鲁的男人在酒精的刺激下开始去**那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个个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不时将手掌按上女人的胸脯和挺翘的浑圆。惹来女人一阵愤怒的尖叫。

    当然,只要在这个时候拉开他们的衣服,往胸脯里塞上一块碎银子,这些女人就会反嗔为喜,要是再塞一块,她们就会主动坐到男人的大腿上,让他们摸个够。

    至于更进一步,就要看双方的意愿和价格了。当然,最高也不会超过一两银子。

    花一两银子喝一杯酒,这些人不愿意,要是花一两银子一夜云雨的话,这些男人还是相当慷慨的。

    从酒馆中央收回目光,段胤仰头靠在背后的酒架上面,目光黯淡。

    现在他只能隐匿在灰域这个阴诡地狱之中,心中的江湖已经和他渐行渐远,再也看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