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五十六章:这是被遗弃的地方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在灰域这种光明与黑暗并存的地方,混乱向来是唯一的主题。会跑到这里的人,大多是各个国家的通缉重犯,这样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脾气,又绝对有几分实力。

    所以,因为简单的口角而大打出手的事情就变得很常见起来。

    这里的不羁者的乐土,是亡命徒的天国,却是弱小者的地狱。

    在灰域,似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战斗,流血的冲突在每一时,每一刻,在每一寸交错的土地都在发生。似乎生命在这里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争斗。

    所以,在争斗无处不在,时刻不息的灰域,生命这两个字时最不值钱的东西。

    此刻,在一处荒原上面,一队七八个人组成的队伍正在快步的行进着,这个队伍所有人的背后都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这是他们这趟出城的所得,也是他们全部的财富。

    这是灰域最常见的狩猎者,他们处在整个灰域的最底层。因为他们狩猎的对象只是一些普通的野兽。顺带也会采一些山林里的草药。

    灰域是逃犯的聚集地,所以灰域的修行者比例远远超过了其他地方,甚至比得上泰安城这种一国帝都。

    只是在修行者的质量上面赶不上罢了。

    所以,他们这些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只能在灰域的最底层挣扎,拼着生命危险去冒险也得不到多少报酬。

    他们身上的衣服千奇百怪,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衣着破烂。完全由碎布,破烂的毛皮缝制在一起,有些人会在心口和后背添上几块劣质的铁片,便就成了一个简单的护甲。

    一行八个人走在一起,步伐迈得极快,为首的一人会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天色。灰域不同于其他地方,晚上的灰域会吃人。

    盘踞在荒野的盗匪,外面的野兽,妖族都会将胆敢在入夜时还逗留在城外的人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他们已经在外面待了足有十天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再多忍受一秒都是折磨。当初出城的时候,他们这个队伍一共有二十一个人,但是现在只剩下八个。

    大多数都是晚上被出没的野兽咬死的,还有两次是跟其他狩猎者交战时死掉的。

    到了外面,他们不仅仅是狩猎者,也随时会扮演强盗的角色。辛辛苦苦去杀那些野兽,去采几株草药,那有直接杀了对方,将他好几天的所得全部抢过来轻松。

    所以,今天晚上他们再也不愿意待在外面。他们想回到城里,睡个安稳觉,最好能找两个女人,好好提枪驰骋一番。

    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管制,所以盘踞在荒野的盗匪是最无法无天的凶徒。占据着灰域几个城池的城主从不派遣军队出城剿杀这些恶徒。

    至于他们在外面杀人放火?

    之前已经说过了,在灰域最不值钱的两个字就是人命。

    在队伍的前方,总算出现了一个隐约的小镇轮廓,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不由自主加快了几分步伐。

    对他们来说,出城没有碰到盗匪是一件天大的幸事。一旦遇上盗匪,以他们的实力逃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抢光所有东西,侥幸保住性命,稍微倒霉一点,就是连小命都保不住。

    其中一个魁梧男人摸了摸腹部,那里隐隐有疼痛传来。在他的腹部有一道被三棱刺刀捅出的一个血窟窿,直到现在还没有结痂。

    那是在五天前,他们发现了一棵人参,看模样大约已经有好几十个年头。

    但是在他们发现那棵人参的同时,另外一批人也看到了。一棵好几十年的人参最少能卖出两百两银子的天价出来,要是品相好,卖出三百两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三百两银子,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值得人拼命了,更何况这是在灰域。这个争斗和冲突从来不曾停歇的地方。

    当那柄三棱刺刀捅进他的肚子里时,他再一次品尝到了死亡的味道。虽然他已经不止一次接近过死亡,但是每一次触摸到那个边缘总会不寒而栗。

    他不是灰域里那些真正的狠人,他还够不到半点不在乎生命的程度。

    重重往地上啐了口痰,半是心悸,半是轻松的开口道,“老子这次回到城里,不快活个半年绝对不出城了。”

    队伍里另外一个人开口道,“你得了吧,秃头六。就你兜里面那几个钱,够你花半年?别第二天就全扔在了女人的肚皮上面。”

    不等秃头六发作,远处蓦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

    “怎么这么早就要关门了?”

    “那群守城的人都疯了!”

    几个人一下子慌了,嘴里不停骂骂咧咧的,满嘴的污言秽语。但是脚下却不敢半点放慢,反而迈步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们无法忍受被关在外面,再过一天提心吊胆的日子。

    好在他们的动作够快,在城门落下之前钻进了城里。

    这说是一座城,其实只能算是一个城镇,算不上真正的城池。在灰域,真正算得上城池的只有四座,那是大人物才能去的地方。

    那四位城池的主人莫不是能在灰域一手遮天的人物。

    这队狩猎者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其中一个站在城门口,双手扶膝,大口喘气,随后抬头朝着城楼上面喊道,“怎么这么早关门?我们差点被关在外面。”

    城楼上探出一张面容狰狞的脸,毫不客气的吼道,“什么时候关门是老子的事情,轮得到你们这群疯狗在这里大呼小叫。”

    街上那人顿时脖子一缩,眼中闪着怒火却不敢还嘴。

    这座城镇不大,守卫这座城镇的一百士卒是这里当之无愧的土皇帝。刚刚探出头的那人是这支百人队伍的百夫长,更是镇子里唯一一个不惑境修行者。

    收拾他们这些徒有些蛮力的狩猎者轻而易举,所以这几个人只能边抱怨,边向小镇中央走去。

    小镇的最中央是一个简单的酒馆,也是这里唯一的一个酒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