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五十四章:走进黑暗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西楚边界的一片丛林之中,段胤坐在一棵大树底下,仰头靠着树干。

    之前段胤进入了西楚的一个城镇,因为青之君王苏醒的原因,这一带又极为靠近北原,西楚军队加大了巡逻的力度。

    在进入城镇休息时,段胤碰上了一对巡逻的队伍,其中有两名修行者,顿时发现了段胤身上的妖气。

    刹那间,几乎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了段胤的敌人。当段胤从城镇中逃出来时,浑身已经是伤痕累累。

    军队一旦相互配合起来,在修行者的统率下,其杀伤力会大幅度增加。这也是军队人数一旦过千,纵然是冯虚修行者也不敢正面交锋的原因。

    跑到山林之中,段胤不知道自己剑下多了几条无辜者的性命。

    是的,在段胤看来,那些死在自己剑下的算是无辜者。因为他面对的不是敌国的军人,自己和他们也没有生死大仇。

    只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妖族血脉,只是因为他们在追杀自己,所以才有了生死之战。

    抬头望天,段胤脸色全是茫然和灰暗。

    他不知道在得到遮掩气息的秘法之前,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这才是第一天,段胤就已经感到了疲惫。

    不是身体的疲惫,是心中的疲惫。

    一旦段胤身上的妖气被人发现,他们不会给段胤任何辩解的机会。因为没有人能保证,他们碰到的这个妖族是作恶多端还是手上没有沾染任何鲜血。

    西楚对待妖族手段严酷的原因也来自与此。宁肯错杀一千,也不敢放过一个,因为谁也承担不起轻纵的后果。

    这是两个种族在千年前持续不断的战争,和如今相互猎杀而积累下来的仇恨,已经没有是非可言,只有立场一说。

    段胤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轻易进入城镇了。

    他身上的伤口和滴落的鲜血都在无声的提醒着他现在的处境。

    一副画卷在段胤面前徐徐展开。

    这是段胤从城镇中买的一份地图。西楚,南唐,北燕的势力在边界犬牙交错。

    地图上用三种不同的颜色标注出了三个国家势力分布,唯有三国疆土所围的中央有一处类似于三角形的地带用截然不同的灰色标注出来。

    这个地方没有名字,它不属于三国中的任何一方。

    如果非要说它有名字,人们更喜欢称呼它为灰域。

    如果说北燕和妖族盘踞的广袤北地算是黑暗,算是魔域。南唐和西楚这些又儒释道三家占据的疆土算是光明,灰域应该是游走于光明和黑暗之间的地带。

    在这里,光明和黑暗并存。

    在灰域生活的,多是三国的逃犯。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不会因为正道和魔道之分而大打出手。

    段胤能够暂时想到的让他立足的地方只能是灰域了。

    虽然还没有听说过有妖族光明正大的生活在灰域,但是至少灰域的人在发现他身上的妖气之后不会如南唐或西楚的修行者一样,不由分说,直接出手。

    段胤慢慢起身,一路前行到了这片丛林的山巅,站在山巅,他能看到不远处属于南唐的国土。

    顺着他的目光,在更远方,那里就是蜀山了。

    他留恋的看了一眼南唐,看了一眼他看不到的蜀山。

    他要离开了。

    想要再回到南唐,想要再回到蜀山,只能等他得到遮掩妖气的秘法之后了。

    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得到遮掩妖气的秘法?

    他不知道!

    ......

    ......

    此时,在南唐北疆的一座小城之中,午后多云的天空开出一道缝隙,阳光洒落,河面上波光粼粼。

    此是北疆,城中这处院落却带着江南园林的精致,高台,楼阁,飞檐斗角,悬廊之下水木相依。

    悬廊之上,风铃撞击,声音清越,铃上图案精致秀美,正是妖兽睚眦。睚眦凶悍好杀,主兵伐,正是帝国四大门阀之一,燕云赵阀家徽。

    此是北疆,气候向来严寒,房屋庭院也多以方正厚实为主。只是方正简单的庭院那里比得江南园林精致秀美,而赵阀所拥有的资源也足以支撑这些院中娇弱花草在北地生长。

    临水悬台后面是一间宽大的书房。比起外面园林的巧夺天工,书房的陈设反倒显得有些简单。

    一排黑檀书架上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书籍,书房中央放了一尊青铜夔牛对顶香炉。

    上首则是摆了一张巨大的黄梨书案。赵仁煌端坐在案后,正好能透过窗户看见外面的秀美景色。

    赵仁煌如今面色红润,想来在邙山一战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随手翻阅着案上的驿报,其中多是一些普通的军情。青之君王已经离开北原,三国修行者想要争夺的圣器“斑驳”也已经尘埃落定,重新回到了青之君王手中。

    如今的北峪关战事稀松平常,只是一些后续的小范围交锋。这些事情已经不值得他去过问了。

    翻阅驿报,一封信函跳入赵仁煌眼帘。落款是陈安,正是这座小城的城主。

    他想到了那个闯进邙山,算是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年。一面之缘,两人并肩作战了一场,最后却被留在了邙山之中。

    到了这个小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吩咐陈安打听那个少年的身份和下落。

    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已经有了结果。

    拆开信函,里面的内容不多,延续赵阀一贯的军伍风格,用语简单明了。

    看着段胤的名字,赵仁煌并不陌生,这个太玄亲传弟子的名字早已经摆在了各大世家门阀的书案上。

    至于段胤的下落,信函中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下落不明。

    赵仁煌看着下落不明四字,心中微沉。

    段胤被一个人留在了青之君王手中,下落不明四个字在赵仁煌看来更像是灰飞烟灭。

    起身走到窗前,赵仁煌扶栏而立,神色莫名。

    一天之后,一队巡逻的南唐骑兵到了邙山,邙山中央的那处战场已经是一片狼藉,他们在战场上逛了一圈,看着遗留的战斗痕迹,知道这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事情,便也迅速离开了邙山。

    在邙山外面,这队骑兵很快发现了段胤苏醒的地方。其中两名骑兵在现场勘测了很久,看着干瘪鹿尸开口道,“应该是一个重伤的妖族吞食了这只麋鹿的血液。”

    旁边的骑兵队长目光锐利,脸上写满了坚毅。他盯着鹿尸沉默了很久然后开口道,“这不像是妖族所为,这麋鹿身上的伤口分明是人类的牙齿留下的。”

    队中随行的修行者霍然一惊,想到妖族之中有一种极邪恶的妖族,能将人类同化成他们的同类。像这类妖族一直高居在人类必杀名单前三甲。宛实是这类能够将人类同化的妖族对人族的危害远超其他妖族。

    “莫非这是一个被那邪恶种族同化的人类所为?”

    骑兵队长神色一凛,当即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严肃开口道,“将这个情报特殊标记一下传档给监察司吧。”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