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四十七章:苍穹之下,王座之上(上)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战斗在此时停住了片刻,一众平妖师在望向包围圈中央那两道身影时,紧张的神色中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那个战神一般的青衣身影杀了太多人了,他脚下那些密密麻麻的尸体已经数不清有多少。

    但是,此刻不管是那些战力卓著的知玄境统领,还是普通的不惑境平妖师都知道,这场战斗终于接近尾声了。他们终究还是将这位赵阀公子留在邙山。

    至于赵仁煌死在这里,在赵阀,在南唐会掀起怎样的风暴,西楚又会面临南唐怎样的怒火却又不是他们该去考虑的事情了。

    当平妖司下达要不惜一切代价拿到青之君王遗落的圣器时想必就已经做好了迎接赵阀和南唐报复的准备。

    就如当初南唐监察司将楚白鲸的消息传给赵仁煌时也做好了楚白鲸死后迎接西楚怒火的准备一样。

    一众平妖师此刻围着赵仁煌和段胤,只等一声令下便可摘下这青衣神将的头颅。

    此刻,隐在人群之中的萧莲手掌慢慢探出衣袖,双手之上银线层层缠绕其上,恍若带了一副银丝手套。

    萧莲望着中央只能以枪驻地才能艰难站立的青衣,用力咬住嘴唇,血液从嘴唇中源源不断渗出尤不罢休,知道口中已经满是鲜血才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猩红牙齿。

    真气猛然爆发,从头到尾一直不曾出手的阴柔青年此刻如离弦之箭,要第一时间冲到赵仁煌面前,摘下这颗千金头颅。

    萧莲冲刺未曾过半,邙山上空天地异象骤起。

    漫无边际的青雾开始朝着邙山涌动,此刻邙山上空的青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浓郁起来,不是之前段胤在昏迷时看到的那种细密无声的慢慢变浓,而是所有人都能以肉眼看到的景象。

    狂风骤起,上空青雾之中如有神龙翻滚,偏偏处在丛林之中众人感受不到半点风势。

    整个邙山山林瞬间好像被磅礴巨力压迫,山林里每一棵大树,每一棵小草同时弯腰,如同朝圣。

    朝圣中央赫然正是赵仁煌和段胤站立之处。

    ......

    ......

    橘绿镇的庭院之中,赵澒辅负手而立,望着眼前宛如天幕横亘的青雾领域。

    一身严谨黑袍的赵澒辅背对后方躺在藤椅上的白衣丞相,也不转身,平淡开口道,“青之君王要找的东西真的会在邙山出现?”

    “青之君王布下领域中的青雾流动轨迹极为隐秘,我们置身外面,察觉不到分毫。但是赵仁煌前几天传来的消息明确讲了,领域中青雾流动的方向隐隐指向了邙山一片。青雾的流动迹象自然是青之君王目的的最好写照。我想他传回的消息,你该不至于怀疑吧。”

    赵澒辅冷哼了一声,“仁煌传回的消息我自不会怀疑。但是,这些日子青之君王一直安静隐匿在斜谷某处,哪有半点要动身的迹象。”

    悠闲躺在藤椅上的黎子渊猛然一惊,下意识身体坐起,“你在外面都能感知到他的位置?”

    “这有何难。”赵澒辅话中并无半点骄傲得意,只是在平淡中透着一股理所应当。

    当然,将其他所有人都认为做不到的一件事情视为自己理所应当能够办到方才是最大的骄傲。

    黎子渊沉默了半响,神色莫名,不知心中此时闪过了多少念头。足足盏茶之后,白衣才端起旁边的燕云寒芽饮了一口道,“青之君王必然要去邙山,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了。据说他布下的领域有诸多玄妙之处,只是这些都来自于古籍记载,具体有哪些手段却是不得而知了。或许有什么能够瞬间到达邙山的方法也说不定。”

    黎子渊话音刚落,忽有大风扑面而来。

    站于前方的赵澒辅一身黑袍被狂风吹得向后飞舞翻卷。赵澒辅感知世界当中,一道青色光柱蓦然从斜谷之中冲天而起。

    庭院之中,赵澒辅望着青雾,这位已经十年未曾出手的赵阀之主目光之中战意高昂。

    黎子渊站起身走到赵澒辅身边,望着眼前青雾,斜谷中那道冲天而起的青色光柱让他觉得心惊。同样站在羽化巅峰的楼阁中,黎子渊心底升起一股感觉,若是不借助块垒大阵,自己或许连拖住青之君王都做不到。

    各国之中,皆有关于妖族的密典留存。其中提到最多的便是,妖族天赋异禀,同阶之中,妖族天生就比人类更加强大。

    而妖族天赋强弱又与血脉有关,血脉越高贵,天赋便越强。据说妖族四位君王天赋甚至强大到以羽化境修为便能与长生天人短暂交手。

    其实黎子渊在看这些关于妖族的描述时,起先并不在意。当今世上,在羽化境界能和长生天人短暂交手的人不多,却也不少。

    如叶崇楼早年便去过一次云天之巅找那黑袍谈了谈剑道。虽说最后也是以败北告终,却也和萧重鼎厮杀了好几个来回。

    以叶崇楼作为基准,南唐之中,如太玄,如西关王张文琮都能和长生境短暂交手。

    所以,在黎子渊的猜想中,苏醒之后的青之君王大抵也就是太玄那等层次的高手。

    可是此时,当黎子渊感受到那道青色光柱上的浑厚真气时,黎子渊明白,青之君王或许已经到了楚白芝,宫梓羽那等层次。

    在南唐,非太玄和西关王张文琮出手不能挡。

    而赵澒辅?

    南唐虽说一直有传言,赵澒辅或许也已经到了如张文琮那样可封异姓王的地步。但是具体如何却从来没人能说得准,是离那个世界只差临门一脚还是真真切切的踩进去了?

    心忧之间,黎子渊说了一句,“别想着和他正面交锋了,只要将他拖住就好。”

    刚刚说完,黎子渊面色一紧,顿时知道自己这句话说错了,以赵澒辅的骄傲和自己跟他的关系。自己若不说这句话还好,此时说了,说不得赵澒辅拼着重伤也要和青之君王正面交手。

    再想开口时,却发现赵澒辅已经迈入了青雾领域之中。黎子渊登时大急喊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若真到了重伤那一步,休想再让我留在外面袖手旁观。”

    “这不是你该掺和的事情,老老实实在外面等着。”平淡冷酷的声音从青雾之中传来。

    等到黎子渊再看时,却已经看不到赵澒辅身影了,只能感知到赵澒辅的气息正在急速掠往青雾领域深处。

    庭院之中,黎子渊气急得怒骂了一声,“一根筋的蠢货。”

    自己大老远的从泰安城跑到这边境来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害怕你一个人挡不住青之君王,过来帮你。结果非要我留在外面,自己一个人冲进北原。

    就算我现在重伤未愈,不宜和羽化境修行者交锋,但是终归能拖住一二吧。

    还真以为到了生死境地,我会不知道逃跑,反而不要命的继续留下来帮你?

    ......

    ......

    北原之中,赵澒辅负手站定,静待青之君王前来。

    真气涌动,搅碎身旁青雾。之前楚白鲸起手之时吞噬身前三尺青雾,露出一线光明。

    此刻赵澒辅起手,身前青雾何止被搅碎三尺,那个“三”后面或许还要加一个“百”字,“尺”字也应该换成“丈”。

    一手负于背后,一手起势,抬手憾昆仑,青雾避退三百丈。

    此间降下久违光明,赵澒辅沐浴在金光之中,恍若一尊战争神祗。

    赵澒辅身前青雾朝两侧分开,让出一条道,这位苏醒之后隐匿了足足三月不曾露面的妖族君王总算第一次走到了世人面前。

    和人们猜想中的青之君王容貌不同,没有半分他们想象中的魁梧凶恶的模样,也不是很多人猜想中的苍老模样。

    青之君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而立之年的书生,一身干净青衫,目光也是柔和平静,宛如纯净无暇的水晶。

    和人们认识中的强者应该有的孤傲霸道完全不同。

    青之君王望了一眼一身黑衣的赵澒辅,有些惊异于眼前这人真气之浑厚和其中夹带的酷烈霸道的气息。但是转瞬便又恢复了平静,轻声开口道,“就你一个挡不住我。”

    “或许要加上你身后那人才行。”说着又用手指了指赵澒辅身后千丈之外一身白衣的黎子渊。

    赵澒辅冷哼了一声,乜了青之君王一眼,“挡不挡得住要战过才知道。”

    说完已经一步跨到了青之君王身前,竖掌成刀由上而下划过。没有像黎子渊所说,选择拖住青之君王。而是一上来就要以凶险著称的近身战交手。

    青之君王面容仍旧淡然,不慌不忙抬手,招来一团青雾。手掌上抬,青雾顿时化作一块晶莹青色水晶挡在上空,轻描淡写挡下赵澒辅一击。

    一击之后,赵澒辅并不作罢换气停歇,转瞬间,手,肘,脚已经挥出数十记。

    每每面对赵澒辅攻击,青之君王皆以青雾凝成水晶挡下,说不尽的轻松写意,只是刹那时间,赵澒辅攻击了数十次,青之君王身体周围便多了足足六十七块水晶悬空。

    一轮攻势作罢,正是赵澒辅换气之时,青之君王右手五指虚握,身体周围水晶顿时成球形排列将赵澒辅包围在中央。

    面色柔和的青之君王口中轻轻吐出一个“爆”字,同时抽身而退。

    共计六十七块水晶瞬间炸裂,猛烈罡风四处肆虐之下,大地周围百丈范围内留下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逸散罡风尚且这般恐怖,处在爆炸中心的赵澒辅又该承受了何等攻击?

    罡风未散,爆炸范围内还是一片风雪烟尘,青之君王却已经飞身冲了进去。

    爆炸搅起的漫天风雪烟尘遮挡眼帘,伸手而不见五指。处在风雪最中央,青之君王抬手猛然抽向某处,顿时有聩耳宏音从那里传出。

    青衣黑袍相继倒飞而出。

    风雪散去,青之君王依旧是一番从容之色,身上青衣都不曾有半点褶皱,而对面赵澒辅却已经显得衣衫凌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