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四十六章:向死而生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此刻,赵仁煌身前堆爆碎的骨骼血肉显得格外刺眼。一时间,包围的西楚修行者不但没敢再往上冲,反而潮水般后退了好几步。

    浴血而立的青衣侧头望了一眼段胤,“还能提剑?”

    段胤回了个肯定的眼神,然后就听到了赵仁煌沉稳有力的声音,“随我冲阵。”

    话音未落,赵仁煌就已经当先冲了出去。

    段胤落后了一步,紧随赵仁煌背影。

    当先的青衣背影挺拔修伟,自有一股向死而生的气势。段胤在踏足赵阀所在的燕云北地之后,听到最多的便是这青衣神将的传言。那些人每每提到这位赵阀公子,面目之中流露出的由衷敬意,极为真挚,做不得假。

    赵仁煌手下的三千青字营也向来有南唐边军,死战第一的美誉。每次总能在劣势之中翻盘大胜。

    此次北燕叩关,南唐边军能将八万北燕铁骑拦截于北峪关之外,赵仁煌和他手下三千青字营功不可没。

    此刻看着赵仁煌背影,段胤有些明白为何他手下三千青字营能在劣势之中死战不退,而不散去那股精气神。

    主将尚且有这种向死而生,悍不畏死的勇气,其下兵勇又何惧将一颗大好头颅扔在沙场。

    转眼间,赵仁煌已经撞上对方阵型,手中长枪点出,正是赵家枪法中以凶悍著称的“镇八方”

    之前段胤拼得重伤将死,才堪堪斩杀了十几名不惑境修士,而赵仁煌此刻“镇八方”一出,当即有八名修行者被捅穿心窝倒地。身旁顿时清出一片空地。

    段胤游走在旁边,抓住机会再杀一名西楚平妖师,转眼两人已冲入阵中。

    一干修行者都知道,段胤和赵仁煌两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借助丹药,赵仁煌虽说恢复了些许真气,但又能支撑几时?

    后方的几位知玄境平妖师心底清楚,这些人马已经足够将两人埋葬在这邙山丛林之中。但是摄于之前赵仁煌一枪就结果了一位知玄境修行者的性命,一直踌躇不前,不敢出手。

    自己这些人固然能留下赵仁煌,但是谁又知道这位青衣神将在倒地之前,枪下会添几道亡魂?谁又能保证下一个被捅穿心窝的人不是自己?

    只是犹豫之间,赵仁煌带着段胤,直行冲阵,身旁又丢下了十数具尸体。一众平妖师已经有了军心不稳之状。

    存着一股死志,在段胤又杀了两名修行者之后,隐于阵型后面的一位知玄境老人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老人一把撕下身上衣袍,露出内里精美的战甲,提剑怒喝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前方那些小辈送死?”

    旁边几个中年人看了老人一眼,默不作声。先前赵仁煌出手他们清楚看在眼底,如赵仁煌这等人物,哪是寻常知玄能够力敌。

    想要将这赵阀青衣埋葬在这里,唯有靠人命去堆。他们出手固然能更快的消磨赵仁煌体内真气减少伤亡,只是他们现在正值壮年还试图着日后冲击一番冯虚境界,那里舍得将顶上头颅扔在这里。

    老人早年本是待在西楚边军之中,后来才进入了平妖司里,身上铁血习气犹在。看着身边几人脸上怯懦模样,当下气极,“好,好,好。你们都还正当壮年,舍不得这一身皮囊。老家伙我已经没前途可言了,总该让赵仁煌知道,西楚不尽是怯战之辈。”

    说完,老人重重一踏,已跃过身前人群朝赵仁煌冲过去了。

    萧莲和身旁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好像看到蠢货的目光,相视一笑,看着前方老人的身影摇了摇头。

    转眼间,老人已经来到赵仁煌身前,真气没有丝毫保留的一剑斩出。因为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只出得这一剑了,不求其他,只想着这一剑能消磨赵仁煌几分真气,让赵仁煌枪下少添几缕西楚儿郎的英魂便也足矣。

    赵仁煌脸上无悲无喜,手中枪锋平稳的点向对方剑尖,两股真气顿时炸裂开来。

    倒是段胤,看到老人悍不畏死的冲上前来,心神略微一怔,被旁边一名修行者抓住机会,在手臂削下一块血肉下来。

    两人这一记交锋,力道沉重得难以想象。挺拔沉稳的青衣倒是脚下纹丝不动,老人却承受不住这强大力道,身下地面斑驳裂开,双腿下陷足足一尺才卸下力道。

    旧力才去,新力未生,赵仁煌却已经又是一枪悍然砸下,老人只得转攻为守,横剑格挡,顿时身形再下陷三寸。

    紧接着便是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了,老人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枪枪砸下,一次次格挡。

    老人口鼻顿时溢满鲜血,转瞬之间,赵仁煌又砸了数十枪,老人终是七窍流血而死。

    枪锋收起,满脸平静的赵仁煌这才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

    吾辈军人,当有这等悍不畏死之心,方能护国家周全。

    军人若是不敢死战,又何以称之为军人。

    再抬头看了一眼后方那几个怯战不前的知玄平妖师,赵仁煌眼中尽是嘲讽。

    凝气提枪,赵仁煌看了眼身旁的段胤,面露异色,随即枪势再次横扫而出,再杀五人。

    只是,时间流逝,此地不断有西楚修行者赶来,杀了如此许久,段胤他们的敌人不见减少,包围圈反而愈发厚实了。

    后方之中,知玄境修行者开始从最开始五人增加到了现在的十七人。看着赵仁煌身旁一具具尸体倒下,再次有人看不下去了。

    让一个个境界比自己低的人上去送死,自己这些人本该是中坚战力的,怎能在后面畏缩不前。

    一个还不到而立之年的青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看其修为想来是才踏入知玄境不久,此刻在青之君王的领域中,只堪堪够到了知玄境的门槛。

    一身锦衣的青年拔出腰间修长战刀,躬身一礼对着旁边中年人说道,“叔叔,老统领说得对。不能让南唐认为我西楚尽是怯战之辈。母亲身体不好,只望叔叔能够代为照顾一二了。”

    说完,不待中年人出声阻止,他却已经冲进战场之中了。

    交锋不过片刻,青年尸体便如流星般坠落,手中长刀落地,插在他身旁,刀身颤动,久久不停。

    又是大约两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中年人看着阵型中依旧浴血的两人,又看了眼那柄插在地上的长刀。

    只觉得有一口气堵在胸口,压抑难受。

    唐尼年纪轻轻便入了知玄境,以后有大好的前途等着他,面对赵仁煌时尚且能够舍下一身性命。

    自己如何有脸躲在这后面苟且偷生。他又环视了身旁那些不惑境的修行者,那些人每每在冲上去时,目光总会下意识望着他们这些知玄境修行者。

    是了,他们都在看着自己呢!

    西楚军队一直被北燕和南唐嘲笑,说没有半点凶悍之气,像是一群软脚虾。

    西楚将士其实又何时缺过死战之人了,只是太多的偷生之辈抹黑了整个西楚士卒的名声。

    唐裳看了身边同袍,复又用手指了指更远处的人群,蓦地吼了一声,“他们都在看着我们,今日的消息以后都会传回西楚。以后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族人都会提起我们的名字,我不希望他们在以后提起我们的名字时会感到羞愧。”

    话音落下,唐裳同样也不去管其他人的反应了,身形一闪,便冲进了战阵之中。

    赵仁煌手上力道越来越沉,挥枪的速度却越来越慢了,战了这么久,辛苦积攒起来的真气终于又开始要枯竭了。

    而一旁段胤每一次挥剑都觉得块垒平好像要脱手而出一样。倒是得益于在剑庐修行时的一次次挥剑,一次次接近体力极限仍不放弃。此时段胤手臂虽说早已酸痛难忍,却还能一次次机械递剑。

    赵仁煌身前,唐裳无力的跪倒在地,意识弥留之际,唐裳惨笑了一声,“总算伤到你了...”

    随即目光渐渐涣散。

    血战仍在继续,不同的是,开始不断有知玄境修行者冲进战场了,包围圈中,那些不惑境修士冲杀的姿态也越发凶悍起来。

    战圈中,段胤吃力的架住迎面而来的三名修行者的攻击,手臂下沉,三把战刀都嵌进了他的肩膀。

    还不待段胤发力反攻,背后却又被砍了一刀,当即一个身形不稳,单膝跪地。

    眼角余光望了一眼身旁青衣,赵仁煌已经自顾不暇了,此时足有三名知玄境修行者在围攻赵仁煌,身旁还有不少不惑境修士在不断袭扰,偷袭下刀。

    抬眼望去,周围已经围满了密密麻麻的西楚平妖师。喉间呛了一口鲜血,满是腥味弥漫其中。

    浑身麻木,段胤已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荡开了肩上的长刀,又是如何再杀了两个修行者了。

    只知道自己身上又添了三道伤口。身体颤抖的以剑驻地,一旁的赵仁煌也靠了上来。

    段胤能清晰的感受到赵仁煌身体的颤抖,这位青衣神将此时也已经到了脱力的阶段了。

    冲不出去了。

    段胤轻轻叹息,闭上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