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四十五章:死局之中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倒在雪地之中,刺骨的冰凉从段胤后背传来,他好几次想要挣扎着起身,但是因为失血过多,身上没有一丝力气,所有的挣扎都以失败告终。

    慢慢的,段胤只觉得身上的越来越冷,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眼睛不争气的闭上,段胤的意识开始变得恍惚,沉沦的黑暗中,段胤似乎看到了周围青雾的涌动。

    他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他发现,邙山这一处的青雾似乎开始在一点点变得浓郁起来。

    青之君王的领域笼罩整个北原,青雾弥漫之下,没人发现遍布北原的青雾在浓度上有什么不同。入目之处都是浓郁不可散的青雾,以感知融合于天地元气观察也无法看出任何端倪。

    或许赵仁煌和楚白鲸在其中行走时看出了什么异常,所以他们都认为青之君王要寻找的那件圣器会在邙山出现。

    而此刻,段胤看到了青雾在很明显在朝着邙山的方向聚集。只是,此刻他意识恍惚,却也分不清楚这是自己的真实感知还是脑海当中生出的错觉。

    昏睡过去,段胤只觉得时间的流速变得缓慢起来。身体变得越来越冷,四肢开始不同程度的颤抖起来。

    身上的温度继续下降,浑身都变得僵硬起来。

    要死了吗?

    段胤苦笑的在内心发问。想好好看一眼江湖,想当顶潇洒的剑客,想去云天之巅看一眼那最美的日出。

    还有好多事情没做。似乎都没机会去了,他竭力的想要睁开眼,再看一看这世间最后的光明,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突然,段胤发现自己脖子上有一处变得灼烫起来。浑身冰凉,唯有那一处烫得让人无法忍受。

    头发遮掩下面,段胤颈后的繁琐紫色印记开始莹莹发光,正是当初宁之远发现的那道“神荼”印记。

    上面勾勒的紫色符文此刻宛如活物在其上肆意游动。恍惚中,段胤本能用手捂住“神荼”印记。

    那里太烫,似乎有火焰在那里烧起来。段胤听说,南唐监察司的牢房中有一种狠毒的刑具叫做“烙铁”。其实就是将铁块烧红,直接按上犯人的血肉上面,能把那整整一块肉烫熟。这种毒辣刑罚向来为犯人所畏惧。

    此刻段胤就觉得自己脖子上被放上了一块烧红的“烙铁”。时间似乎过得很慢,段胤不知道这种灼烧的痛苦究竟持续了多久。

    然后身上第二处出现了这种灼烫的感觉,是腹部,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胃。之前被段胤吞下的楚白鲸的鲜血在肚子里燃烧了起来,剧烈的痛苦让段胤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痛,难以忍受的痛。

    在北燕厮杀了足足一月,段胤已经不是没有上过战场的雏儿,也不是一点疼痛就会要死要活。

    如今,就是刀砍在身上,段胤也只是皱一下眉头。但是,现在这种疼痛几乎要让段胤丧失最后一点意识。

    而且,这还没完。腹部的那一股灼烫感似乎随着血液慢慢的流遍了全身。

    本来浑身冷得僵硬,冷得颤抖。

    但是现在,段胤好像是被架在火上烤。

    只是大概一个呼吸的功夫,全身无处不在的灼烫便让段胤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

    而此刻,段胤的体内那些被他吞进肚子里的楚白鲸的鲜血开始被“神荼”印记激发的力量裹挟着流遍全身。

    修行者的气血向来蕴含了极为充沛的能量,所以才会有妖族喜欢吞食修行者。

    因为他们的血肉之中蕴含了充沛的天地元气,将其炼化之后,修行境界便可一日千里。

    而人类中,如楚白鲸修行者的“北冥”秘术,也以吸食修行者效果为最佳。

    楚白鲸作为修行者中的最惊艳者,一身根基打得无比扎实,他的气血之中又蕴含了多少能量?

    血液被“神荼”印记所裹挟,沿途流经段胤全身经脉,其中有丝丝白雾逸散开来,融入段胤的经脉之中。

    本来因为连续不断的战斗,段胤全身浮现出道道裂纹的经脉此刻融入这些白雾之中,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甚至于变得更加坚韧起来。

    而被经脉吸收的能量还是少数,大量的气血被“神荼”印记裹挟着冲进了段胤胸膛气海之中。

    一滴滴鲜血被炼化成最精粹的天地元气,开始修复段胤受创的气海。

    气海上空那道虚画的剑影,此刻也因为吸收了这些充沛元气复又变得凝实起来,在上空大放光明。

    这些都是在段胤昏迷之中进行的。

    本来失去意识的段胤突然听到耳边有声音响起,“帮我挡住一炷香的时间。”

    声音落下,段胤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目一线光明,有些晃眼。伸手在眼前遮挡了一下,透过指缝,段胤看到浑身浴血的赵仁煌驻枪站在自己身旁,周围堆满了西楚修行者的尸体。

    段胤有些震惊,很难想象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青衣在自己昏迷这段时间究竟又杀了多少人?

    翻身坐起,段胤握住块垒平,动作猛然一滞。

    自己体内的真气本来也应该是处于枯竭状态的。

    可是此刻,段胤发现自己一身真气极为充沛,比起全盛时期也差不了几分。

    气海上空,本来还差几分火候才能凝结的剑道意蕴此时也已经凝为实质。

    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段胤心底震惊,但是转眼就已经有西楚修行者朝自己冲过来了。赵仁煌此刻估计是真的无力再战,吃力的伸出手,拿了一颗丹药放进嘴里,便开始闭目调息。

    反手间,挥出一剑,将来人砍倒,段胤顺势起身,站在了赵仁煌身旁。

    持剑而立,段胤看着周围不断涌现出来的西楚修行者,觉得头皮发麻。

    此前只有十三位修行者围攻,尚且让自己和阿七狼狈逃跑,但是此时此地,修行者何止十三名,怕是已经接近五十位。

    这还不算已经倒在赵仁煌枪下的将近五十具尸体。

    不过转瞬,段胤心底又开始升起了一股豪气。

    如今,西楚修行者已经包围了整个邙山,想要冲出去已经没有可能。

    那便索性放手一战。

    死战!

    守在赵仁煌身旁,胸膛之中充沛的气机如大江长河奔涌于全身各处。

    此时的段胤颇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道味道。

    而已经将段胤和赵仁煌团团围住的西楚修行者一时之间竟不敢上前。

    段胤心底清楚,其实这些修行者不是畏惧自己,而是害怕自己身边青衣神将。

    这种对峙大概只持续了三个呼吸的时间便也被打破了。

    先是有第一个修行者冲了上来,修为只在不惑上境,此时被青之君王的领域压制,大约只发挥得出不惑初期的实力来。

    静待那人冲到身前,段胤右脚重重踏出一步,踢起一团白雪在那人脸上炸开,然后块垒平闪电般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那人腹部。

    一击还未建功,段胤后背顿时一凉,一把长刀狠狠的嵌在了他背部肌肉之中。

    对于身后的攻击,段胤不管不顾,块垒平继续前递,同时身形前倾,右腿猛然上踢,踹在了那人下额。

    手臂却也被那人用长剑划出一道入骨血槽。

    踢碎那人下额,再顺势拧断那人咽喉,段胤长剑才倒刺而出,捅向那人胸膛。

    依旧是以伤换伤的不要命打法。

    段胤被那人再砍一刀,让开了致命的脖子,却被砍在了肩头。

    只是瞬息之间,杀了两名西楚修行者,身上却也中了三刀。

    包围圈中已有知玄境的修行者赶到,但是这些修行者都畏惧段胤身旁的赵仁煌,不敢出手。

    是以冲上来的都是不惑境的平妖师。

    战斗进行得很快。

    在沉默的惨烈的氛围中,段胤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他脚下的尸体也堆得越来越多。

    段胤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转眼间自己已经杀了十个不惑境的修行者。

    死战之下,果然最是能取得出人意料的战果。

    站在那里,段胤的身形有些不稳,摇摇晃晃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

    只是,转眼间段胤脚下又多了两具尸体,身上再添了三道伤口,却还只是像之前那样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却又一直不曾倒下。

    鲜血沾满了整张脸,上面有段胤的血,也有敌人的血。当然更多的还是西楚修行者的血。

    一滴鲜血从段胤发梢滑落,滴上了鼻尖。头发此刻呈现出一种暗红色,像是从血水中捞起来的。

    伸手擦了把脸,滑腻腻的,手上的血液沾在脸上,一张脸越来越话。

    眼角浸着血水,眼睛有些刺痛,段胤吃力的睁眼,在包围圈中的修行者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萧莲。

    那张惨白阴冷的脸段胤一辈子都记得。

    只是萧莲似乎畏惧段胤身旁闭目调息的赵仁煌,一直躲在后面不敢冲上来。

    他身边的那几个知玄境修行者也不敢冲上来,只让那些不惑境的平妖师上来送死。

    又有两个人倒在段胤剑下。

    那几个知玄境修行者看不下去了。他们不敢出手,底下的不惑境修行者就不敢一涌而上。

    这样一个个的往上冲,只能徒添尸体,添油战术,向来是兵家大忌。

    萧莲也有了出手的想法。

    只是在他出手前,他身边的一位知玄境修行者陡然动了。手中长剑高高举起,要一剑先结果了段胤的性命。

    一炷香到了!

    那知玄境修行者手中长剑距离段胤只有一尺之距时,赵仁煌手中长枪猛然带起一道青光。

    长枪抡圆,悍然砸下。

    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就是最霸道的以势压人。

    长枪先是与那人手中的三尺青锋接触,质地上乘的长剑只是让赵仁煌手中长枪停留了刹那便猛然爆碎。

    然后,枪杆势如破竹的敲上那人头颅。

    雷霆炸开。

    一位知玄境修行者直接被赵仁煌一枪砸成一片血雾。

    本来打算出手的萧莲喉结滚动,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