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四十四章:第一次杀鲸(下)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霎时间,段胤身前三尺风雪大作,拖行于地的长剑顺势上略,倒提剑。

    金线撞上块垒平剑鞘,顿时溃散开来,后撤一步,卸下力道,段胤蓦然听到一声沉稳喝声在耳边响起。

    “别掺和。”

    阵阵恶风铺面而来,段胤眯起眼望向中央战场。青衣,白袍交错而过,速度太快,段胤看不清两人身形。

    段胤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两个人。

    青衣神将赵仁煌,白袍谪仙楚白鲸。南唐西楚各自年轻一代的最强者。

    顿时,段胤心中诸多疑惑开始逐渐散去。

    段胤和阿七一直不明白,邙山周围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的西楚修行者。在这里,有什么能让如此数量的平妖师聚集。

    现在,段胤明白了。

    在如今的北原,能吸引赵仁煌,楚白鲸,和如此多的西楚平妖师的,只有一样东西。

    青之君王当年遗落的那件圣器。

    而自己,恰巧陷入了这场争夺青之君王圣器的旋涡之中。

    “南十五,西九。”下一刻,段胤的思索蓦然被赵仁煌惊醒。扭头,望去,那里的青雾翻涌起来。

    那些西楚平妖师都是过来帮楚白鲸强夺青之君王的圣器的。

    定睛一看,那里已经有一位平妖师踏足这里,赵仁煌和楚白鲸正在交手,无暇分身,只能由自己去挡住那个平妖师。

    没有任何犹豫,段胤脚掌在地上重重一踏,顿时冲向了那个平妖师。

    段胤没得选择,不管是在逃亡的过程中,还是之前在邙山中的反杀报复,他的手中都沾染了太多西楚平妖师的鲜血。

    眼下只有配合赵仁煌才有可能翻盘,保住性命。

    看见冲向自己的段胤,那个不惑境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惊愕。眼前这个持剑的少年他太熟悉了。

    一路赶来邙山,大多平妖师都和段胤交过手,他也和段胤有过短暂的交锋。

    来不及惊讶于这个天启境的少年在经历了如此惨烈的厮杀之后为何还有一战之力。

    然后,他便转眼望见了正在和赵仁煌厮杀的楚白鲸,眼中惊愕顿时转为惊喜。

    自己这群人拼了命的赶来邙山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帮赵仁煌抢到青之君王的圣器吗?眼下,只要自己解决了这个天启境的少年,再协助楚白鲸杀了赵仁煌,那该是一个怎样的泼天功劳。

    这些念头只在一瞬间从他脑海中掠过。然后看着大步前冲过来的段胤,青年不退反进。

    匕首自袖中滑落手掌,带起一道寒光,如毒蛇出鞘点向段胤咽喉。

    目光盯住段胤,青年脸上露出狞笑。再强的天启境终究也只是天启境。

    经历了那么多厮杀,你体内还能剩下多少真气?

    匕首被段胤以块垒平宽厚剑身挡住,青年手臂真气顿时再次鼓荡而出,匕首由直刺转为横切。

    蓦然,青年眼前升起一片雪幕,挡住视线。感受当雪幕中的充沛剑气,青年平妖师心中大惊,急切的想要抽身后退。

    青雾震荡。

    本来无处不在的青雾蓦然被清出三尺空白。

    不惑境青年仍旧保持着匕首横切的姿势,只是动作却已经僵硬。

    在他转动匕首刀锋,横切而过的一刻,已经用块垒平击碎了他咽喉。

    还未收剑,段胤耳边再次响起赵仁煌的声音,“北二十,西五。”

    拖剑,转身。

    段胤几乎不用再去以心神感知青雾中来人身形,因为赵仁煌给他的坐标必然是最精确的位置。

    几乎在踏足那里的同时,段胤手中的长剑就已然递出。剑身上,磅礴巨力反震,段胤不顾长剑反震之力可能伤到右臂骨骼,右脚闪电般前踏一步,左肩前送,如同撞钟。

    雷鸣炸开,来人,段胤两道身影同时倒飞而出。

    还未落地,耳边响起了赵仁煌的第三道声音,“东七,南十。南十三,东二。”

    两个人?

    段胤杀人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脸色越发苍白,眼神却无比坚定。

    同时,赵仁煌出声的频率也也越来越快。

    时间拖得越久,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修行者赶到此地。而赵仁煌和楚白鲸之间的战斗还未分出胜负。

    “来不及了。”段胤沉重的喘息了一声,在心中轻叹。

    刚刚赵仁煌又说出了三个方位。

    但是段胤连眼下这个人都还没杀死。局势已经到了段胤杀完援兵的地步了。

    竭力将眼前这人一剑劈开头颅,脑浆,鲜血溅了段胤满脸。

    在心中犹豫一个刹那,段胤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狠色,扭头望向了中央处交战的青衣白袍。

    视线之中,正巧看到赵仁煌高高跃上空中,双手高举手中长枪,如要开天辟地一般猛然砸下。

    气浪由两边闪开,带起一片风暴将风雪山石绞成一片狼藉,风雪扬起刹那,段胤正好看见楚白鲸倒飞而出。

    吐出喉间鲜血,段胤真气如同决堤江水,刹那间流出气海,此刻段胤体内气海之中,不剩点滴真气,连同气海上空那道趋于凝实状态的剑影也变得黯淡无光。

    奋力前冲,段胤却不是杀下那些驰援而来的西楚修行者,而是冲向了楚白鲸。

    天启杀知玄?

    这是没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也是没人敢想的事情。

    但是眼下,段胤没有其他选择。想要帮助赵仁煌挡住那些西楚修行者已经挡不住了。

    唯有现在帮赵仁煌先一步杀掉楚白鲸才能在绝境之中杀出一条生路来。

    临近楚白鲸一刻,段胤的眼睛顿时变得无比平静,目光之中在没有任何情绪。

    愤怒,冰冷,杀意,这些都不曾有。甚至于,段胤此刻脑海中也停止了所有思考,没有一丝思绪。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延续着前一秒的惯性,就是要杀掉楚白鲸。以至于他看到楚白鲸眼中的惊讶都没有任何反应。

    或许楚白鲸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天启境的小修士竟然敢对他出手吧?

    而下一秒,楚白鲸眼中的惊讶瞬间变成了狂喜。本来他都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只能寄希望于山中的西楚援兵了。

    结果,现在段胤竟然头脑发热的朝自己冲了过来?

    对于赵仁煌来说,他气海中剩下的点滴真气已经没有了丝毫威胁性,但是想杀一个天启境的小修士还不简单?

    瞬间催动“北冥”秘术,数十道金线迸射而出,像是锋锐的弩箭,瞬间钉入了段胤体内。

    对于这些钉在身上的金线,段胤置若罔闻。

    大脑在此刻本就已经停止了思考,又那里会去管被这些金线钉入身体之后的后果?

    机会在金线插进段胤体内的同时,块垒平便插进了楚白鲸的胸膛,由前到后,捅了个通透。

    而在块垒平捅穿楚白鲸胸膛的瞬间,段胤恢复了思考。

    全身各处传来钻心的疼痛,浑身气血被抽离的感觉清晰的从各处传来。

    胸膛被捅穿,楚白鲸面容顿时变得狰狞,拼命的催动“北冥”秘术,要将段胤吸成人干。

    而段胤也发狠了,扑上去直接一口咬上了楚白鲸脖颈,鲜血顿时弥漫口中。

    略带咸味的鲜血涌进喉咙。

    全身气血被楚白鲸抽离,段胤头脑开始有些昏沉,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而段胤眼中却越来越疯狂,拼命的吞咽着楚白鲸的鲜血,口中含糊不清的吼着,“死吧...看谁先死...看谁的血先被吸干。”

    蓦然,段胤觉得抽离自己气血的那些金线猛然一松,然后消失,抬头再看,楚白鲸一双眼睛已经黯淡无光。

    死了?

    松开牙齿,段胤如释重负,翻身躺在了雪地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