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四十一章:猩红盖白雪(中)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我们不能再这样逃下去。”阿七撕下一根布条,一端绕过右肩,一端穿过左肩腋下,将背上脱力昏迷的苏梨绑紧,平静开口道。

    段胤抖了抖手中长剑,轻轻点了点头,右臂上有一条狭长刀痕,入骨留痕。上面留下的锋锐刀气萦绕其上,无法驱散,一直阻止着伤口的愈合。血液不断流到手掌,冰凉滑腻。

    沉默以气机感知周围,后方那十六位修行者一直死咬不放,左面一里处,右面三百丈,各自又有四名修行者朝这里聚集。

    压下心底烦躁,段胤用力吸入一口新鲜气机,开口道,“我们陷在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中。我们不能再往里面跑了,必须要突围才有生路。”

    “这么巨大的包围圈,绝不是为了针对我们。只希望,他们要做的那件事远比杀一个小妖重要。”

    扯下头上发带,满头黑发凌乱披散开来,段胤用发带将块垒平死死绑在手上,叹了口气,“希望吧。”

    抬头望着右前方的青雾,段胤认真开口道,“我需要三个呼吸的时间。”

    阿七沉默点头。右手反握刀柄,刀锋在地上擦雪而行。三次呼吸,换上三口新鲜气机,算上真气游走全身经脉,总计大概是三十息。

    阿七开始在心中计数。

    “一,二......”

    三十息的时间。

    此刻后方共计有十六名西楚平妖师,落后一百二十丈,按照现在他们的速度,只需十息时间,距离就会拉近到八十丈,段胤也就进入了弩箭的射程。

    后方十六人,其中八人带弩。

    阿七需要帮段胤挡下这八根弩箭。

    “十。”

    第十息一到,阿七反手将长刀向后递出,搅起一片白雪,手中雪亮刀光自下而上挑起,带起一条白线。

    刀锋轻颤,挑落第一根弩箭。

    ......

    ......

    段胤他们右面三百丈。

    在段胤的感知中,右面三百丈一共有四名修行者,此刻却是有五个。

    中央一人,罩在一件宽大的黑袍之中,只露出苍白无血色的阴柔脸颊,眼神阴冷如一尾盘踞于黑暗中的银环蛇。

    双手从袖中悄悄探出,五指波动,将手上银线缠绕于五指之上,望着段胤所在的方向,嘴角露出饶有兴趣的浅笑。

    “压慢速度,那两个小家伙打算突围,给他这个机会。”

    旁边的中年平妖师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阴柔青年,话到嘴边,抿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道,“大人...我们是不是该尽快赶到邙山去。这两个小家伙...”

    后面半句那“是不是该暂且搁下不管。”还没说出口,目光对上青年阴冷眼锋,遽然将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心中蓦然想起,萧莲大人,当年所在的村庄除他以外,所有村民尽数被妖族吞入腹中。

    所以,进入平妖司以后,萧莲成了平妖司中对待妖族手段最血腥残忍的那一批人。

    而且,因为童年的阴影,萧莲性格乖戾狠辣,最是容不得下属胆敢违抗的命令。

    想到这里,中年男人后背已是一片冷汗。

    ......

    ......

    三十息时间过去。段胤默默攥紧手中青玉酒壶。

    酒壶精致小巧,只得拳头大小。这样的酒壶用来喝酒实在有些鸡肋,里面着实装不了几口酒。

    当然,这枚酒壶也并不是用来给段胤喝酒的。

    十天前,宁之远特地用雪鹰给段胤送来了这枚酒壶,用作给段胤保命之用。

    酒壶中宁之远留下了一道剑意,作用很简单,可以帮段胤将灌输其中的真气凝结成锋锐剑气储存其中。

    整整十天,段胤不断朝酒壶中灌输真气,其中充沛剑气不敢说一定能杀知玄,格杀不惑,重伤知玄绝对有十足把握。

    目光望向前方,青雾后面的四名修行者已经越来越近,最多还有两息时间便能冲出青雾,进入段胤的视野。

    握住酒壶的五指越发用力,青雾后面四道气息,修为应该都在不惑巅峰,换做全胜时期的自己,对上不惑巅峰的修行者胜负尚且难说。

    此刻这种状态?

    段胤没有任何把握,所有的希望都在这青玉酒壶上面。

    一息。

    两息。

    青雾后面修行者冲出,段胤整个人猛然僵住。

    五个?

    怎么会是五个?

    段胤看着中央那个裹在宽大黑袍中的阴柔青年,他全然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气息。

    解释只有一个。

    对方是知玄境修行者,且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所以段胤无法靠着感知发现他。

    他看了眼旁边的阿七。后面的西楚修行者已经到了七十丈的距离,他们没得选择,只能冲破这五名修行者的阻碍突围。

    这还要寄希望于这些西楚平妖师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会为了继续追杀他们打乱节奏。

    萧莲看了眼段胤,很满意他脸上惊愕的表情。自己刻意隐藏气息,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他脸上惊愕,然后绝望的表情么?

    双方只是短暂的目光接触,然后便奋力前冲。萧莲望了一眼身旁那位刚刚反驳他的那个中年平妖师,眼神示意由他第一个去挡下段胤步伐。

    中年男人知道这算是萧莲公报私仇,但是不敢有丝毫反抗,老实的点了点头,隐下眼中苦涩,催动体内真气,当先跃出。

    他看着段胤,眼前这个少年明明才天启境中期的修为,但是身上的剑意锋锐的可怕,就是他看了都有几分胆战心惊的感觉。

    突围之人,向死而生。

    所以,这第一剑最是凌厉异常。

    不敢有丝毫大意,中年男人谨慎的平稳递出一剑,刺向段胤胸膛。

    同时,段胤欺身而近,身形侧让,错位,手中块垒平横斩而出。

    面无表情的中年平妖师抽剑回身,让位,手臂高高抡起,砸向段胤肩头。

    两人对分而开,段胤肩上凝结伤疤被一拳捶裂,中年平妖师胸膛上多了一个脚印。

    脚尖刚刚落地,段胤拧腰,转身借力前扑,冲进那四位平妖师阵型之中。

    脑海中想起阿七的话,“我不懂剑,但是我懂刀。所有的出刀,收刀,横刀,都是为了最后那杀人的一刀。”

    剑自然也应该是一样,所有的递剑,收剑,都是为了最后那致命的一剑。

    真正杀人只需要一剑,其他所有的招式都是为了这一剑服务。

    段胤现在的剑杀不了人,想要杀人,想要突围,只能靠手中酒壶。

    靠手中酒壶重伤那个知玄境修行者。

    “所有的递剑都是为了靠近他。”段胤在心底轻声默念,身形掠过一位平妖师,块垒平在地上划过一连串火花。

    抽剑,拖剑,递剑。

    段胤身上再添三道伤痕,血染长衫。

    萧莲看着段胤,双手转动,将银线一圈又一圈缠绕在十指之上,“想找我?”

    萧莲轻轻笑了笑。

    段胤现在的目的太明显,就是想要冲到萧莲面前。脸色苍白的萧莲伸出舌头,与苍白无血色的脸颊和嘴唇截然不同。

    舌头鲜艳如血。

    舔舐嘴唇。萧莲轻声开口道,“还有底牌?”

    “我很好奇。”

    前踏一步,萧莲脸上浅笑变大笑,笑得肆意,狰狞。咬破嘴唇,浓郁血腥味弥漫唇齿,萧莲面色欢愉如饮下一坛甘醇美酒。

    “卸甲。”

    欺身而近,萧莲十指探出满掌银线,刹那间缠绕上段胤肩头,十指之上银线瞬间紧绷。

    手臂回拉。

    萧莲看着段胤已经露出森森白骨的肩头,摇了摇头。没能直接卸下段胤整条手臂,只是割下一块血肉,有些不满意。

    须臾间,萧莲手中十指再动,银线缠上段胤手中块垒平。

    “我很好奇你有什么底牌?”萧莲伸出猩红舌头,舔舐唇间鲜血,轻笑开口道。

    段胤五指攥紧,拼命抵抗块垒平上传来的磅礴巨力,肩头伤口血流如注。

    银线再收。

    段胤,萧莲,刹那面贴面。

    “好奇?”段胤忍住肩上疼痛,挤出一丝笑容,左手轻轻抬起,拇指弯曲,以指甲抵住酒壶玉塞。

    弹指。

    玉塞弹出,磅礴剑气瞬间从壶口冲出,呈扇形将萧莲在内的一共四位平妖师淹没其中。

    剑气翻滚,搅动万千风雪,在段胤眼前升起一道巨大雪幕。

    惨叫声陆续从雪幕中传来,段胤双眼眯起,看不清雪幕后面情形。

    但是其中的血腥味铺面而来。惨叫声,剑气切割肉体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

    “好奇?”

    “好奇心不止会害死猫,还会害死人。”

    段胤听着风雪声,惨叫声,有些怔神,心底的疲惫开始涌来,难得的有一丝轻松。

    总算成功了。

    杀穿这几个修行者的阻拦,就能冲出包围,那些修行者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再来追杀自己的可能性很小。

    这场逃亡总算是成功了。

    突然,段胤在另外道声音中惊醒。

    “逃!”

    是阿七沙哑的吼声。

    一道黑影突然撞在自己身上,将自己撞得横飞出去。

    阿七取代了自己原先的位置。

    银线如一张大网铺天盖地而来,转眼将阿七罩在当中,然后收紧,如渔网将阿七裹住。

    银线收紧,阿七身上血花冲起,如被凌迟。

    剑气,风雪散去。

    银线的另一端是披头散发的阴柔青年。

    “好奇心有时候害不死人,自信才会害死人。”萧莲身上的气息猛然爆发。

    知玄境巅峰。

    青玉酒壶手中的剑气能重伤知玄,但是绝不可能重伤一位知玄境巅峰修行者。

    段胤大脑一片空白。

    “逃...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