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九章:有燕雀振翅而起(下)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躺在雪地里,赵仁煌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欲要拔剑,够不到剑柄,就直接抓住剑锋。

    入手冰凉森寒,凌厉剑锋割破手掌,满手鲜血。缓慢抽出长剑,气机牵动胸膛气海,带起一股钻心疼痛。披头散发的青衣停住片刻,轻轻呼吸,恢复了一丝力气,才艰难的将长剑从腹部拔出。

    扔出手中长剑。赵仁煌以另一只手肘撑着雪地,这才艰难坐起身体。他看了眼手中长剑,又看了一眼纹丝不动的楚白鲸,这才扯了扯嘴角笑了。

    笑了两声,因为牵动喉咙,赵仁煌开始不停的咳血,然后他开始大口喘气。

    沉默呼吸,天地元气源源不断涌入胸膛气海。只是因为楚白鲸先前一剑,那些细密金线已经将气海破坏得千疮百孔。能积攒下来的气机十不存一。

    纵然这样,赵仁煌仍有信心,在一炷香之内积攒起一缕真气,用作最后一击,彻底结果了这个西楚谪仙的性命。

    抬目望了眼一片狼藉的邙山,再看着倒地不起的楚白鲸,赵仁煌如释重负。

    还差两个呼吸,他就能再有一击之力。

    从地上抓了一把白雪塞在嘴里,让其缓缓融化,流入喉咙。雪水流下,干涩的喉咙顿时一片清凉。

    赵仁煌轻轻抬手,起手势已然摆出,只等最后一口气机流下胸膛,再转挪到手臂,这一掌便能拍碎楚白鲸的天灵盖。

    吞下一口天地元气,赵仁煌浑身动作,气机猛然凝固。

    目光望向楚白鲸后方一尺之处,赵仁煌满脸苦涩。

    一根寒晶冰针骤然腾空,刹那即到眼前。

    原来楚白鲸并非是真的昏死过去,而是和赵仁煌一样在辛苦恢复气机。

    只是楚白鲸选择剑走偏锋,并不恢复体内真气,反而悄悄逸散胸膛剑意,埋藏于身后一尺白雪底下,由剑意悄悄牵引元气,锻造一根杀人冰针。

    冰针已到到眼前,赵仁煌顾不得受创已经濒临崩溃的气海,更顾不得逆转眼下这一口卡在喉间的天地元气究竟要留下怎样的沉重暗伤。

    本来平压向下的手掌瞬间翻转,抬手,横肘挡于自己额头前方,掌心直面那根阴毒冰针。

    冰针炸裂,赵仁煌身后白雪之下如有地龙翻滚,坚硬地面凭空起波浪,浪头由赵仁煌身后一丈而起,一直推进到百丈之外方止。

    与此同时,赵仁煌身形倒飞而出,在地面擦出一条长达十丈的“雪道”才止住身形。

    再次被掏空真气的青衣瘫坐在地上,手臂颓然落在地上,掌心处早已不见血肉,只余森森白骨。

    直到此时,楚白鲸才吃力的坐起,眯起眼望着十丈外的赵仁煌,低头吐出一口猩红鲜血,擦了擦嘴角道,“可惜了。”

    赵仁煌沉默不语。

    此刻他的胸膛气海已经不能算是千疮百孔,而应该说是沟壑纵横了。先前吸入胸膛的天地元气好歹还能存下一成,此刻应该算是百不存一了。

    不愿有丝毫分心,赵仁煌竭力吐息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气海之中才总算有了点真气留存。

    恢复了几分力气之后,赵仁煌看着满脸平静的楚白鲸,咧嘴笑了笑开口道,“别在那装腔作势了,你又能比我好上多少?”

    楚白鲸低头叹了口气,轻声道,“是呀,确实不比你好。”

    之前两人交手,楚白鲸竭力想要摧毁赵仁煌胸膛气海,赵仁煌则是想要搅碎楚白鲸全身经脉。

    其实说到底,都是为了摧毁对方一身修行根基。现在两人胸膛气海和经脉各自遭受了极严重的创伤,凝聚真气的速度的确算是半斤八两。

    不过下一瞬,楚白鲸陡然话锋一转,平静开口道,“究竟有没有差别,接下来不就知道了?”

    说完,五指张开,食指与拇指并拢成剑指,轻轻按上地面白雪。

    十丈之外,赵仁煌身形周围,七七四十九根冰针腾空而起,其上剑气萦绕,直指被围在中央的赵仁煌。

    其实楚白鲸这一手驭剑和两人最之前相互试探的那一招极为相似,而且不论气势还是杀伤力都远远不及。

    但是放在眼下,这么简单的一招已经算是两人之间能够分出生死的交手。

    赵仁煌亦不敢如之前一般托大,以自身真气体魄硬抗,而是抬起双手,一一将冰针拍碎。

    到了最后九根,赵仁煌已然做不到将冰针拍碎,只能将冰针拍开,斩断其上附着气机。

    此番交手,再以两人各自力竭而告终。

    ......

    ......

    邙山上,赵仁煌艰难的挪动脚步,到了一块巨石旁边,伸手抓着岩石,沉默的低着头,疲惫的粗重呼吸。每一次呼吸,都好像感觉胸中气海被撕裂一般。

    连番血战,赵仁煌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真气枯竭了。他擦了擦眼角的血水,想要更清楚的看见远处的楚白鲸。

    “放弃吧。”赵仁煌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所以他的声音很低。他甚至不知道楚白鲸有没有听到他说话。

    他在沙场上锤炼出来的强悍体魄终于显现出了效果。从此刻他还能勉强站起,而楚白鲸只能瘫坐在地上便能看出。

    纵然楚白鲸能和自己保持相同的气机恢复速度,能和自己同时出手。

    但是因为体魄差异而导致的伤势不同,一样会让他跟楚白鲸拉开差距。

    每次的差距很小,但是赵仁煌很清楚,这样下去一定会是他赢。

    楚白鲸艰难的将头抬起,望着赵仁煌,嘴角翘起一丝难易察觉的弧度。

    不是他不想笑得更明显一些,而是他实在没有力气了。如果可以,他现在想要放肆的仰天大笑。

    然后,他吃力的开始抬手。动作无比缓慢,期间手臂还在不停的颤抖。

    最后他拿出了一个精巧的金属小鸟,栩栩如生宛若活物。

    燕雀令!

    作用很简单。

    就两个字,传讯。

    青之君王领域覆盖整个北原,与之相伴的青雾同样覆盖了整个北原。

    青雾之中,不论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视野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纵然是已经入了知玄的修行者,视野范围也不可能超过八百米。

    视野不够开阔,一般的传讯之物自然无用。

    但是这种西楚平妖司独有的燕雀令例外。

    燕雀令极为珍贵,西楚平妖司每年花费重金,请国内能工巧匠日夜不停的轮流锻造也只得出产十余枚。

    它的珍贵导致平妖司内极少有人能够持有这等传讯之物。以楚白鲸的身份,自然是那极少之人当中的一个。

    楚白鲸骄傲自负。

    天下皆知。

    所以赵仁煌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会和自己一样,单枪匹马的来到邙山。

    但是,他低估了西楚对这件妖族圣器的志在必得。所以,当楚白鲸踏足邙山之后,立即有大量修行者尾随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邙山围在中央。

    楚白鲸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动用这枚燕雀令。

    他的骄傲与自负让他不屑于接受那些平妖司派遣自己的助力。只是,在生死面前,所有的骄傲和自负都变得那么的不懈一击。

    “如果没有它,最后赢的那个人自然会是你。但是现在...”

    中指与拇指相扣,精致小巧的燕雀令被卡在两指中间。

    弹指。

    有燕雀振翅而起,须臾即上九天。

    ......

    ......

    邙山外十五里处。

    一个穿着黑布短衣的中年男人正抓着一块金黄油腻的烤肉大口大口的啃着。

    在他旁边的火堆上还烤着一整只北原特有的雪兔,金黄的油脂滴落在炭火上,发出嗤嗤的声音,带起一阵馥郁香气。

    啃着烤肉的男人蓦然止住了动作,抬头望天,手中烤肉掉在地上却浑然不觉。

    目光锁定于邙山上空,那里正有一只细小燕雀振翅盘旋,大放光芒。

    于此同时,所有处在距离邙山十五里这个圆圈上的西楚修行者都将目光汇聚到了那只光芒耀眼的燕雀身上。

    然后,是距离邙山二十五里的西楚平妖师。同样停下手中动作,望向了空中那只燕雀。

    距离邙山十五里的包围圈,共计三百名平妖师。距离邙山二十里的包围圈,共计四百七十名平妖师。

    一共七百七十人。

    在燕雀令升空盏茶之后,七百七十人不约而同猛然爆发真气,在辽阔北原上卷起七百七十条风雪长龙,龙头皆指向处在圆圈最中央的邙山。

    而此刻,段胤他们所在的山谷,距离邙山仅有十里之遥,恰巧处在这两层包围圈里面。

    两层包围圈,共计七百七十人,皆是最痛恨妖族的西楚平妖师。

    而段胤和阿七身边跟着苏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