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八章:有燕雀振翅而起(中)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两人错身相过,以百丈之距相对。但是,不管是赵仁煌还是楚白鲸都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换气。

    事实上,两人在目光相对一刻,没有丝毫犹豫,便以气机锁定对方,发力动身。

    先前两人的相互试探,由赵仁煌倾力投掷一枪画上句号。此刻再交手,便是真正的生死力战,没有分毫留手了。

    知玄境,其中知玄两字便是取“知晓洞彻天地元气玄奥”之意。一旦入了知玄境,那便是自身气机与天地元气共鸣,好似江河连海。也就是说,只要有换气的机会,气机便可源源不断的从天地元气当中汲取。

    照理说,一旦入了知玄境,天地长存,自身真气便可源源不断,永不枯竭。

    但是,不管是知玄境,还是更上层楼的冯虚,羽化。人的境界可以超凡入圣,但自身体魄终究是肉体凡胎的七尺之躯,体内积蓄毕竟有限,所以在对战中,损耗往往要大于补充。

    这就是两人交手之间毫不停歇,甚至不肯换气,攻势不绝的原因了。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拼到对方率先真气枯竭,忍不住换气。

    换气,便意味着有着动作的停顿。

    一旦有了动作的停顿,哪怕时间再短,对于他们这等层次的交手来说都是天大的良机。

    刹那之间,即是生死之别。

    楚白鲸先前三次出手,俱是未曾吝啬体内真气,力求招式气机饱满,加上先前强行收招,压下喉间真气,鲜血逆行,此刻胸膛之中广阔气海已经到了见底边缘。

    但是,他还是忍住换气冲动,压出胸膛气海最后一缕真气,持剑前奔。

    世人一直诟病邙山低矮,无巍峨雄浑之气象,其中有好事之人费力不讨好的测过邙山主峰高度。

    两百九十八丈。

    距离那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三百丈只有一线之隔。便造就了开头之数无法由两百变三百的截然不同。

    此刻,值隆冬过后,风雪积蓄了一整个冬季,山顶白雪却又还没开始融化,正是邙山积雪最厚之时。

    可怜只有两百九十八丈的邙山靠着这积蓄整个冬季的厚实雪层山峰高度总算突破了最后的那一线之隔,到了三百丈这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来。

    蓦然间。邙山积雪开始滚落,深达两丈的厚实雪层开始在山顶震颤,断裂,然后滚下山崖,规模越来越壮大。

    百丈之隔,赵仁煌站于山腰,楚白鲸站于山顶。此刻大雪崩落,拖枪前行的赵仁煌目视如大海浪潮激起百尺水幕蛮横推进的壮观雪崩,不闪不避,单身单枪撞入其中。

    大雪铺天盖地,赵仁煌淹没于雪崩之中,双眼无法视物,气机感应亦难以察觉刻意隐匿于雪潮之中的楚白鲸。

    青衣之上覆白雪,青衫变“白衣”的赵仁煌干脆闭上双眼,手中长枪斜拖于身后,脚底生根,任凭大雪从两侧分流而过。

    直至雪崩将近尾声,赵仁煌手中长枪突如蛟龙弹出。

    两道亮光迎面对冲,却以蜻蜓点水,一触即分。

    赵仁煌肩膀被削下一块巴掌大小淋漓血肉,但是他身侧空中却也留下一连串猩红血线。

    生死之间交错而过,赵仁煌没有心有余悸,只是心头略微有些遗憾。

    一场交手,若是楚白鲸选择交错之间分出生死胜负,赵仁煌有把握,在之前一刻付出后背被楚白鲸划出一道入骨血槽的代价,一枪捅穿楚白鲸左肩肩胛骨。

    但是,临了一刻,楚白鲸舍弃了这个分胜负,定生死的交手,宁肯被赵仁煌以长枪撕下一块血肉也要错身让开。

    大雪满地,两人不约而同的换上一口新鲜气机。

    但是,两人焕发新生气机的时间虽说一模一样,楚白鲸依旧察觉到赵仁煌快上了那不易察觉的一线。

    其间相隔虽说看似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他们这种交战之间,往往就是生死之别。

    新气刚生,楚白鲸迅速抬臂,横肘挡在额头。

    换气慢上那不可察觉的一线,便造就了此刻赵仁煌比他更先催动气机,悍然出手。

    拳头捶上横于额头前方的手肘。

    下一刻,楚白鲸就倒撞向身后的一方巨石。后飞过程中,楚白鲸勉强提起一口真气,遍身气机如龙蛇游走流遍全身经脉。

    迎上身后巨石,楚白鲸以双脚着地,双腿迅速弯曲,卸下赵仁煌凶悍一拳的沉重力道。然后猛然弹身而出,迎向前奔而来的赵仁煌。

    然后再被赵仁煌一枪砸上手中长剑,砸回身后巨石,整个身体都嵌在巨石之中。

    安静矗立于这邙山之上,静默千年的灰褐色岩石此刻石面上龟裂不堪,好似平铺了一张蛛网。

    嵌入石中片刻,楚白鲸不敢有丝毫停歇,真气震荡,奋然冲出巨石。

    恰巧迎上掠至空中的赵仁煌。

    时间太短,交手之间,楚白鲸隐约瞥见赵仁煌嘴角有一丝戏谑嘲讽。先前试探出手,楚白鲸凭借剑意气机精妙,侥幸占了上风。

    真正到生死交战一刻,楚白鲸深感赵仁煌这种在战场之中砥砺出来的武道根基厚实浑厚,其中招式狠辣。

    从战斗一刻,便被赵仁煌死死压在下风。

    匆匆交错而过,楚白鲸肩头再添一道狼狈血槽。赵仁煌先前嘴角戏谑,其中意味楚白鲸再是明白不过。

    从赵仁煌掷枪一刻开始,到之前一连串电光火石之间的交手,每每到了生死徘徊一刻,楚白鲸总是因为没有那一颗置生死于身外的狠辣心性而错失良机,被赵仁煌连番打压。

    先前的微弱差距,此刻终于是真真切切的落了下风。

    停身回气,楚白鲸想到了临行前,师父对自己那一番意味深长的赠言。

    楚白鲸很清楚,自己一身修行根基,胸中剑意一直缺了一分浑厚扎实的意味。战力卓绝,无敌于冯虚之下终究是对于那些普通的修行者而言。

    要做到真正的无敌,须得打下西楚,南唐,北燕诸多的惊艳天才。

    迟迟不敢破知玄而入冯虚,便是因为楚白鲸心底清楚,自己还少了一分磨砺。

    此行北原,楚白鲸很清楚,这是他砥砺修行根基,踏足冯虚的莫大机缘。

    师父临别赠言犹在耳边。

    “要得生死之间大机缘,须得先见生死之间大恐怖。”

    “赵家铁血,赵仁煌早已见过生死之间心悸恐怖。”

    话未说完,但是其后意思楚白鲸心底清楚。赵仁煌入天启之时即上沙场磨砺,生死经历得太多。

    但是自己呢?

    这些年虽说领着平妖司内修行者四处厮杀,除妖。但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生死一线的惊惧感觉。

    赵仁煌嘴角戏谑嘲讽已然再清楚不过。不敢死战,如何赢生死之战?

    有时候,惊惧于死亡之人,一旦疯狂起来,反倒要远比不畏死之人更加不讲道理。

    此刻的楚白鲸便是这种心态。

    剑锋倒转,此时楚白鲸“倒提剑”横眉冷对盯着赵仁煌。

    “倒提剑”而立,此刻楚白鲸身上全无剑意流转,更无任何起手势,这般寻常的对敌姿态,便是江湖上初学剑术的懵懂少年都能摆出。

    但是,面对此时此刻的楚白鲸,赵仁煌脸色比之前面对那些尽显壮阔,惊艳的几剑都要来得凝重。

    赵仁煌拖枪前行,第一步轻轻踩进松软白雪,与普通人走路跋山涉水无异。

    紧接着第二步,看起来依旧没有任何异常,只是雪上脚印深度比之前稍微深了一分。

    第三步,白雪淹没脚踝。

    第四步,白雪攀升至小腿处。

    第五步,异象骤起,一步踏下,一尺白雪猛然炸开,赵仁煌身形变快一成。

    依次类推。

    紧接着是炸开两尺白雪,身形变快两成。

    然后是三尺,三成。

    奔至楚白鲸身前,赵仁煌脚下炸开两丈方圆白雪。

    青锋,长枪同时递出。

    不同于之前交手,此刻两人皆不闪不避,长枪,长剑分别在对方身上捅了个通透。

    各自受伤,两人皆不罢休,尤其以楚白鲸脸上更为狰狞。

    各自抵住兵器,不肯松手,楚白鲸抬起左手,一拳复一拳砸在赵仁煌额头。

    赵仁煌出手如出一辄,不顾体内真气枯竭,亦不换气,凶悍蛮横的拳复一拳捶上楚白鲸胸膛。

    各自十五拳之后,楚白鲸先是松开五指,仅以两指夹剑,剑身之上金线往复流转,如有金蛇游动。

    其真正隐秘是真气顺着金线涌入赵仁煌体内,要搅散赵仁煌胸膛气海。

    第十六拳,赵仁煌握枪手臂震颤不已,钉入楚白鲸体内的长枪一寸寸往外挪动。

    再十五拳。

    楚白鲸两指松开,仅以掌心艰难抵住剑柄,其上金线已经尽数散去,着实没有真气再灌输进去了。

    赵仁煌手中长枪已经只剩枪尖还在楚白鲸体内,只能靠枪尖搅动勉强扩大楚白鲸身上的伤口。

    两人体内都只剩最后一缕真气。

    青衣白袍,各自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决绝疯狂。榨出最后一缕真气的拳头各自砸向对方额头,胸膛。

    雷鸣炸开,当楚白鲸彻底松开那把剑之后,腹部被捅了一个通透的赵仁煌颓然倒地。

    白袍变血衣的楚白鲸则是直挺挺的仰头倒下,那柄钉死在他体内的长枪也终于离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