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六章:还几颗头颅?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你想逃?”宁恒看到了段胤不断游离于四周的目光。这种目光通常只会反应出一个心理,那便是心虚。

    因为心虚,所以在观察着四周的地形,以方便选择最佳的逃跑路线。他很满意段胤现在这种表现,只觉得心中一阵畅快,手中把玩着金丝缠绕的刀柄,饶有兴趣的看着段胤,如一只捉弄掌中之物的捕鼠狸猫。

    事实上,他并不担心段胤逃跑。他比段胤和阿七浑厚了太多的真气就决定了,段胤没有在他手底下逃掉的可能。

    至于对方如果真的要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背水一战的话,宁恒更是求之不得。宁恒承认,段胤天赋很好,明明是天启境的修为,却能与不惑境修行者匹敌。他身边那个持刀的冷漠青年更是怪胎,明明没有一丝修为,却能和自己短暂厮杀而不败。

    但是眼下,他身后跟着的不再是四个天启境的小孩子了,而是四个不惑境的平妖师。虽说在这青之君王领域中,真气遭到了压制,只算得上是初入不惑的实力。但那终究也是不惑,他们五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能和段胤或者阿七捉对厮杀,对面毫无胜算。

    当拥有了绝对的优势之后,宁恒的心态变了,他不再急于杀死段胤。有时候想要报复一个人,杀掉他并不是最好的方法,还有很多更好的方式,比如给他希望,再让他绝望,那种对手死不瞑目的眼神一定是天下最美的画面了。

    “你就这么确定,我是要逃?”段胤望着一身月白长袍的宁恒,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微笑的开口道。

    看着段胤脸上的笑容,宁恒心底无由的升起一抹怒气,特别是段胤露出的那口洁白的牙齿。或许是段胤现在的笑容是一种很有自信的表现,宁恒不相信段胤是真正的自信。

    他更相信,段胤是在装腔作势,只是段胤的淡定让他产生了换位思考。他在想,若是自己处在和段胤一样的劣势,会不会做到和他一样的镇定。

    答案是做不到。

    所以,宁恒心底的怒气更盛了几分,段胤的微笑让他愈发厌恶。

    “待会敲碎你满口牙齿,看你是不是还能笑得这般灿烂。”

    宁恒在心底骂得很狠辣,脸上却表现得很平静,甚至于脸上的笑容更加的亲切起来,“其实你不必掩饰你内心的恐惧,你我都知道,你心底不会这么淡定,不是吗?”

    言语很恶毒,脸上的笑容却如同对待老友一般温和亲切,这就愈发显出语锋的恶毒冰寒意味来。

    段胤不在意的用目光再打量了四周的山势地形一圈,然后看着宁恒,“你就这么确定我此刻的心底一定很恐惧?”

    “不是吗?”宁恒把玩的刀柄,微微挑眉开口道。

    然后是段胤的沉默。

    宁恒很满意于段胤的沉默,因为沉默恰巧说明了段胤此刻心中底气不足。虽说段胤脸上的微笑依然不减半分,但是宁恒更觉得那笑容充满了外强中干的味道。

    然后他想到了想要段胤死不瞑目的打算,所以他继续微笑的开口道,“我说过,你不必掩饰你内心的恐惧。不单单只是想嘲讽,因为我也不是非要将你们赶尽杀绝。”

    “你难道愿意放了我们?”

    宁恒很清楚的看到,段胤脸上的笑容浓了几分。他知道,这笑容的意思是嘲讽。段胤并不相信他会放了他们。当然,宁恒并不在意。

    于是轻声开口道,“把那个们字去掉。那个妖族女子自然是必须要死的,但是你和他之间,我可以选择放掉其中一个。”

    说完,他用刀指了指段胤和阿七。

    “那么你打算放我们中的那一个呢?”

    “这个自然不是由我来决定的。”

    “那由谁来决定?”

    “当然是你们。”

    “怎么决定呢?”

    “你们谁能活下来,我就放谁走。”说完,宁恒满脸微笑的看着段胤。

    这句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段胤和阿七互相厮杀,胜利的那一个拥有活下来的资格。

    其实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挑拨人心的手段,但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在求生的渴望面前,这种老套,简单的手段偏偏就极为有用。

    平时多少自诩睿智的聪明人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会不由自主的跳进这种不入流的小圈套。

    宁恒相信,段胤也会心甘情愿的跳进这种小圈套。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必死之局,纵然段胤心中的理智会告诉他,宁恒只是想要他和阿七互相残杀,只是想要消磨他们的力量,而不是真的想要放他们其中一人一条生路。

    但是,求生的执念会为在他心底帮他找更多的理由,或许宁恒真的会放了他们呢?或许是宁恒不愿意承受和他们鱼死网破的代价呢?

    有时候人会跳进一些很愚蠢的圈套不是因为他们愚蠢,而是他们内心为他们的无知天真找了很多理由。

    所以,虽说宁恒知道段胤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却依然相信,段胤会选择向阿七出手。

    他看着低头沉默的段胤,他知道段胤是在纠结。所以,他不自觉的笑得很开心,很肆意。

    他似乎看到了段胤精疲力竭的杀掉阿七之后,向他投来的悲痛的询问眼神。

    然后他想到了慢慢走到段胤身边,有手中的刀柄敲碎他满口牙齿,然后用冷冽的刀锋划开他的脖子。

    然后是段胤盯着他,死不瞑目的眼神。

    他笑得很肆意,似乎心中垒块已经被他挥剑斩碎,然后随风消散于天地之间。

    他看着段胤慢慢的抬起了头,然后望向了他。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对阿七出手。”

    宁恒很清楚的看到,段胤脸上没有了笑容,虽说脸上很平静,没有挣扎,纠结的神色在上面。但他知道,这恰恰说明段胤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不愿意做那个阴暗的决定,他现在只需要一个很小的诱因就能让他心中的天平偏向阴暗的一面。

    宁恒看着段胤,如长辈劝导后辈,“想想你的未来,你现在就已经入了天启境,你以后还会踏入不惑,知玄,甚至踩进冯虚的世界。你甘心现在就死?”

    然后他又望向了阿七,“你现在还没修行吧!以你的天分,一旦踏上修行路,是多么光明的前途。你愿意现在死在这孤寂的荒原吗?你要是杀了段胤,我保证放你一条生路,还愿意给你一本修行功法。”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诱因也已经埋下了。所以宁恒不再开口,只是安静的看着段胤和阿七。

    事实上,两人也没有要他等太久。

    段胤望向了阿七,伸手搭上了剑柄。

    阿七同样望向了段胤,手掌握住了刀柄。

    宁恒知道,两人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而且是在朝着他预想中的方向发展。

    段胤和阿七彼此望着对方。

    却并不是宁恒想的那样打算自相残杀。

    他们彼此之间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笑意。

    时间倒退到他们刚从山洞离开的时候。

    --------------

    段胤斜倚在洞口的山石,望着外面的风雪。

    阿七低头专注的擦着雪亮的刀身,将长刀收入鞘中,阿七抬头望着段胤,“若是路上碰到西楚的修行者怎么办?”

    “若是真碰到知玄境修行者,你带苏梨走,我拖住他。”阿七的动作凝固了片刻。

    但是,随即眼中的目光便黯淡了下去。若是真的碰到知玄境修行者,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阿七纵然战斗意识再强,但他毕竟没有修为,所以他能战不惑,却挡不住知玄境修行者片刻。

    只有段胤,才有拖住知玄境修行者的希望。

    当然,这是碰到知玄境修行者。

    至于不惑境,他们没有考虑。

    因为方法很简单。

    杀掉就是了。

    这是这一个月以来,杀北燕骑兵而来的自信。

    --------------

    此刻,阿七握刀看着段胤,他从段胤的笑容中读出了快意。宁恒想到了,要报复一个,直接杀掉他不是最好的方法。

    所以宁恒没有选择直接杀掉段胤和阿七。

    同样的段胤也觉得,直接杀掉宁恒还出不了心中那口恶气。所以他也没有选择直接杀掉宁恒。

    既然宁恒想玩,那便陪他玩一会就是咯。

    阿七在看到段胤笑容的一刻,就知道段胤想要戏弄宁恒,所以很识趣的没有说话。

    好几次,他听见宁恒开口,都想要笑。好在最后忍住了,否则这场好戏就看不下去了。

    现在好戏看完了,自然也就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两人微笑的看了一眼对方,随后同时扭头望向山谷对面的宁恒一行。

    真气迸发,猛然发力前奔。

    场面和预想的不太一样,两人没有自相残杀,而是冲向了自己。

    宁恒有些发愣,旋即脸上多了一抹狞笑。

    既然兄弟情深,不愿意自相残杀,非要来个鱼死网破,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有时候鱼死了,网却未必会破。

    山谷中央,宁恒看了一眼段胤,示意身后四人分出两人去围杀阿七,剩下两人随自己一起杀掉段胤。

    宁恒看着段胤持剑前刺,要和自己这由上而下的一刀正面交击,脸上残忍畅快之色愈浓。

    刀走刚猛,剑行偏锋。

    这句话不无道理,刀势大力沉,普通长剑那里挡得住加持刀伤的泰山压顶之势。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段胤因为托大,被他一刀劈翻在地的场景。

    但是,他手中长刀和块垒平相交的一刻,他的脸色猛然变了。

    势大力沉?

    当他真正感受到段胤长剑上的力量时,他所谓的势大力沉便成了一个笑话。

    长刀脱手而出,块垒平来势不减,如重锤击鼓,敲上宁恒胸膛。

    战斗结束得比宁恒预想中更快。

    但是,失败的一方却不是段胤,而是他们。

    四位不惑境平妖师悉数殒命。宁恒知道,若不是段胤故意留了他一命,他活不到现在。

    他愤怒的看着面前的脸,是阿七毫无表情的脸。段胤沉默的站在一旁,因为当初阿七败在了宁恒手上,被宁恒羞辱。所以,这个债应该阿七来讨。冷硬的靴底踩在宁恒的胸膛,一如当初他踩在阿七的胸膛。

    他看着阿七手中的雪亮的朴刀,之前的笑容和此刻脸上的愤怒尽数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杀人时杀得毫不犹豫,他也看见过不少在他刀下崩溃的脸庞,痛哭流涕的求他饶他一命。每次看到那种表情,他总是觉得格外的欢愉。

    他享受那种掌控别人生命的感觉,他享受别人在他脚底下痛哭求饶。

    此刻,当他再别人的脚底下,当他头顶同样悬着一把随时能夺取他性命的朴刀时,他崩溃了。

    他痛哭流涕的望着阿七,并不比那些他厌恶的人好多少。

    “你别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白帝城的人,杀了我你逃不过白帝城的追杀。”

    “别杀我,我可以给你修行功法,我可以给你钱财,只求你饶我一命”

    阿七不善言辞,生性冷漠,所以他没有段胤那种戏弄宁恒的想法,所以他摇了摇头,缓慢的说到,“当初踩断了我五根骨头,抢了我们三十颗头颅,我说过,我会拿回来。”

    “咔嚓。”

    骨头碎裂声响起,宁恒很不争气的惨叫起来,比起阿七当初沉默的闷哼要狼狈太多,也要不如太多。

    骨头碎裂,很疼。宁恒拼命的忍住刺骨的疼痛,痛苦的开口道,“你饶了我·······当初的军功我还你。不···我所有的军功都给你,你放了我。”

    “当初段胤说,你欠我们三十一颗头颅”

    “这是你欠的债,要还!”

    “不·······”

    冰冷的刀锋划过。

    宁恒痛苦的捂着脖子,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指缝间流出。

    死不瞑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