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五章:斩心中垒块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北原因为有青之君王的领域,青雾遍地,视线受阻,在其间行走的难度便比其他地方要大上几分。

    此刻,段胤三人走得要更加艰难。因为这段时间,他们都是选择在晚上行走。夜间本就光线不好,只有稀稀疏疏的星光,现在北原又被青雾笼罩,所以他们走得很费劲。

    至于为何选择在夜间行走,原因只有一个。

    他们身边跟着苏梨。

    有苏梨在身边,便意味着,段胤他们绝对不能被南唐和西楚的修行者看见。

    所以,段胤不敢选择白天赶路。段胤之所以选择去邙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将苏梨送到邙山。

    一个不惑境的小妖,在如今修行者遍地的北原行走被发现的几率宛实大了一些。而以她的修为,一旦被发现,想要逃得性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邙山算不上什么巍峨绵延的山脉,但是其中山林茂密,三国修行者也几乎不会踏足其中,一旦将苏梨送到邙山,小姑娘也就几乎算得上是安全了。

    这几天,段胤他们走得很累,但是有一个好处便是,他们一路上没有碰到南唐和西楚的修行者,也没有碰到北燕甲士和魔道修行者。

    没有发生战斗,所以段胤和阿七因为之前的战斗留下的伤势也在这几天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都说生死之间最能激发人的潜力。段胤本来对这句话将信将疑,现在开始变成深信不疑。

    一个月来,段胤和阿七经历的生死战斗不多,加起来不过三次。但是,大大小小的战斗经历得就太多了。

    而这些战斗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让段胤的真气浑厚程度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

    真气在段胤体内流淌,如同银浆流动,细密而沉重。恍惚间,随着真气流动,段胤体内似乎有什么声音响起。咔嚓的声音,像是玻璃破碎。

    璀璨的星光经过青雾的阻隔,此时投在段胤脸上的只是一缕极微弱的光亮。但是在这缕微弱的光亮下,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到少年轻轻上扬的嘴角。

    是的,段胤在笑。

    修行从来都是一件漫长的事情。由修行初始到迈入天启境,段胤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所以,段胤由足够的心理准备,在天启到不惑上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是,现在事实在很清楚有力的告诉他,其实你到不惑需要花费时间远比你想象中要少。

    因为就在刚刚,就在他体内真气自然流动之间,他迈入了天启中品。

    所以,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从蜀山离开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月。用两个月的时间,从天启初境入天启中品,段胤有理由相信,自己可以在一年之内踏入不惑境界。

    本来在他的预估中,踏入不惑境界需要两年甚至更久,但是现在事实告诉了他,他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

    有时候,反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如果你的预估过高,不如意的结果会让你承受比原来更大的悲伤和失落。同样的道理,如果你预估的结果很坏,好的结果会让你拥有比原来更大的喜悦。

    段胤现在就在享受着这种喜悦。

    只是,段胤并没有在喜悦中沉浸太久,因为他的喜悦很快就被打断了。

    旁边传来了苏梨絮絮叨叨的声音。

    这个趴在阿七背上的小姑娘不停的嘀咕着。

    段胤很难想象,一向冷漠寡言的阿七竟然能够忍受一个人在他耳边不停的念叨。

    现在,事实就摆在了段胤眼前。阿七能忍受那个趴在他背上的小姑娘不停的叽叽呱呱絮叨。

    苏梨因为伤重,不能行走,起先段胤提议让阿七和他一人背小姑娘一天,阿七还死活不愿意。

    劳得段胤好说歹说了好一阵子,阿七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结果,这几天下来,阿七似乎也没有再要段胤背苏梨的意思了。

    一连三天下来,小姑娘都是趴在阿七背上,给阿七讲着她的见闻,她在书上看来的故事。

    天上的星光逐渐敛去,夜色已到了最暗的阶段,距离黎明已经不远。

    阿七略微加快脚步,走到段胤身旁,轻声开口道,“后面几天,我们的速度或许得放得更慢一些了。”

    段胤轻轻挑眉,看着阿七,有些疑惑的开口道,“为何?”

    阿七示意苏梨暂时安静一会,认真开口道,“我们现在距离邙山已经不远。”

    “你也知道,邙山是南唐和西楚疆土的分界线。如今西楚派遣平妖司进入北原,多数都要从邙山经过。”

    段胤听懂了阿七的意思。此次西楚派遣大量修行者涌入北原,不仅仅是想要找那件妖族圣器,还有另外一层目的,就是绞杀北原的妖族。

    西楚那些自命正义的平妖师,最是见不得有妖族出现。所以,在邙山一代,很可能还有西楚的平妖师游走于大山雪原之间。

    人族对待妖族的态度,向来是以北燕最为温和,甚至于和妖族之间有合作的可能,南唐其次,西楚最为疯狂。

    段胤和阿七带着苏梨的事情若是被南唐修行者发现,局面还会相对好解决一点。只要对方实力弱于阿七和段胤,断然不会做出什么拼死力战也要除妖的决绝行为。至于事后,这个消息被传出去,靠着蜀山的影响力却还不至于压不下去。

    但是,若要碰到了西楚修行者,那便真的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甚至有可能出现呼朋唤友,也要将段胤和阿七绞杀在北原雪地之中的局面。

    所以,段胤和阿七昼伏夜出最大的原因还是害怕遇到西楚的修行者。

    段胤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这雪原这么大,而且我们还是昼伏夜出,应该不至于这么倒霉的碰到西楚的那群疯子吧。”

    话音刚落,段胤和阿七突然停住了脚步。

    最黑的夜色褪去,天边出现一抹光亮,然后这世间第一缕光明穿透了青雾,洒落在北原雪地之上。

    光明落下,如阳光驱散清晨白雾一般,映得眼前的青雾也不免淡了几分。

    此刻,段胤和阿七正站在一处狭长的山谷前,两侧石壁耸立,仰头目视,只见一线苍穹。

    山谷长度大约只有四十米,若是在黑夜,有这青雾阻隔,很少有人能看到四十米后的风景。

    但是,现在黎明已至,阳光洒在了北原,此刻就是以段胤的目力也能看到山谷的另外一头。

    山谷对面,同样是在谷口前,那里正站着几个人。

    同时看见对方的两方人马都有些惊愕。一身月白长袍的宁恒握着金线缠绕的刀柄在那里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随后,他的脸上多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大,大到你手握重权,手下人马爪牙遍天下,但是就是找不到当初在你饥寒交迫时给了你一碗热汤的温婉女子。

    但是,这个世界有时候又很小,小到你某一天在街上闲逛,突然撞到了一个人,发现那人竟然是小时候老抢你糖葫芦的冤家仇人。

    北原真的很大,特别是有青之君王的领域笼罩,想要遇到一个你想找的人,便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

    所以,无论是段胤还是宁恒,虽说心底里很恨对方,但是也想过真的能在北原再碰见。

    只想着今后,若是在某个地方碰见,一定要了结一番当初的恩怨。

    段胤想要报仇自然是因为宁恒抢了他和阿七的军功,还有阿七身上那几根被宁恒踩断的骨头。

    而宁恒想要报仇自然是因为当初被段胤抓住的那个少年。那个少年在白帝城的地位比之宁恒只高不低。

    所以,在回到北峪关,见到白帝城中的长辈之后,少年将事情稍微润色了一番讲出来之后。

    事情就变成了,因为宁恒贪图几个军功,而置四位师弟的性命于不顾,害得他差点丧生在一个南唐修行者手中。

    然后,处理的结果很快下来了。

    宁恒加入平妖司斩杀在北原盘踞的妖族,期间没有一分功勋。内容很简单,结果很残酷。

    冒着生命危险在北原奔波厮杀,却得不到半点功勋。宁恒沉默不语的看着那个站在长老身后的少年对自己露出的挑衅目光,隐于袖中的五指捏得指节发白。

    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不敢有任何愤怒的表情。

    他没办法报复长老身后的少年,所以他只能把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在段胤身上。

    此刻,宁恒看着对面的少年,他想到了身旁修行者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嘲讽,想到了身上因为和妖族厮杀而留下的伤痕,想到了别人都因为这趟北原之行收获了极丰厚的军功,而自己却一无所获。

    这一切都是因为段胤。

    胸膛之间沉闷之气盘结,心中有垒块郁积。

    心有块垒,何以浇之?

    当然是斩了心中垒块,杀了当初那个少年,才能出了心中郁积之气。

    此刻,段胤就站在他对面。他的目光在段胤身上停留了很久,然后落在了阿七背上苏梨身上。

    于是他望着段胤,脸上笑容更加灿烂,“就在昨天,我还在思考。若是下一次再碰到你,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把你杀掉。”

    “现在看来,你已经帮我找了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的理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