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二章:小妖苏梨(求收藏~~~求推荐呀~~~)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段胤说得很坚决,阿七看着段胤,没有再开口。

    在江湖的最底层挣扎的阿七,见过了太多的事故,或者说得严重一点,他已经历经沧桑。

    但是,他却是那样的天真。

    本来在这件事上面,他应该坚决的反对。得失已经太过明显了,救下小妖,他们得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承受的后果却太过严重。

    任何一个南唐和西楚的修行者都绝容不下一个和妖族有交集,有关系的修行者。

    一旦救下这只小妖,他们便要承受和其他修行者为敌的代价,这是没有任何理由可言的。

    至于心中的对错,心中的想法。在现实面前,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都是应该放弃的事情。

    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但是,本来看尽了事故的阿七此刻却沉默了。他太孤独,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人愿意当他的朋友。

    除了段胤。

    他和段胤是朋友,他想到了这一个月来,段胤心心念念的帮他凑那一百功勋。

    他想到了在战斗时将后背放心的交给段胤,少年也放心的将后背交个了他。

    所以,面对段胤的决定,他沉默了。不是沉默的反对,而是无声的默认。

    他们走进了那个小姑娘的视野。

    人类本能里很清楚只要是妖便是敌人,在妖的世界里也是如此。任何一只妖本能里都会认为,人类是敌人。

    眼前这只小妖也是这样认为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段胤和阿七,她敏锐的在两人身上察觉到一股危险的味道,妖的感知向来很敏锐。

    她没有像那些以修为高低衡量强弱的修行者那样忽视没有丝毫修为的阿七,她很清楚的感受到,阿七身上的危险味道要比段胤更加浓烈。

    她受伤了,自然不可能是段胤和阿七的对手。

    只要是人类,便是敌人,这是他们最本能的意识。她左肩上这根弩箭就是一个穿月白色长袍的人类留下的。若不是靠着对雪地的熟悉,她早就丧生在了那个人类手中。

    人类对待妖族向来冷酷而残忍。

    小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两个人类的对手,也没有逃跑的希望。

    出于畏惧,她本能的朝石头上缩了缩。

    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害怕和楚楚可怜。因为人类在见到妖族,向来只会有一个反应,出手击杀。

    自己要死了吗?小妖缩成一团,畏惧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双眼睛通红,泪珠在里面打转。

    她不想死,她怕死。

    然后她见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那个穿布衣的少年走到自己身前五尺之处,不是伸手拔剑,而是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我来救你。”

    段胤的声音很轻,却在小姑娘脑海里嗡嗡作响,她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事实确实摆在了她面前。

    ......

    ......

    小姑娘头脑有些昏沉,睁不开眼。

    耳边传来呜咽声,是风雪的声音。

    北原很冷,小姑娘却觉得很温暖,吃力的睁眼,勉强睁开一条缝。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山洞中,地上还留着一堆未曾燃尽的炭火,给小姑娘提供的温暖。

    那两个人呢?

    小姑娘猛然惊醒,望向四周,没有人影。

    他们走了?

    也对,作为人类,能将自己带到这个山洞已是天大的善举了。她听闻过一些人类的事情。

    人类对于妖族的敌意远比妖族对人类的敌意要大,大到他们容不下任何和妖族有交集的人类。

    她很能理解那两个人类的做法。

    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左肩已经发麻到无法动弹。那根恶毒的弩箭依旧钉在自己的左肩。

    弩箭带着倒钩,嵌进了她的血肉,这是种铸造方式很是恶毒,受伤者想要拔出弩箭需要承受极大的痛苦。

    她想要试着去拔出那根弩箭,手碰上箭尾却突然止住了动作。

    不对,洞口那有声音响起。

    朝着洞口仔细的看了几眼,两道人影正站在洞口。

    哦,原来他们还没走。

    渐渐有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传来,声音有些低,她听不大清。

    “处理伤口这种事情我不擅长,得你来。”段胤有些无奈摊开双手,对阿七开口道。

    阿七抱着朴刀,朝山洞里面看了一眼,复又收回目光,盯着自己怀里的青布刀鞘,沉默不语。

    段胤看着阿七,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因为着急而产生的气愤。那根弩箭上喂了毒,是专门针对妖族的毒素。

    妖族多生活于深山大泽之中,其中荆棘毒虫众多,一代代下来,妖族抗毒能力远比人类要强。就是这普通的小妖也赶得上普通人所谓的百毒不侵。

    想要靠毒性杀死妖族往往需要极霸道稀有的毒药,那种毒药造价太贵,断然不可能用在普通妖族身上。

    所以,西楚平妖司研制出了一种专门针对妖族的毒素,只有简单的两个作用,麻痹和阻止血液凝结,故而造价很低。

    这毒素的两种作用配合带有倒钩的弩箭,效果极佳。因为带有简单麻痹作用,弩箭钉在身上并不会感觉到特别疼痛,但是想要拔出弩箭便要承受上面倒钩带来极其剧烈的痛苦,这种痛苦是毒素的麻痹作用所无法隔断的。

    不拔弩箭,伤口处的痛苦很轻微,但是一旦想要拔箭,那种痛苦很多妖族都难以忍受。

    所以,很多不够心性不够决绝的妖族往往因为犹豫而导致流血过多昏迷,最后被夺去性命。

    那个小妖受伤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再不帮她拔出弩箭,那个小妖或许就要流血而死了。

    段胤无可奈何,最后叹息道,“你到底要闹哪样?”

    阿七抬起头来,望着段胤神情很认真的开口道,“她受伤在左肩,想要取箭要先...”

    后面的话阿七没有继续说了。

    看着阿七认真的表情段胤脸色有些精彩,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要取箭自然是需要先褪下衣服。但是那小妖是女的呀!

    段胤之前没有想过这些问题,现在阿七提起,他有些无奈。若是伤在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偏偏是伤在左肩。

    若是褪下衣服,岂不是......

    ......

    ......

    小姑娘侧着头,望着洞口。

    那两个人在说什么呢?

    她一直这看着,两人交谈的内容听不大清,只模糊的听见两人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

    过了好久,那个拿着朴刀的冷默青年走进来了,满脸通红,目光似乎一直在刻意的回避自己。

    山洞的距离并不长,但是那个人走得好慢,走了好久在走到自己面前。

    抬头望着满脸通红的青年,他还是不敢看自己,眼睛一直盯着地面,吞吞吐吐,纠结了好几次,青年才开口道,“我来帮你治伤。”

    实打实的底气不足,声音低不可闻。

    按照人类的年龄来说,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有些不明白为何这个冷漠青年说帮自己治伤会显得这么心虚。

    但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听到小妖应声,阿七的脸又红了几分,目光愈发不敢去看小姑娘,“那个...帮你取箭需要...需要......”

    吞吞吐吐了半天,阿七就是说不出最后那句话。

    小姑娘看着阿七,有些无奈,一个大男人怎么吞吞吐吐的呢?

    “需要什么你倒是说呀。”

    “那个......需要......需要你把衣服褪下来一点,把肩膀露出来。”

    憋了好久,终于一口气说出来之后,阿七顿时觉得心中轻松了不少,但是脸上却变得越来越烫,几乎要烧起来一般。

    最后干脆侧过头去,望着山壁,一点不去看小姑娘。

    小妖扑哧笑了一声,看着脸色通红的阿七,开口道,“不就是脱个衣服吗。”

    衣环相撞,接着是衣服滑落的簌簌声。

    阿七不敢去看小姑娘,目光死死的定在石壁上,不敢有丝毫的移动。

    双手有些颤抖的伸出,靠着之前的记忆放上小妖的肩膀。

    放错了。

    阿七的手闪电般缩回。

    再伸过去时一双手颤动得更厉害。

    又放错了。

    阿七的手停在半空中,不敢再动了。

    倒是一身青衣的小妖有些不耐烦,伸手抓住阿七的双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很柔软的触感从掌心传来。一个本来冷漠沉静的男人,此时一张脸红得像是闺房中偷嗅青梅的少女。

    “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点。”

    “嗯。”

    阿七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手重新变得平稳,抓住弩箭,平稳的缓慢朝外拔出。

    剧痛如潮水袭来,小妖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却死死的咬住牙关,忍住疼痛。

    弩箭拔出,阿七动作生硬的帮小妖包扎了伤口。

    等到小姑娘将衣服重新穿好,阿七终于敢移过目光看向小妖。阿七第一次发现,原来帮别人处理伤势会这么累,本来只是很简单的事情,阿七此刻却满头大汗。

    阿七看着眼前这张脸庞,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却死死的咬住嘴唇。

    阿七很清楚,要拔出这种弩箭需要承受多大的痛苦,但是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头到尾都忍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总算帮小姑娘处理好伤势,阿七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叫什么?”

    “苏梨。”

    “我叫阿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