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一章:正,邪?(求收藏~~~~求推荐呀~~~~)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北原啊,似乎就从来就没有看不到雪的日子。地上的积雪还没化尽,天上又稀稀落落的飘起了雪花。

    好在没有大风肆虐,雪下的很静,没了那恶劣苦寒,倒多了几分诗情画意。

    靠在山石上,段胤沉默的喝着辛辣的烈酒。

    原来酒量这个东西真的是能练出来的。

    段胤想着自己以前喝两口就要昏睡一整天的惨淡情景,心底自嘲的笑了笑。

    来到北地,段胤似乎就爱上了喝酒,每次歇下来的时候总会喝上两口。一开始,也只是喝上两口就头脑发胀,不敢多饮。慢慢的,似乎就越喝越多了。

    皮囊里的半壶烈酒似乎已经见底,段胤只是觉得有些微醺,张口吐出一口火辣的气息,觉得浑身血液沸腾。

    抬眼看了一眼阿七,后者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闭目养神,恢复体力。

    阿七也喝酒,但是他从不多喝,每次都只是喝一两口,浅尝辄止。阿七活得很苦,也很谨慎。在江湖的最底层挣扎,向来没有什么资本给他们去挥霍,他们每一步都必须走得比别人更精准,更努力,才有可能看到上层世界的风景。

    所以,在段胤的眼中阿七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像是一个精准的机关,没有一步差错,也容不得一步差错。

    这已经是常年的习惯养成的一种本能了,段胤觉得,如果不是为了抵御北原严寒,阿七或许连一口酒都不会喝。

    因为,入口的酒哪怕再少,也会有酒精进入你的身体,然后影响你的大脑,你的判断,你的动作都不会再像原来一样准确。

    段胤很想等到有一天能够告诉阿七,“你也可以纵马轻狂,你也可以青衫仗剑,肆意江湖。”

    现在段胤不会说,因为他还给不了阿七肆意的资本。只有等到那天,段胤把阿七从那个江湖的最底层拉出来,他才能开口对阿七说出那句话。

    而眼下要做的是先帮阿七凑足一百功勋,换一本修行功法。心底默默计算了一下,距离一百功勋似乎只差十个了。

    只需要再砍下一百北燕骑兵的头颅,阿七便能去换一本修行功法。

    山石旁,握着酒壶的段胤眉毛轻轻上挑。将手中皮囊盖上塞子挂在腰间,起身冲阿七轻声开口道,“跟我来。”

    阿七轻轻睁眼,望向段胤的目光有些疑惑。他在闭目养神,却也在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周围五百米的范围内,应该没有任何动静才对。而且,看段胤的模样,也不像是发现了北燕骑兵。

    或者说,应该是不像发现了有敌人。因为段胤的神情很轻松,真气也没有任何凝聚的迹象。

    看到了阿七眼中的疑惑,段胤脸上露出莫名的神色,却没有开口解释,只是冲阿七招了招手,“走。”

    朝西北方大约走出去六百米左右,段胤和阿七伏在一方灰褐岩石后面,望着前方雪地。

    一堆乱石旁,一个小姑娘靠在一块冷硬的石头上,北原太冷,她竭力的蜷缩着身体,脸色有些苍白。

    小姑娘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背后的青衣上隐隐能看见一团乌黑的血迹。更重要的是,一根极恶毒的倒钩弩箭钉在了她的左肩,只差一寸便洞穿心脏。

    可以猜测,若是没人救她,如此严重的伤势,加上北地的严寒,两者会残忍的夺去小姑娘的性命。

    这里是战场,战场向来很残酷。只有最心如铁石的人才能在战场上活下来。所以,在战场上几乎不会有人去出手去救一个陌生人。

    段胤和阿七都不算是一个心如铁石的人,但是段胤没有出手去救那个小姑娘。

    因为阿七。

    阿七没有开口阻止,目光中却透着很决绝的反对!

    因为他在前方那个小姑娘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真气。阿七看到的是小姑娘身上淡淡的妖气。

    她是妖!

    一只很普通的小妖。妖族向来最重血统,血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成就的高低和自身的强大。

    想要判断一个妖族血统是否高贵,是否强大,看它化形的阶段是一个简单而准确的方法。

    一般血统越是高贵的妖族,想要化成人形便更加困难。据说很多强大的妖族都要等到实力突破至冯虚境才能化作人形。传言,妖族最强大的四位君王更是在登顶羽化之后,才有了化成人形的能力。所以,他们在登顶羽化之后,很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最强的羽化。

    眼前的这小姑娘实力至多停留在不惑境,但她却是人身,所以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妖,血统也注定很平凡。

    但是,即便是一只最普通的小妖,她也是妖。

    人,妖之间的仇恨段胤和阿七都很清楚。因为在来北原之前,他们都翻看过蜀山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种族之间的仇恨向来没有道理可讲。妖吃人很常见,人除妖更是天经地义。

    或许,任何一个修行者看到妖怪都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么觉得不敌,逃跑,要么出手宰杀。

    妖怪见到人类也只会有两个反应,吃掉,或者逃跑。

    这些都是没有理由可言的,这是他们见到对方最本能的反应。只是,这世上不管是人还是妖,总会偶尔出现几个特立独行的存在,生出一些不一样的视角。

    段胤看见眼前这只小妖并没有选择出手。阿七,本来想要出手结果这只小妖的性命。但是,看到段胤没有动手,甚至有想要出手救她的想法,便也打消了出手的想法。

    但是,他的底线是不能出手救这只小妖,所以他用目光沉默而坚决的表示了自己的反对。

    段胤没有对那只小妖出手,只因为之前他观察四周的动静是看到的一幕画面。

    妖族向来体魄强大,北燕修行者的功法很大程度上是借鉴了妖族淬炼身体的法门。

    只是当初创立北燕魔道修行法门的那位先贤实在是惊才艳艳之辈,借鉴于妖族修行法门,最后却算得上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有了天下修行体魄,北燕第一。

    妖族想要恢复伤势,吞食人类气血是最便捷之法。之前有一队南唐骑兵经过此处,那队士兵人数不多,只有十人。

    这小姑娘虽说身受重伤,勉力之下,却也能做到将十名南唐士兵尽数袭杀。

    当时骑兵距离眼前这只小妖不过白步之隔,骑兵没有发现这小姑娘,她却一定发现了那队骑兵。

    段胤很清楚的看到,小姑娘朝着那队北燕骑兵的方向一直看了很久,身上的妖气颤动了一共三次。

    所以,她发现了那队骑兵,也想过出手袭杀。一旦杀了那队北燕骑兵,吞食其气血,小妖身上伤势虽说不至于痊愈,却也能恢复五成。

    但是,她没有出手。

    妖气颤动了三次,她一定动过杀机,也在内心挣扎过,纠结过,最后她忍住了。

    她没有出手。

    这让段胤心中有了一个认识,北燕的魔道修行者有好人,譬如白泽。而妖怪之中也有好妖,比如眼前这个小姑娘。

    妖不是都像书中写得那么坏。

    所以,他没有对眼前这只小妖出手,反而生出了救下这只小妖的想法。

    阿七看出了段胤心中的想法,纵然在看到自己坚决的反对目光之后,段胤心中的念头还是没有完全打消。

    阿七开口了,“北燕和南唐的仇恨很深,以至于一见面,没有理由便要分出生死。”

    “但是,北燕修行者被称为魔,为南唐西楚修行者所不容,皆是因为在千年前那场战争中帮助妖族的原因。”

    “所以,人类和妖族之间的仇恨.......”

    阿七的声音很轻,但是话语之间却显得很沉重。南唐容不下任何和北燕修行者有交集的人。那么,对待比之北燕修行者仇恨更深的妖族,自然更容不下。

    段胤没有开口。

    阿七继续说道,“西楚对待妖族的态度比之南唐更加坚决,平妖司中的那些修行者更是恨不得踏遍千山万水也要将妖族斩尽杀绝。”

    “我们是南唐人,和北燕本就站在敌对面,如果救下这只小妖,西楚和南唐的修行者都将视我们为敌人。”

    “所以,如果救下这只小妖,如果被人发现。”

    “南唐,西楚,北燕都将会是我们的敌人。”

    如果救下这只小妖,便是要和天下人为敌!

    其中利害关系已经非常明显了。段胤和阿七能做的最多就是对这只小妖视而不见。

    但是,以小姑娘眼下的情况,段胤不救她和出手杀她并无区别。

    段胤沉默了很久。

    阿七看着段胤,看了很久,他在等着段胤的决定。

    深吸了一口,段胤的目光从小姑娘身上收回,望着阿七认真的开口道,“南唐和北燕为敌,在战场上你死我活,我并不觉得有错。”

    “但是,那些不上战场的修行者呢?”

    “只因为北燕和南唐修行理念不同,北燕修行者便是魔。南唐便是正道。”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呢?”

    “只以修行理念来区分,而不以人心善恶而论吗?”

    “难道我们看到一个恶人,只因为他是所谓的正道修行者便要放过?我们看到的明明是一个好人,只因为他修习的是北燕功法便要杀掉?”

    “妖,也是如此。一个妖,如果从来不曾害过人,杀他又凭什么说得冠冕堂皇,大义凛然?”

    “所以,我还是要救她。只因为她是一只好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