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十章:猎人,猎物?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打扫好战场,段胤抬脚跨上马镫,准备上马,却突然止住了脚步,目光望向左前方的青雾。

    雾气一片滚动,一道人影从青雾中冲出。

    “段胤?”

    “竟然是你,太好了。”只听到一阵喜悦的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的青年快步小跑过来。

    段胤微微挑眉,平静的看着跑来的青年。穿着粗布短衣的青年,段胤有些印象。似乎叫凌德,是西楚的一个修行者,好像只是出身于一个小家族,在各地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也才堪堪踏入不惑境,因为青之君王领域压制的原因,青年现在只能发挥出天启巅峰的实力。

    之前一次战斗中,段胤和凌德有过一次交集,三人合力斩杀了一支二十人的北燕骑兵。

    段胤对于凌德的印象很一般。当初斩杀那支骑兵时,因为有凌德在场,段胤不愿暴露真实实力,所以阿七和他的表现都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一场战斗下来,段胤斩杀了六名北燕骑兵,阿七仅仅杀了三人。事后,凌德倒是很不客气的割走了十二颗北燕骑兵的头颅。

    虽说,从那场战斗的表现来看,是凌德顶住了过半北燕士卒的冲杀。他拿走十二颗北燕骑兵的头颅也无可厚非,但是凌德的表现让段胤颇为不喜。

    一副是他救了段胤和阿七,还乐于助人,不计较这些小事的模样。

    事后,段胤很是怀疑凌德其实一早便在旁边,打算坐收渔人之利的想法。实在是因为之前宁恒五人让段胤对西楚修行者的印象再怎么都好不起来。

    一连过了一月,段胤和阿七一直没有再碰到宁恒一行人。段胤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小事之间,段胤不会去计较那么多。但是,对于这种大恨,段胤的记性一向不差。

    “哦,是凌德。”段胤的语气依旧很平静。

    但是,凌德却表现的很兴奋,“段胤,能碰见你,实在太好了。这青雾之中太危险了,我好几次都差点死在了那些北燕骑兵的刀下。”

    段胤打量了一眼凌德,发现他身上的布衣隐隐有些血迹,应该是受伤留下的。而且,看那模样,凌德身上应该还有好几处刀伤没有痊愈。

    青雾之中,那些北燕骑兵多是以二十人或三十人一组,游走狙杀南唐修行者和边境士卒。

    也就是段胤和阿七都具备不惑境初期修行者的实力,才能在战场上独自生存,还能斩杀一些数量不多的北燕骑兵。

    想凌德这样,只具备天启境巅峰的实力,还是一个人行走。想要在青雾之中活下来的确有些艰难,丝毫不敢放松。

    有一次段胤和阿七碰到了一支由四十几名北燕骑兵组成的队伍,最后也落了个狼狈逃跑的下场。如果是凌德碰到了那种规模的骑兵,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这凌德似乎想要和自己同行?

    段胤在心中暗道,同时扭头看了一眼阿七。后者脸色平静,老老实实的扮演这一个普通扈从的角色。

    段胤无奈一笑,很多人都因为阿七体内没有真气,而放松大意的觉得阿七只是一个没有威胁的普通人。

    这种心理很正常,修行者真气充沛,就算普通人在厉害,又能强到那去?

    最厉害的军中悍卒也就能和引动七轮灵气潮汐的修行者持平罢了。能脱离军队,在青之君王领域中游走的,那个不是踏入不惑境的修行者,那会把一个普通放在眼里。

    察觉到段胤目光中的冷淡,凌德却并未放弃,兴奋的开口道,“段胤,我们一起同行吧。彼此有个照应,在这青雾战场中也能安全不少。有我俩配合,只要对方没有修行者,就是碰上三十人的北燕骑兵,也能一战。”

    至于阿七,直接被凌德选择性无视了。一个普通人而已,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随你。”说完,段胤便登上马镫,跨上战马。

    “段胤,这战马不介意分我一匹吧?”凌德背着行囊,伸手指着旁边的几匹战马开口说道。

    那是段胤和阿七才斩杀了一队北燕骑兵留下的,还剩下四匹站在那里。

    这些战马,段胤本就没有想要的想法,此时凌德提出要,段胤也不在意,轻轻点了点头。

    得了段胤同意,凌德将行囊挂在马腹下,脸上显得很高兴。只是,落在段胤和阿七身后,凌德深深的看了眼段胤和阿七马腹下挂着行囊。

    那两个行囊可都比他的更大,看起来也更鼓。

    里面又装了几颗头颅?

    一连走了几天,三人一共遇到了两支北燕骑兵,人数不多,都在二十人左右。

    既然有凌德在旁边,段胤和阿七也不全力出手,只是随手杀了几名甲士,装作全力以赴的模样,其实无论体力还是真气消耗都微乎其微。

    路上,凌德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晚上凌德提出三人轮流守夜时,段胤没有同意。

    在青雾战场中厮杀了一个月,如宁恒那种躲在一旁坐收渔人之利者有之,那种背地里朝自己的队友下黑手者亦有之。段胤的心性早不如之前那般天真,对人的信任也降低了很多。

    除了像阿七这种经历生死的朋友,段胤不愿意再把后背交给别人。一路上,和阿七隐藏实力便是其中一个原因。

    临近北峪关外十三要塞一带,段胤不敢再继续向北,跨过那条防线,游走的北燕铁骑可就不是这种几十人一队的小队了,而是动辄数百人上千人的军队。非南唐边军不能力敌。

    三人正靠在一方山石后休息,地面突然毫无征兆的颤动起来。对于这种景象,三人再熟悉不过,这是铁骑驰骋的景象。

    只是,骑兵队伍想来不多,地面只是轻微的颤动。若是数千铁骑前奔,那地面就不是这种细微颤动了,而是剧烈的震动了。

    想到那种数千铁骑,如黑潮推进的恢弘景象,段胤愈发觉得羽化高楼委实高不可攀。生生以一人之力,抗衡数千铁骑,那是何等气吞万里如虎的场面。

    铁骑靠近,还未冲破青雾,段胤脸上多了一抹笑意。冲向此地的铁骑人数在二十六人,其中只有一名天启境修行者坐镇,完全可以一战。

    三人隐于山石背后,目光锁定前方青雾。只等着对面骑兵冲出的一刻。

    铁骑奔出青雾,段胤右手轻轻搭上剑柄,待铁骑前方两骑掠过山石,阿七手中长刀霍然挥出,刀锋在空中划出一道雪白的光线,然后鲜血乍现。

    两匹骏马哀嚎一声,猛然前扑,重重摔在雪原上面,发出两声闷响。

    因为当先两骑摔倒,整个骑兵队伍开始陷入混乱。骑兵,一旦失去了前冲的力道,便也失去了最大的威胁。

    战斗开启,段胤持剑前奔,体内真气鼓荡,灌入长剑之中,至于胸中剑意则并未展露。依然保持着一个天启境修行者中规中矩的战力。

    ......

    战斗结束,段胤和阿七沉默的打扫着战场,持剑的右臂上一道狭长刀痕正在往外滴落着血液。段胤却浑然不觉,这道伤痕是段胤故意留下的,看似严重,实际上只划破了血肉。

    若是在一月前,这道伤口还有可能影响到段胤挥剑动作,而导致段胤战力下降。

    现在,这么一道伤口对于段胤一身战力却并无影响。故意在战斗中受伤,无非是想要看看,凌德是不是会趁着这个机会对他下手。若是,这样凌德还无异动,便也可以稍微放松些警惕了。

    段胤身后,凌德看着段胤和阿七的背影露出一丝贪婪,其中还有一丝兴奋。一连几天,段胤都表现得很谨慎,凌德一直抓不到机会。

    但是现在,段胤才经历了一场战斗,手上还有伤,此时又将后背留给了自己。

    天赐良机。

    凌德手中短刃毫不犹豫的刺出,过程中没有引起一丝风声。

    段胤猛然转身,一只手抓住凌德握住短刃的手腕,目光冰冷道,“你要干什么?”

    “我...”

    凌德猛然一惊,他不敢相信,自己毫无征兆的从背后攻击,对方竟然能够察觉,拦住。

    不过,随即凌德满脸狞笑开口道,“我要干嘛?我要杀了你,现在你还能剩下几分真气。”

    “杀我?”段胤嘴角微微上翘。

    “死吧!”真气猛然灌输,凌德轻易震开了段胤的手掌。手中短刃继续前刺。

    突然,凌德只觉得自己眼前黑光划过,段胤手中块垒平后发而先至,砍向凌德胸膛。

    凌德惊恐的挥刀格挡,短刃与块垒平相接。凌德只觉得如有泰山沉坠。手中段胤寸寸俱碎。

    块垒平攻势不变,捶上凌德胸膛。胸骨碎裂声响起,凌德仰头倒在雪地。

    “呃...啊...”乌黑血液从嘴角溢出,凌德难以置信的望着段胤。

    为了这一刻,凌德等待了很久,一直到自己觉得的最佳时机才悍然出手。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眼中一个普通的天启境修行者如此强大,自己在段胤面前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挣扎了片刻,凌德的目光终究暗淡了下去。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然后染红了身下白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