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九章:苏醒为何(下)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黎子渊躺在藤椅上,神色如常,自顾调整气息,黎子渊伤势太重,虽说现在战力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但是体内经脉还处于极为虚弱的地步。

    想要恢复经脉的伤势,只能是慢慢用体内真气温养,急不来。真气在体内运行了两个周天,白衣丞相望着赵澒辅背影,轻声开口道,“前方战局如何了?”

    赵澒辅转头冷冷看了一眼黎子渊,开口道,“丞相大人百忙之中,不远千里来到这边境苦寒之地,就是要特意来关心边关战事不成?”

    这句话说得已是极重了,赵阀盘踞边境之地,一应边关战事,向来由赵阀自行做主,除非真是到了边关战事糜烂,烽火燃到燕云腹地,朝堂才会过问边境战事。

    但是,现在北燕大军还被阻在北峪关一带,距离所谓的战事糜烂,不可挽回的地步,还相差甚大。

    若是,此时黎子渊真是奉了皇命来过问边关战局,又将赵阀置于何地?

    至于泰安城中那位,何时不是对黎子渊言听计从?赵澒辅这句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无非是影射黎子渊想借边关之事,给赵澒辅找点不痛快。

    面对赵澒辅的咄咄逼人,黎子渊不动声色道,“澒辅兄,不管你我之间有什么过节,却也不须说得这般严重吧?燕云之地,有澒辅兄坐镇,陛下又那会担忧边关战局。”

    赵澒辅淡然道,“来这苦寒之地,难道还是游山玩水不成?”

    “自然是有重要的原因,需要来一趟边关。此次北燕如此大动干戈,却只是将军队推进到北峪关前,澒辅兄不觉得有些奇怪?”

    赵澒辅看了黎子渊一眼,却未曾开口。

    北燕军队这段时间的动作不合常理,他自然知道。其中原因如何,赵澒辅动用了赵阀埋在北燕的暗碟,查探了将近一个月,却一直没有查到其中原因。

    看黎子渊眼前这模样,自然是查到了北燕军队动作异常的原因,只是却不愿配合黎子渊一问一答的卖关子。

    看到赵澒辅态度,黎子渊也不在意,伸手递出一块衣角,开口道,“之前传回消息的那个暗碟,应该是已经知道了,北燕军队的意图,只是消息却被北燕天枢处半途截杀,只传回了青之君王的消息。”

    “我启用了,埋在军机处的另外一颗棋子,前后查探了将近一月,却也只传回了这片衣角。”

    赵澒辅接过衣角,上面只有两个暗红近乌的字迹“墨尺”。赵澒辅轻轻挑眉,手指在干涸的字迹上轻轻抚摸。

    “墨尺”北燕魔宫的圣器,向来为魔宫大宫主所持有。“墨尺”这是一个可以追寻到很久以前的故事。

    “墨尺”是北燕魔宫圣器,却是妖族之物。千年前,妖族称雄这片大地,人族式微。

    人族崛起之后,妖族战败,四大君王相继沉睡,唯有北燕站在妖族一方,为妖族保留了最后一点残存血脉。

    这也是,北燕修行者为何被称为魔道,一直为南唐,西楚修行者所不容的原因。

    当初北燕站在妖族一方,所以本来是妖族重宝的“墨尺”留在了北燕魔宫,成为了北燕魔宫的圣器。

    此时,从北燕魔宫传来“墨尺”两个字,这便有了非同一般的意义。

    黎子渊从藤椅上站起,如赵澒辅一般望着前方的青雾,轻声开口道,“‘墨尺’为妖族四件圣物之一,其余三件圣物因为千年前一战,下落不明。此次青之君王复苏是不是为了其他的妖族圣物也尤为可知。”

    “至少,北燕是认为青之君王此次复苏是为了妖族圣物。否则,又为何要降下如此广阔的领域?”

    赵澒辅将衣角握在手中,举目沉思。片刻后,突然朝黎子渊开口道,“既然是为了要争夺,那下落不明的妖族圣物,要那些世家子弟来边境又是为何?”

    “莫不是还寄希望于他们能找到那妖族圣物不成?”

    黎子渊心中轻轻一叹。此次南唐拿出丰厚封赏,征招各大世家私军前往北峪关。在世家之间,已经掀起一场世家门阀升迁的消息。

    南唐太祖以武立国,各大世家想要升品,想要获得更辽阔的封地,唯有开疆拓土一途。

    军功积攒,自然是边境战争最快。崔阀腐朽的消息在世家门阀之间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已经有不止一次从泰安城中传出消息,说崔阀极有可能面临降阀风险。

    南唐门阀数量,其实并无实质规定。世家底蕴,族中子弟,族长战力到了一定门槛,具备门阀条件之后,自然也就有了升品资格。

    崔阀面临降阀风险,多少上品世家又何尝不是心心念念想着能带着自己家族晋升门阀。

    此次,拿出丰厚赏赐征招各大世家前往北峪关,那位陛下就未尝没有想要变动一下世家门阀格局的念头。

    此次或许便是一个信号。

    黎子渊出身寒门,早有变动世家门阀格局的念头,这些传言也在南唐传了好几年了。

    现在赵澒辅提起世家私军前往北峪关一事。无非是想说,此次陛下动了变更门阀世家格局念头,是黎子渊在背后推波助澜。

    抬头对上赵澒辅眼神,黎子渊轻声开口道,“此次征招世家子弟前往北峪关,无非是想让那些世家精锐在边境磨砺一番,看看帝国年轻一代究竟如何。”

    赵澒辅冷哼了一声,“一群绵羊,再如何磨砺,中间也出不了一头狮子。”

    黎子渊不再说话,两人理念不同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一时争辩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赵澒辅却盯了他一眼,“你来这北峪关总不是只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一个消息,换谁送过来不行?”

    黎子渊轻轻一笑,走到木桌前,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清茶,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好茶。”

    赵澒辅哼了一声,却未说话。

    黎子渊似是不觉,拿着茶杯继续开口道,“这燕云寒芽生在这寒冷之地,确是比南边那些娇滴滴的茶叶多了几分味道。”

    刚刚说完,黎子渊看见赵澒辅脸上隐有一丝怒气闪过。赵澒辅向来耐心不怎么样,和黎子渊关系又着实不好,此时听他卖了这么久的关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黎子渊不再吊着赵澒辅胃口,轻声开口道,“我修儒家传承,儒道术法在推演这上面,终究要比武道多上几分手段。此次来北峪关便是为了帮你找出那件青之君王要找的东西。”

    赵澒辅冷笑道,“为了一件东西,陛下就舍得让你来北峪关冒险?”

    黎子渊轻轻一笑,“如‘墨尺’这种重器,放在合适的人手中,足以影响一场战争的走势,换谁来冒险都不为过。”

    ......

    ......

    雪地里,段胤和阿七割下眼前这对北燕士兵的头颅。少年轻声开口道,“为何这青之君王领域对南唐修行者和北燕修行者真气压制差距如此之大?”

    这是段胤在这一个月以来和北燕修行者交战的感受。同为不惑境修行者,北燕修行者在青之君王领域之中,真气大约只会被压制一成,而南唐和西楚的修行者体内真气却会被压制三成之多。

    北燕修行者一身战力本就几乎都在体魄之上,而南唐西楚的修行者却多是依靠体内真气。

    至于磨炼体魄,除了那些真正有大毅力和野心的修行者,向来在体魄锤炼这条路上走不了几步。

    实在是这条路太苦太累,北燕魔道修行功法在体魄锤炼上倒是较之武道之途要稍微轻松几分,但是南唐又有哪个敢去修行者北燕的魔道功法?

    所以,在这青雾之中,南唐和北燕的修行者差距就被拉开得极大。同阶之中,在青之君王领域内,南唐修行者几乎不是北燕修行者的对手。

    阿七将最后一颗头颅挂上马腹,平静的开口道,“这是因为千年前的那场大战。”

    段胤点头思索,千年前人族崛起之战,段胤稍微有些耳闻。人族和妖族的之间的仇恨也就由那场战争而起。

    种族之战没有对错之分,所以这种族之间的仇恨也没有道理可讲。

    千年前,北燕魔道修行者帮助妖族残存血脉遁入北方苦寒之地。算是对妖族有恩。

    此刻,听阿七提起。心中有些明白为何青雾对北燕修行者的压制会比南唐修行者受到的压制弱上这么多了。

    这青雾既然是青之君王的领域,对于北燕的修行者有些偏袒,自然也是无可厚非。

    想到这里,段胤有些奇怪。北燕魔道修行者对妖族有恩,在青之君王领域中真气尚且会受到压制,为何自己修行的明明是南唐功法,真气却没受到丝毫影响?

    此前是段胤以为自己境界太低,还不足以引起青之君王这等妖族大君领域的反应,但是段胤这段时间见到了太多的修行者。

    有北燕的,有南唐的,也有西楚的。无论修为高低,在青雾之中,真气都会受到压制,唯独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是在是一件难以解释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