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七章:几颗头颅?(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段胤握剑的右手有些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攥剑五指力度再加几分。轻轻抬头,目光从满地尸体上移开,望向了不远处锦衣华服的五个西楚子弟。

    眼锋冷然。

    这五个急急忙忙出现在此地西楚弟子意图再明显不过。对于战场上捡漏,抢军功一事,在来北峪关前,段胤就有所耳闻。

    战场凶险,需要提防的可不只是对面的敌人,有时候自己一方的友军为了那些个头颅,下起手来可远比敌人更加狠辣。

    段胤打量着远处五人,那四个模样有些稚嫩的少年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游离,脸上也隐有愧色,唯独为首那个一身月白蜀锦的公子哥神色自然平静。

    看那模样,这无耻勾当怕是做过不止一次了。

    默默运转真气,之前体内奔涌如潮的真气此刻宛如娟娟细流,大约花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才缓慢流遍全身。

    压榨出体内剩余的一点真气,段胤持剑右手重新变得平稳,仔细感应了一下对方体内真气。段胤发现,那四个应该在天启境的稚嫩少年体内真气似乎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压制。最弱的一人,一身真气大概只赶得上引动九轮灵气潮汐的修行者。为首的不惑境青年真气受到的压制程度最为厉害。

    本来应该是踩进了不惑中期的青年,此时体内真气强度才堪堪碰到不惑境门槛。

    至于自己体内真气为何没受到青之君王领域的压制,段胤已经没时间去思考这么多。扭头和阿七对视了一眼,左肩被捅出一个血窟窿的阿七身形依然平稳,手中刀锋不曾有分毫颤抖。

    阿七回了个肯定的眼神,示意段胤自己还可一战。拼得伤痕累累才宰杀了这些北燕骑兵,此时这几个西楚修行者伸嘴想要咬上一口,不给他敲掉几颗牙来,那能心甘?

    一身月白长袍的西楚子弟目光阴晴不定的在段胤和阿七身上扫了几眼。显然,对于段胤和阿七能杀掉这支北燕骑兵,心中有些惊讶。和他之前的预料有些出入。

    但是,仅凭这一点,还远远不足以让他打消之前坐收渔人之利的想法。若不是不想在几个师弟面前留下些太过狠辣无情的印象,他那会站在原地犹豫,早就发力,杀了眼前这两个南唐修行者。片刻后,青年脸上升起一抹和煦的微笑,开口道,“你好,我是西楚白帝城宁恒。”

    锦衣青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以身份压人。有西楚扛鼎之人,白帝楚白芝坐镇的白帝城向来不认楚皇圣旨,只听城主之命。白帝城弟子,楚白芝门徒。这样的身份,足够让太多人低头了。

    至于不会在这个身份面前低头的人,宁恒想不出还有几个。而眼前这少年,自然不可能是那不用低头的那几个人之一。

    段胤眉毛微微上挑,瞥了一眼宁恒,冷淡道,“什么事?”

    宁恒五人为何出现在此地,两方心知肚明,但是段胤偏偏佯装不知的问了。这句话里透露出的意思便很明显了,想要乘火打劫,割掉这三十名北燕骑兵的头颅?

    不行。

    宁恒脸上的笑容僵住,望向段胤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阴冷。在实力远不如自己的情况下,在自己报出白帝城弟子的身份之后,还这么不知好歹。

    不过,锦衣青年的养气功夫到底不错。只是刹那间,脸上表情就重新恢复平静,依旧是浅笑的模样,轻声开口道,“其实,我们是一路上追杀这三十名北燕骑兵至此。”

    后面的话便也不用说了。无非是想表露一个意思,这三十名北燕骑兵是他们率先发现,展开追杀,却被段胤和阿七杀了干净,所以这军功......

    段胤看了宁恒一眼,没有说话,阿七却不介意撕下最后的这块遮羞布,冷声开口道,“那又如何?”

    其实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可能了。要么拉不下脸,转身离开,要么直接出手强夺。

    所以,段胤和阿七手中刀剑愈发平稳,引而不发,只等出手一刻。

    只是,两人到底是低估宁恒的脸皮。锦衣青年依旧端着皮笑肉不笑的笑脸开口道,“所以,这军功可否让于我们。”

    “让给你们?”段胤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很和善。

    “对。”

    “不行!”

    宁恒脸色渐沉,转瞬后却又微微一笑,他缓慢的伸出右手搭上了金线缠绕的刀柄,声音愈发平静起来,“我想你说话之前应该多一些思考,实在不该说得这么快。”

    真气鼓荡之间,威胁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

    段胤挑眉嘲讽的看了锦衣青年一眼,衣袍鼓荡起来,伴随吸气,衣袍鼓荡至滚圆,呼气之间,衣袍复又干瘪下去。

    不等宁恒抽刀,段胤持剑,猛然前冲,阿七拖刀紧随其后,后者目光始终平静如水,杀气内敛不露分毫。

    宁恒目光落在阿七身上,心底升起一股错觉。那持刀的普通人比之踏入天启境的段胤还要来得危险。

    阿七冲至青年三步之前,宁恒猛然抽刀,刀光雪亮,由下上挑,刀气裂开地面三尺白雪。

    宁恒低估了段胤和阿七一身战力,阿七却也没想到,一身斯文气的宁恒刀法霸道凶悍。和阿七一样,都是大开大合的路子。

    两人刀锋相交,阿七后退七步,本就鲜血淋漓的右手,虎口处再添一道裂痕。

    刚刚劈开阿七一刀,段胤迎面一剑接后而至,宁恒来不及换气,金线长刀再次上挑。

    早在之前暗中观察之时,宁恒就已经发现,段胤一身真气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所以,刀上真气愈发汹涌浑厚,就是要让段胤在硬拼之中,消磨掉最后一点真气。

    体内没有真气的修行者,又与普通人何异?

    而宁恒身后四位少年,虽然羞愧宁恒这等抢夺军功的做法,但终究同出一门。先前口头交锋,四人拉不下脸帮腔,此刻真正刀兵相见,却也毫不犹豫抽刀出手。

    刚刚和宁恒拼过一记,此时身后已有刀风扑来。因为之前和北燕骑兵交战,身上多了十数道伤口的段胤自然不敢再硬抗刀锋。块垒平反手挥出,不与少年手中长刀正面相交,只是点在刀面,荡开一击,便抽身侧移和出手少年拉开距离。

    实在是体内真气不多,不敢再做那硬拼力道,磨损真气的亏本买卖了。

    至于和宁恒硬拼的那一剑,实在是宁恒刀法刁钻狠辣,段胤没有其他选择。

    宁恒到底是白帝城传人,一身修行基石打得极为牢固。接连和阿七段胤硬拼了两记。阿七和段胤都不同程度的受了点轻伤,宁恒却只是脸色微微泛红,遍身气机如龙蛇游走,暗藏玄机。只是一个循环,就压下了因为不曾换气,和段胤硬拼一剑造成的气血翻涌。

    气机平稳,宁恒冲段胤咧嘴一笑,“不错不错,真气枯竭到这个地步,还能和我硬拼一刀不落下风,说说看是南唐那个宗门的。”

    天启,不惑。看似一境之隔,其实中间差距不小。青年自认为在白帝城那种惊艳人物辈出的地方都已经能算天赋不错,但是自己在天启境时绝做不到和不惑境修行者交手而不落下风。而且,段胤此刻处于真气枯竭的状态。

    若是之前,他还以为是段胤和阿七用了什么取巧的方法才杀了这支有不惑境魔道修行者为首的北燕骑兵,此刻却也没这想法了。

    他甚至有些怀疑,在段胤真气充沛之时,他不是段胤对手。这番想法,愈发坚定了他要杀段胤之心。

    段胤笑了笑,“小门小户,不值一提。”

    锦衣青年略微遗憾的哦了一声,身形暴起,抽刀迎头劈下。宁恒脚步刚动,未曾临近段胤身前,一旁持刀的阿七也猛然动身,于中途劫下宁恒一刀。

    伴随宁恒猛然出手,战场分作两处。

    宁恒阿七,捉对厮杀,而四名天启境少年将段胤围在了中央。

    ......

    ......

    交手之间,段胤左手顺势探出,扣住其中一位少年脖子,与此同时,攥紧他脖子的手骤然发力,将少年往自己怀中一扯,膝盖猛然撞向少年腹部,势大力沉。

    一击之下,少年身形情不自禁弓起,失去战力,段胤尤不罢休,当头一锤猛敲下去,以额头撞额头。

    少年性命握于段胤手中,另外三人顿时不敢继续出手。段胤本欲威胁宁恒停手之际,目光望向青年处,动作蓦然僵住。

    宁恒单脚踩住阿七受伤左肩,以手中金线长刀贴上阿七脖子,望向段胤。

    想来两人心底都是一般心思。

    故而,此时两人动作都略微停顿了刹那。

    踩住阿七的宁恒率先开口,语气冰冷道,“放手。”

    段胤不为所动。此时若是放手,他和阿七都得葬身这无垠雪原之中。

    见到段胤没有动作,青年脸上狠辣之色更甚,右脚用力,阿七本就受伤的左肩有骨骼碎裂声传来,同时还有阿七痛苦的闷哼。

    “住手。”段胤厉声开口,五指收紧,手中少年脸色由通红转酱紫。

    只消段胤再加一分力气,少年便要气绝身亡。

    宁恒脸上狠辣转阴沉,低头瞥了眼脚下的阿七,很想抽刀劈了阿七,手中长刀颤抖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住了心中怒火。

    段胤手中少年在白帝城地位比他只高不低,若是真因为他一时之愤死在段胤手中,宁恒恐怕今生都再没机会回到白帝城。

    松开踩在阿七身上的力道,宁恒沉声开口道,“一齐放手。”

    “你先放,退出千米之外,我自会放他性命。”

    “不可能。”

    “你没得选择。”

    ......

    ......

    一处简易的洞穴中,段胤抱剑靠在山壁上,望着一旁脸色苍白的阿七,平静开口道,“这笔债总有讨回来的时候。”

    阿七沉默的将左肩的伤口包扎好,想到昨天被宁恒抢去的三十颗北燕头颅,沉声开口道,“三十颗头颅,我会一颗不少的拿回来。”

    “是三十一颗。”

    ps:章末再求一波收藏,推荐~~~~把你们手中票票都向我砸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