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六章:有血衣立于其上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修行者交战,最是看重气机流转,北燕男人深知其中玄机,绝不给段胤换气的机会。在段胤踉跄后退的同时,男人便策马前奔,段胤身形刚稳,迎面长枪再来。

    硬挡一记,段胤身形再退十步,胸膛之间气息翻涌不已,其中苦涩不足为外人道。对方境界本就比他高上一阶,此时仗着北燕战马之力,势大力沉。根本不给段胤换气机会,要生生将这战力远超天启境界的少年耗死在雪地之中。

    身形稳住,北燕男人再次策马而来,段胤此刻不退反进。期间拼着耗尽刚刚积攒起来的点滴气机,抓住机会宰杀一名北燕甲士,抓住对方脱手长枪,胸膛之中,隐约成型的剑意光芒大放,带动气海真气刹那流遍全身。

    “下马。”

    段胤一声怒喝,长枪抡圆,抽向马头。以气力浑厚闻名的北燕战马,四肢弯曲,马腹贴地。段胤借力前扑上跃,一剑挥出,不求伤敌,只求将眼前北燕修行者劈下马背。

    两人滚落雪地,以五步间隔相对。北燕男人手持长枪点地,望向段胤,似是惊叹,似是恼怒。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一颗天启境头颅,此时竟让他生起了一股非全力以赴不可为的感觉。

    分心看了一眼以一己之力牵制三十名北燕士卒的沉默青年,男人终于压制不住心中怒气,浮于脸上。

    这位北燕百夫长对于手下三十名亲信的勇力再是清楚不过,都是一等一的军中悍卒。对阵一个毫无修为,仅是精于杀伐的普通人来说,本该是至多两轮冲杀便可结束的战斗。

    结果,此时在雪地上扔下了七具尸体,那持刀青年竟然仍是轻伤,战力无碍。

    因为之前的轻视低估,一场原本是顺手割下两颗头颅,扬长而去的战斗已经演变成一番苦战。

    得益于北燕男人分心注意阿七,段胤胸膛气机慢慢平稳,真气流转之下,压住之前翻涌至喉间的一口逆血。自洗剑池凝聚剑意,踏足天启境之后,段胤还未真正酣畅淋漓的战过一场。

    段胤剑术,传自于宁之远常年在边境磨砺的杀人剑道,戾气颇重,最重实战以养剑道。这也是段胤要来北峪关磨砺的真正原因。

    在蜀山上,段胤经历的战斗太少,一共两次,和陈思一战还是切磋为主,与崔祜一战却又是差距太大,不能力敌。

    说到底,段胤还没有真正经历一场像模像样的厮杀,所以虽然借助洗剑池在胸膛之间凝出剑意,那道剑影却显得隐约模糊。须要等到气海上空剑影真正凝实,一身杀伐剑道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登堂入室。

    抓住机会,段胤不等北燕男人动作,率先出手,块垒平颤鸣不以,附着其上的剑气往复流转,锋锐异常,似能切割寒风。

    大步前奔,真气催动之下,五步距离,不过两步动作,北燕男人心中怒气正盛,此刻举枪刺来,杀伐气焰愈发浓郁。

    男人这一枪极为阴毒,看似是平举长枪,直刺而来,实际上枪尖在以极高的频率跳动震颤,只是速度太快,不细心观察,难以察觉。这是男人从军厮杀数年,方才琢磨出一些门道的‘抖枪术’。多少不知其中阴毒心思的南唐甲士挥刀相接之时,落了个兵器脱手的狼狈下场,然后便被男人抓住机会,一枪捅穿心窝。

    看见段胤举剑而迎,男人脸上怒气逐渐转化为一抹快意狞笑,他也不怕被眼前少年从脸上神情上猜测出枪法之中另有玄机,只因为两人距离太近,段胤已来不及变换招式,不论知道与否,都只能选择硬接这一枪,所以笑得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两人身影交错而过。

    男人扭头转身,左臂颓然垂下,颤抖不已,再望向段胤时,脸上哪还有半点快意,只剩下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的怨毒。

    之前两人交手,男人枪法之中存了阴毒心思,段胤却也没想过光明正大交手。

    交手之际,以块垒平格挡开长枪,以在藏书楼中学到的游鱼步伐,巧妙绕至男人身后,真气以不计代价的汹涌之势灌入左臂之中,一记“摔碑”砸上了男人左肩。

    “摔碑”手印取自蜀山藏书楼中一本精妙拳谱。不以招式精妙出彩,只走一条大开大合,凶猛霸道的羊肠小道,大有降龙伏虎的气象。一掌之下,就是厚重石碑也要寸寸炸碎,拼命之下,段胤不去考虑左臂经脉是否能承受体内浩荡真气灌输,只以最快的速度将气海真气引至左手,再以‘摔碑’手法一掌印上北燕男人左肩,纵然是以他不惑境魔道体魄也没能逃过骨头裂开的下场。

    两人险恶招式时机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北燕男人被段胤一掌砸裂了肩胛骨,段胤确也不好受。

    一滴血液顺着块垒平滴入雪地,目光顺着剑身血迹上移,发现段胤持剑右手已经满是鲜血,继续上移,袖袍之上也满是血迹。接那一记‘抖枪术’,段胤拼着将其上真气引入手臂,落得个手臂肌肉被震裂出数条血槽才勉强握住块垒平。

    段胤脸上并无男人一般气急败坏,之前战果,他已经算是满意,此时勉强忍住手臂上的钻心疼痛,握住块垒平,不给自己调息时间,立马提剑前奔。

    修行者之间交手,拼的便是气机。对方入了不惑,真气浑厚程度远超自己,段胤更不敢给男人调息时间。

    胸膛气海之上,剑气已经稀薄不可见。天启境真气本就不算浑厚,此番对方,不论是对阵普通骑士,还是和不惑境男人交手,段胤皆不敢吝啬体内真气,俱是倾力而为。

    此时真气接近枯竭,段胤忍住胸膛痛楚,竭力压榨真气,灌入块垒平中。

    两人身影数度交错,北燕男人脸上愈发沉静。此时再看眼前少年,心底升起一种不是在对阵天启境修士,而是在和不惑境剑修倾力厮杀的错觉。

    不去管身上伤势,男人一次次倾力递枪。现在他已经琢磨过味了,眼前这个装束普通的少年绝不是他以为的江湖散修。修行路上,想要脱彩而出,资源,机缘,高人指点,一样不能少。普通散修,就是再竭力攀爬也断然不可能如眼前少年这般,堪堪才入天启境便有了分毫不弱于不惑境修行者的战力。

    那么,眼前这少年为何战力这般出众,就只有一个解释。他必然是南唐某个大宗门的弟子,还是属于其中最精英的一类。

    一个大宗门的精英弟子的头颅,可比那些普通的世家子弟还要值钱。想明白这些,男人出招开始狠辣沉着,尽量压下心中怒火,让自己变得冷静。

    若是真能杀了眼前这少年,便是拼着自身重伤,手下三十铁骑尽数殒命也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终于抓住机会,男人以强悍体魄硬抗了段胤一剑,身形出现在段胤侧方,手中长枪抡圆,一枪便要拍碎这眼前小子的挺直脊梁,结果长枪才落上段胤后背,身侧突然有黑影杀出。

    脸上已经溅满鲜血的阿七浑然不管背后朝自己刺来的长枪,手中长刀平稳朝不惑境男人砍出。

    北燕向来在重甲骑兵上毫不吝啬银子,骑兵身上重甲不掺杂半点水分,俱是以上号的精钢打造,虽然沉重,但是坚固异常。甚至不惧一般箭矢。想要射杀这些北燕铁骑,须得特制的巨弩,配上五尺长,两指粗的大型弩箭方可。

    这名不惑境百夫长身上的银线重甲比之普通铁甲更加坚固,如果持刀的不是修行者,几乎可以说是刀劈不进。

    左肩硬挨了背后骑兵一枪,阿七沉稳出声。

    “裂甲。”

    男生身上铠甲被看出一道自右肩而起,到左腹方止的巨大刀痕。本就在和段胤交手中受伤颇重的北燕男人再压不住身上伤势,气机倾泄,鲜血淋漓。

    ......

    ......

    千米之外,锦衣青年老神自在调整气机,力求将一身真气催动至最巅峰,心思却始终锁定在千米之外的那处战场中。

    出现的时机,须得分毫不差。青年想要的最佳时机是那队北燕骑兵绞杀段胤,阿七之后,战力枯竭之时再悍然出手。

    至于,段胤一方获胜,是锦衣青年从来不曾想过的事情。一个天启境的小修士,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对上由不惑境魔道修行者领头的三十名北燕铁骑,那会有生还的道理。

    最终结果无非是到底能拉几个垫背而已。

    感受到那股剑意凛然的气息逐渐虚弱,最后似风中烛火,一般摇曳之时,青年面露喜色,伸手一招,五人急速掠向千米之外的那处战场。

    容不得青年不加快脚步,万一那队北燕铁骑杀了二人之后,毫不歇息,直接扬长而去。

    岂不是到嘴的鸭子都飞了。

    青雾重重破开,五人逼近战场,青年却蓦然止住了脚步。只因眼前画面与他心中猜测有些出入。

    不对,不是有些出入,是天差地别。

    雪地之中,战马,甲士倒地,地上白雪变红雪。鲜血,尸体中央,有血衣立于其上。

    一人握剑,一人持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