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五章:战于青雾之中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黑箭已近,段胤却并无其他动作,因为阿七右手已经搭上刀柄。想要斩落一支迎面而来的羽箭,对于阿七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段胤不去注意羽箭,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的要做。他一直在盯着对方那位不惑境魔道修行者。

    阿七很强,但他终究不是修行者,自然不会是那位不惑境魔道修行者的对手。所以,为首的那名不惑境修行者,只能由段胤来面对。

    背后的块垒平轻轻震颤,那是段胤日复一日养剑蓄意灌输进去的剑气在其中激荡。

    段胤伸手搭上块垒平剑柄,因为紧张,手掌不自觉攥紧。纵然他此刻已经踏入天启境,纵然他已经在洗剑池中凝结了胸中剑意,段胤依旧不敢轻视不惑境修行者。

    之前在云荥峰和崔祜交手,让他对不惑境修行者有了深刻的认识,那是让天启境修行者无法面对的强大。

    当然,段胤在洗剑池中得了莫大好处。若是用掉那道机缘,段胤能很轻松破掉眼前危局。只是,那道机缘算是目前段胤手上唯一的一张底牌。那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实在舍不得在这里用掉。

    羽箭已近,阿七手中长刀依旧咬鞘不出,箭锋再近,距离身前不过一丈距离,长刀霍然亮锋,狭长刀身由下而上挑起,刀气在雪地上划出一道深痕。

    刀尖挑至与胸膛平齐之时,箭尖恰好与刀锋相接,凶悍羽箭颓然坠地。这不如江湖青衫剑客出剑时风流写意,其中也没有气机流转把握。只是透着一股精准和狠辣。这是阿七常年的生死厮杀磨砺出来的本能。

    第一声尖锐破空声之后,是密密麻麻的呼啸声响起。黑箭如雨,磅礴而至。

    段胤不动,仍由阿七挡下这波羽箭,手腕转动,带起长刀在面前织起一面雪白刀墙,漫天羽箭,半寸不得入。

    铁骑冲锋,黑甲如一线潮推进。

    为首的不惑境修行者手握长枪,枪尖于地上拖行,目光盯住段胤,面露狞笑。此次北燕叩关,上层那些大人物许下了极丰厚的军功封赏。近日,他听说有不少世家子弟,宗门弟子涌入了这片战场。

    这些地位不低,战力却极为普通的世家子弟向来是他们眼中的香饽饽。之前察觉到不曾收敛气息的段胤,以为自己碰到了这等香饽饽,心中大喜。

    男人显得极为谨慎,生怕这个香饽饽从手底下溜走,命令身后甲士悄悄前行,等到距离靠近之后才猛然发力冲锋。那时,段胤发现这对北燕骑兵踪迹已经来不及逃跑。

    结果,男人看到一身布衣装束的段胤和身旁只裹了一件麻衫的阿七,心中有些失望。若是世家子弟,断然不可能是这般打扮。至于那些宗门弟子,一个个恨不得穿成天底下最风流潇洒的剑客,怎会穿成这幅模样。

    不过这并不妨碍男人出手。一个天启境的小修士,顺手便也杀了。修行者的头颅,好歹还是要比那些普通的南唐甲士值钱些。

    对面那少年好像被吓呆了,右手搭在剑柄上,没有丝毫动作,体内真气也没有半点流动的迹象。

    倒是身边那个提了把破刀的青年还像点样子,眼神凶狠而冷静,像极了那些百战悍卒。

    拖枪男人目光轻轻收回,面上狞笑愈发狰狞。铁骑冲至白步距离,男人身旁一骑猛然冲出骑阵,当先而去。

    为首那位披了一身迥异于其他甲士的银线黑甲男人也不阻止。当先冲出去的一骑是他手下数一数二的好手,没有修行资质,却靠着大毅力练了好些年军伍中熬炼身体的法门。一身战力当不得天启境修行者,却也好歹能比得上那些才引动七轮灵气潮汐的雏儿了。

    此时靠着胯下战马冲锋之力,对上天启境修行者也不见得会占下风。更何况,那少年一副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模样,那里还有半点修行者的样子。

    当先铁骑冲至三十步距离,手中长枪平举刺出,枪锋直对少年胸膛。

    当先铁骑喜欢这种奔袭冲刺的快感,铁骑,铁骑,就是重马重甲,携千钧之力,撕破面前一切阻碍。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枪尖捅穿眼下这个天启境少年胸膛的愉快景象,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沸腾,跟在床上压着那些黄花闺女驰骋一个感觉。

    转眼间,两人只剩十步。段胤不退反进,大踏步前行。吊在当先一骑身后的不惑境百夫长面露嗤笑。

    想要拦下一名正在冲刺状态的重骑兵需要多大气力他再清楚不过。

    眼前这少年怕是对自己自信过了头,真以为天启境修行者是什么稀罕东西?

    那当先一骑同样大笑出声,蓄力,提臂,凶猛前刺。

    段胤侧过身体,避开当胸一枪,弯臂挽住铁枪,身上衣袍瞬间臌胀,搭于块垒平剑柄的右手顺势下压,按住马头。

    衣袍再鼓,猛然发力,披重甲,愈千斤的战马陡然止住冲势,双腿下跪,马背上那名骑士直接被前冲之势甩出,朝段胤扑来。

    瞥了一眼由狞笑转为惊慌的骑卒,段胤右肩轻轻前送,迎向士卒胸膛。

    撞碎士卒胸腔,段胤抽出块垒平,虽说这把蜀山名剑注定要在段胤手中蒙尘很长一段时间,不得出鞘,但是当成一柄无锋重剑来用却也得心应手。

    扭头和阿七相视一眼,算不得心意相通,却也能明白彼此眼中之意。

    两人一前一后冲入骑阵之中,段胤全然不顾其他骑兵,直扑那位不惑境修行者,那些普通骑兵自有阿七应付。

    以块垒平排掉两杆由身旁两侧刺来的长枪,段胤身形飞掠,两人之间一丈之隔刹那而过。

    枪锋点来,段胤不敢如之前一般托大挽枪,北燕的魔道修行者向来以体魄强悍闻名。

    这不惑境魔道修行者刺出的一枪和之前那名骑卒刺出的一枪不可同日而语。

    脚下步伐挪动,段胤稍微让开枪锋,身形前扑,借力上跃,一脚踩上枪尖。

    不等马上男人反应,段胤身形猛然下坠,肩抗泰山。长枪下压,男人手臂顿时不稳,迎面却是段胤怒劈而下的一剑。

    长剑未至,剑风已经压上自己额头,打出一片通红,隐隐之间有血迹渗出。

    男人不敢去想,为何眼前少年这一剑远超其他天启境修行者,他知道,自己若是真的挨上这一剑,怕是要直接命丧当场。

    好在北燕铁骑除了手中长枪,背后羽箭之外,腰间还会挂上一柄马刀。长枪已经来不及抽身回挡,男人左手闪电般抽出腰间马刀,刀锋上架,格挡段胤当头一剑。

    胸膛之间剑气沸腾,段胤正欲挥剑再砍,忽觉背后冷风乍起,有骑卒以枪尖点向段胤后心,左手掠向后方,两指夹住枪锋,指肚传来剧烈震动,摩擦出一片血丝。

    不惑境修行者乘机抽刀砍向段胤胸膛,段胤持剑格挡,块垒平上巨力传来,段胤身形倒飞而出,撞翻其中一名北燕骑卒,脚尖在地上连点五步方才止住退势。

    虎口崩裂,一丝血迹流上块垒平剑柄,段胤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盯住对面男人的目光愈发郑重。

    北燕魔道修行者号称天下体魄第一,确不夸张。刚刚那一身巨力,在南唐修行者身上就绝对看不到。

    ......

    ......

    战场右方大约千米之处。一共五人正望着段胤和北燕铁骑交战之处。

    隔着重重青雾,他们看不见战场,但是凭借修行者的感知,却也与亲眼所见无异。

    五人身上都穿着华美的衣袍,是西楚蜀地特有的蜀锦,向来以织工精美闻名。而且,五人不像南唐世家子弟,以发簪束发,都带着方正的高冠。

    这是西楚的装束。这五个人是西楚人。其中为首一位穿一身月白暗花长袍青年已是入了不惑境的修行者,另外四人则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境界也都在天启境。

    青年旁边,一位脸上尚有稚气的少年轻声开口道,“师兄,我们真的不去帮帮那两人?毕竟我们西楚和南唐算是盟友。”

    盟友?

    青年眼中掠过一丝哂笑。现在面对青之君王复苏,两国算是盟友。但是,西楚和南唐之间的摩擦就少了?

    西楚边境上的西川壁可还埋着南唐甲士的十万尸骨呢。南唐会不想报仇?落入西楚手中的边境十三城,南唐会不想拿回来?

    青年望着青雾,目光似乎落在了千米外的那场战场上,冷漠开口道,“南唐人的性命关我何事?”

    随后又对身后的四名少年吩咐了一句,“都在这等着,等那两人把那支北燕骑兵耗得差不多了我们再过去。”

    至于,等他们过去的时候,段胤和阿七是否还活着就不是青年所考虑的事情了。

    其实,在青年想来,死了最好。此次北燕铁骑叩关,北燕军方开出了极丰厚的军功封赏,南唐和西楚又何尝不是?

    一个修行者的头颅可比普通人的头颅要值钱得多。

    到时候,把那少年的头颅一并割下,说他是北燕修行者,又有谁知道其中真假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