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二章:北峪关前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现在已是初春,北地仍是漫天风雪。

    北峪关。

    南唐抵御北燕铁骑的第一雄关。城墙坚实,粮草充足,关内尽是百战之卒。

    所以,平日里北峪关的气氛向来轻松。纵然是北燕铁骑大举叩关,也绝不至于让他们慌乱。

    但是,今天。整个北峪关内都弥漫着一股恐慌的气氛。

    青之君王即将在北燕边境复苏的消息第一时间便传到了北峪关,而后才传回了泰安城。

    但是,青之君王复苏究竟会有什么影响,没人知道。当初拿到那纸密报的时候,赵河图想了很久。

    作为赵阀子弟,赵河图有足够的资格知道青之君王的意义。妖族的四大君王,据说每一个都堪比最巅峰的羽化大修行者。

    甚至有人猜测,妖族四大君王每个的战力都和楚白芝宫梓羽这种一国扛鼎之人在伯仲之间。

    纵然知道这些,赵河图也有些想不明白南唐埋在北燕的暗碟为何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送回这个消息。

    赵家盘踞于南唐北境,和北燕交锋最是频繁。所以,在北燕,要论消息灵通,赵阀还在帝国监察司之上。

    作为坐镇北峪关的守将,赵河图从赵阀的情报网中很清楚的看到了南唐暗碟为了传回这个消息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沿途负责消息传送的暗碟,监察司在北燕苦心经营数十年的暗桩。

    一颗颗暗子被启用,一个个站点暴露在北燕甲士眼中。一切都只是为了传回这个消息。

    知道这些内幕的赵河图有足够的理由重视这个消息。

    只可惜,真正重要的情报内容显然没有送回来,只传回来了这个最简单,最核心的消息。

    赵河图知道,围绕这个核心消息展开的必然是北燕的军事行动。否则不至于让南唐暗碟花费如此大的代价传递这个消息。

    赵河图想了很久,不知道北燕会如何利用妖族君王复苏叩关?难道与青之君王达成了,某种默契?

    赵河图摇了摇头。

    他知道青之君王乃是最巅峰的羽化。但是在军队面前,个人向来是渺小的。

    纵然是惊艳如陈安然不也只杀了三千重甲玄骑吗?北峪关外赵阀苦心经营数十年,共修要塞十二,每个要塞各屯甲五千,共计六万。北峪关内,赵河图手下八万携盾郎虎视眈眈。

    羽化?

    纵然是云天之巅那袭黑袍来了又如何?

    这世上有谁能杀穿十四万甲士?

    所以,赵河图拿着那纸消息想了很久,一直想不明白青之君王复苏和北燕叩关会如何联系起来。

    若真的只是多了青之君王这么一个羽化巅峰的高手,南唐暗碟大可不必紧张。

    在两军对垒中,大修行者能起到的作用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之前不知道,但是现在赵河图知道青之君王复苏的作用了。他看着前方那一大片青雾身形有些颤抖。

    青雾中是赵阀经营数十年的烽燧要塞,是南唐的六万甲士,是北燕铁骑正在叩关。

    赵阀修建这十二处烽燧要塞,呈半月形排列,无论北燕军队进攻何处,北峪关内甲士和相邻要塞军队皆能驰援。所以,每次北燕叩关都会在这要塞前丢下无数具北燕儿郎的尸体。

    但是现在。赵河图不敢带兵进青雾驰援。

    先前丢在青雾中的三千尸首已经证明,这伴随着青之君王复苏而产生的青雾对修行者体内的真气有些极强的压制作用。而北燕修行者向来以体魄为主,真气为辅。所以,在青雾里作战,北燕甲士受到的压制要远弱于南唐士卒。在军队面前,单个的修行者作用不大,但是大量的基础修行者作用却不言而俞。平日里和北燕铁骑势均力敌的赵阀携盾郎,在进入青雾,军中修行者修为被压制之后,面对北燕铁骑,立马变成了被碾压的局面。赵河图升起了一种,自己带领的不是北峪关最精锐的携盾郎,而是那些地方小城里养的疲懒士卒。而且,一旦有冯虚境修行者进入青雾,立马便会引起青之君王意志的注意。

    赵河图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青雾。

    当时他才进青雾,立马便感受到一股庞大强悍的意志注视着他,他当时若是稍微慢上半步退出青雾范围,此刻或许已经埋骨于冰雪之中了。

    赵河图看了眼十二座要塞中,隐隐位于最前方的两座要塞。那两座要塞里各有一位冯虚境修行者。此刻或许已经死在了复苏的青之君王手下了吧?

    赵河图双手按上城墙,旁边副将轻声开口道,“将军,前方要塞总不能真的不救吧?”

    两鬓微白的副将乃赵阀家将,赵河图不足十岁时副将便是他的护卫,和赵河图关系一直极好。

    也就只有他才敢这这个时候,这般问话。

    赵河图盯着前方青雾,五指陷入城墙青砖之中,沉声道,“那能真的不救,传令各营将士,今晚都好好休息,明日驰援前方要塞。”

    后方忽有脚步声传来,“不必了,日暮时分,我将亲率青字营把他们打回去。”

    赵河图扭头望向一身青衣的少年,惊愕劝阻道,“公子,这个......你的安危可比这一时战局重要。”

    旁边副将说话更直接,“纵然这北峪关丢了又如何,你的安危可远比这一座关卡重要。”

    这话说得已经极重了。北峪关作为南唐抵御北燕的第一关卡,其中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只是赵仁煌乃是赵阀未来的希望,或者说得再重一点,少年乃是南唐未来的帝国支柱。

    初入天启之时,便被赵阀内定为下一任赵阀阀主,且族中不管那房支脉都没有任何意见。

    只因他们对眼前少年已经用无数次在边境的战斗证明,他以后若是成长起来,必然是帝国最巅峰的几位羽化之一,足以支撑起整个赵阀和南唐北方边境。

    老人的想法很简单,纵然是北峪关真的被北燕铁骑拿下,北燕兵锋还敢真的杀入南唐腹地不成?

    赵阀雄踞帝国北方数百年,靠的不是四大门阀的名头,是赵阀子弟骁勇善战。

    北燕铁骑过了北峪关可没有青之君王这青雾领域,那时没了青雾对修行者真气的压制,北燕铁骑可不见得能在赵阀子弟手中讨得好去。

    北峪关的坚实城墙面向的是北燕一方,从后方攻击远比北燕正面叩关要轻松得多。北燕纵然此次拿下北峪关,赵阀想要反攻回来也不会太难。

    至于南唐丢关的罪责,这就不在老人考虑的范围之内了。以赵阀的底蕴,丢了一座北峪关,无非就是被泰安城中那些政敌抓住机会削弱一些赵阀的利益而已。

    用暂时失去的一些利益换赵仁煌安危,赵阀中那些长老相信还不会有什么意见,也绝对不敢有什么意见。

    “怎么,觉得我可能不敌?”赵仁煌手提长枪,斜指大地,轻声笑道。

    “这个...也不是...只是...”赵河图不知该如何开口。赵仁煌手下青字营三千甲士,其中过半皆是由修行者组成。

    而且赵仁煌刚好跨过知玄境,在冯虚不敢进的青之君王领域中,赵仁煌带手下的青字营驰援实际上当下最好的方案。

    但是赵仁煌的安危对赵阀来说实在太过重要。世家门阀最怕的便是家中青黄不接。

    张,赵,宇文,崔,四家为何能一直霸占帝国四大门阀,不就是因为四家一直有羽化修行者坐镇,且家中子弟不少能入冯虚,知玄等境界吗?

    赵阀这一代年轻一辈极为出众,除赵仁煌外也有子弟被族中长老看好,有望羽化。但是皆不如赵仁煌这般,入羽化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以赵仁煌以往展露出来的同阶无敌的战力,一入羽化必定是最巅峰的羽化。

    两军对阵,其中凶险实在不好把握。赵河图相信,纵然是族中长老在这里也绝不会同意赵仁煌出关迎敌。

    “难道可能不敌便不敢迎战了?我赵阀子弟何时畏惧过战场凶险了?”赵仁煌身上真气鼓荡,望向远方青雾,神色愈发平静。

    赵河图和副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开口。

    两人正在犹豫如何劝阻之际,忽然听到下方有沉重机栝声响起。城门大开,三千青甲如潮水奔涌而出。

    手提长枪的赵仁煌,跃下城头,声音如洪钟大吕在在北峪关前响起,“敌人已近,该如何?”

    “死战!”三千青甲一齐出声,声音如滚滚浪潮,撞破风雪。

    ......

    ......

    青石镇前,段天德看着少年的背影,眼中有些不舍。段胤终究还是又离开了。

    段天德这次没有再开口阻止,因为他知道,段胤属于那座他心心念念想了很久的江湖,注定不可能在青石镇待太久。这次能回来陪他在酒馆待了五天,小老板已经很知足了。

    望着段胤逐渐远去的背影,段天德有些忍不住喊了一声,“走了?”

    没有转头,只是冲段天德挥了挥手,说了句,“走了?”

    “准备去那里?”

    “北峪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