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九章:不知天高地厚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阁楼之上姜钰手中三尺青光吞吐不定,只待姜钰屈指弹出便能引动蜀道上十三座阵法轰杀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紫衣女子。

    旁边的林煜看着山下紫衣女子,仍有些觉得心中不安,再次开口道,“真不通知峰主?”

    姜钰盯着蜀道上飞掠的女子,并不着急出手,按剑冷笑道,“南唐羽化绝无此人,区区冯虚我抬手可杀,何须通知峰主?”

    女子距阁楼越近,林煜愈发觉得心惊肉跳。林煜很奇怪,女子身上明明没有羽化大修行者的恢弘气象,为何让自己这般不安?

    而且,蜀山那里是一个冯虚境修行者敢来放肆地方。对方若是南唐修行者,就不该不知道蜀道阵法的厉害。

    既然知道,还敢过来,自然是有所依仗。

    下方紫衣女子已经掠过千阶石梯,林煜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若她真是羽化境大修行者呢?”

    姜钰微微低头,望着担忧之色愈发浓郁的林煜,反问道,“若是羽化?”

    林煜点头,“对!”

    姜钰脸上笑意愈浓,十指在栏杆上轻敲,却有宏大雷音在山间响起,如同击鼓。

    蜀道上,云雾散去,取而代之是纤细青光如同发丝在空中交错纵横,符文亮起,空中如同织起一张青色蛛网。

    阵法激发,姜钰气势节节攀升,身上气象巍峨如高山,透着一股让步入冯虚的林煜都觉得胸闷的厚重感。

    想来羽化高人也不过如此。

    见到林煜反应,姜钰自信越浓,快意笑道,“若她真是羽化又如何?”

    林煜沉默不再开口。姜钰的意思林煜很清楚。在他们的情报中,南唐羽化高人不包括眼前这紫衣女子。纵然这眼前这袭紫衣得了莫大福缘,叩开羽化那层壁垒也不过是才看到那里的神妙风景,自然是比不得那些在羽化高处沉浸了数十年的前辈高人。

    既然比不得那些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我姜钰今天便看看得了蜀山阵法加持之后,打不打得你这不知天高地厚之徒。

    姜钰目光一直锁定在紫衣女子身上,待到女子跨过一千八百阶蜀道之后,手中三尺青光屈指弹出。

    蜀道上第一道阵法亮起。

    三尺青光飞出空中阁楼,迎风而长,空中蔓延的纤细青光如百川归海,尽数纳入那三尺青光之中。

    待青光长剑飞至紫衣女子身前之时,蜀道上再无一丝青光弥漫,只剩百丈长剑悬于女子头顶。

    姜钰双手伸出,做虚握长剑状,目光与女子淡漠瞳孔相对,双手下压,紫衣头顶长剑如被魁梧巨神所持,迎头斩下,势同开天。

    看了眼满脸自信的姜钰,女子嘴角微微翘起,双手探出袖口,五指张开,插入青光巨剑之中。

    剑气纵横,在女子身上激荡交错,却不能伤女子分毫。

    见到女子双手探入巨剑,姜钰脸上多了一丝惊愕。一个女子,对战手段竟是比那些以体魄强横见长的江湖武夫还要霸道。

    然后,姜钰见到了更难以置信的一幕。

    紫衣探入巨剑的双手抓住青光,如同撕扯实物,双臂朝两侧分开,青光巨剑顿时被从头到尾撕成两半。

    姜钰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然后多了一丝慌乱。

    怎么这么强?

    一记堪比羽化大修行者全力出手的攻击直接被生撕成了两半。

    弹指两次。

    蜀道上两道阵法被激发。

    青光再次汇聚,剑气在女子身旁纵横,形成一朵苍翠青莲,花瓣纹路清晰可见。

    十二片花瓣依次合拢,剑气青莲由盛开状转为花苞状,将紫衣女子包裹其中,内力剑气往复激射,势要将紫衣女子绞成碎片。剑气和女子交击,哧哧作响,刺人耳膜。

    砰然巨响炸开。

    剑气青莲支离破碎,化为精粹灵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弹指三次。

    结果如出一辙。

    姜钰双手按住栏杆,身形有些颤抖,嘴里喃喃道,“不可能。”

    紫衣女子登山速度再涨,姜钰弹指速度更快。

    ......

    ......

    剑豫峰上,漆黑大殿门窗紧闭,不许丝毫光亮进入。

    燕勒石独自待在大殿之中,神色阴沉,外人不敢擅入打扰。之前他感受到了一缕来自天都峰的气息。

    那缕意识很模糊,感受不出来自何人。但是,那缕意识上的敌意却很清晰。

    太玄的气息燕勒石很熟悉,所以那缕意识不可能来自太玄。若是蜀山上还会有谁的意识是燕勒石觉得陌生的,应该就只有那个惊才艳艳的新晋剑神了。

    意识上的敌意太明显,燕勒石很清楚,这是宁之远在告诉他,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已经知道是剑豫峰的手笔了。

    殿内的剑气起伏不定。见到段胤进洗剑池的一刻,燕勒石便已经猜到,宁之远应该没死。

    只是,他不知道宁之远这么快就查清楚了白泽之事的幕后推手出自剑豫峰。

    同在蜀山,他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宁之远。毕竟那些事情着实为人所不齿。

    便在燕勒石思索白泽之事该如何解决之时,一声响彻蜀山的轰然雷响突然闯进燕勒石耳中。

    作为剑豫峰峰主的燕勒石太清楚那声雷响代表着什么。那是蜀道上的阵法被人击溃的声音。

    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第二声雷响继续传来。

    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

    等到燕勒石飞掠至蜀道之时,第十二声雷响正好传进耳中。空中楼阁之上,紫衣女子凌空而立,右手探出衣袍,五指张开,朝下虚按。

    青光之中的精美楼阁轰然倒塌,坚硬山崖上凭空多了一道十丈大小的巨大手印。

    手印正中,经脉尽碎的姜钰狼狈陷在山石之中,姜钰艰难抬头,看了一眼衣袂飘摇的紫衣女子,满脸苦涩。

    怎么这么强?

    察觉到有人到来,紫衣轻轻扭头,望向燕勒石。

    此刻,燕勒石额头已经满是汗水。

    力压北燕魔宫大宫主的大魔头宫梓羽。

    这世上极少有人知晓宫梓羽庐山真面目。不巧的是,燕勒石正是那极少人中的一个。

    他知道,眼前这个紫衣女子便是一人压下北燕百万魔道修行者的大魔头宫梓羽。

    他更清楚,白泽乃是宫梓羽的妹妹。

    既然宫梓羽光明正大的打上蜀山,自然是已经知道白泽之案是剑豫峰在背后做幕后推手。

    宫梓羽上蜀山为何?

    自然就是找自己。

    燕勒石伸手按上腰间长剑,剑名“方圆”取身前方圆三尺之内而无人敢逾矩之意。

    燕勒石也一直认为,握住“方圆”便无人敢进自己身前三尺之地。

    之前这样认为,现在他不这样认为。

    以前他有这样的自信。

    因为萧重鼎打破长生天门,独立云天之巅,天下无敌。羽化和长生是两个世界,燕勒石有这点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萧重鼎的对手。

    但是长生之下,燕勒石并不认为谁能完胜自己。纵然是西楚楚白芝,北燕宫梓羽又如何?

    既然都在天门之外,无望长生,谁又比谁强多少?

    真正见到宫梓羽,燕勒石开始明白西楚楚白芝,北燕宫梓羽为何能被称为扛鼎之人。

    他觉得“方圆”的剑柄有些湿滑,略微分心扫了一眼,才知道那是因为剑柄上已经沾满了自己的汗水。

    很快,燕勒石又露出了笑容。

    若是能和宫梓羽酣畅淋漓一战,也算不枉此生,死而无憾了。

    蓦然抬头,发现紫衣正饶有兴致的望着自己,嘴角的戏谑之色很明显。

    一身黑袍的阴冷老人,捏住长剑,怒喝一声,气势瞬间攀升至绝巅。

    剑豫峰弟子一身剑道皆是在生死之间磨砺而出绝不是一句空话,身为剑豫峰峰主的燕勒石早年在南唐边境上厮杀,大大小小的死战,苦战,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迎难而上不计其数。

    这一次面对宫梓羽胆敢递剑,归功于之前的生死磨砺。剑势并不因心中畏惧而乏力,反而愈加内敛凌厉。

    “方圆”递出,蜀道上再无其他,只剩这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一剑,无风雷动,无异象起。

    整个空间却宛如琉璃被这一剑剖开,分为两半,古语说一剑开天,大概也就是这个景象了。

    燕勒石很满意的笑了笑。

    他自认为,这一剑已是他最巅峰的一剑了。任宫梓羽再如何厉害,也终究留在天门之外。

    这一剑不能败她,伤她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蜀道上飞石奔走,三千六百阶蜀道下如有波浪推进,石板起伏好似大海浪潮。一直延伸到蜀道起点,那方巨大山石之前,起点处斑驳石板轰然炸裂,裂纹蔓延,开始由蜀道起点向上,与浪潮反向,最后在宫梓羽脚下停留。

    原来是宫梓羽伸出双指,捏住了前递剑锋,一剑之下的充沛气机尽数被引入了脚下蜀道之中。

    女子宽大衣袍无风而动,伸出左手捻起一缕发丝,咬在嘴中,手腕轻轻转动,位列天下名剑的“方圆”缓慢弯曲直至满月。

    燕勒石满脸通红,奋力想要抽回长剑,却发现“方圆”在宫梓羽手中如同生根,不能挪动分毫。

    砰然脆响。

    方圆寸寸具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