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八章:诗和远方的田野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蜀山洗剑池,池水清澈可现游鱼,寒潭却幽黑不见底。四周无风,池水却并不平静,水波荡漾之间尽是剑气纵横肆虐。

    洗剑池上方如有玉碗倒扣,池中剑气冲天而起,升上九丈之处,剑气撞上不可见垒实厚壁,剑气溃散如游鱼,而后恢弘浩荡剑气在洗剑池上空九丈之处重新凝结成一道粗实剑气光柱直扑谭底,激起千层浪。

    不少蜀山弟子站在洗剑池外,望着那里往复激荡的剑气,脸上嫉妒有之,不忿有之,羡慕亦有之。

    迷蒙剑气之中隐隐约约能瞧见有人影盘膝坐于空中,剑气往复冲刷,对剑意有莫大好处。

    这是蜀山弟子都想要的莫大福缘。

    足足两日之后,洗剑池内剑气冲天而起,直上千丈之上,搅散漫天流云。

    ......

    ......

    天都峰上,宁之远和太玄顺着蜀山主峰的山道,望向了蜀山脚下。

    山风猎猎,掀动太玄身上的宽大道袍,老人望着蜀山脚下,目光似乎有些不舍,轻声开口道,“段胤那孩子洗剑结果如何?”

    宁之远摸了摸鼻子,想到之前问段胤结果时少年顾左右而言他的模样,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段胤对他在洗剑池中得的好处一直藏着掖着。但是看那模样,所得好处不小。”

    老人拢了拢袖子,快慰笑道,“既然所得好处不小便行了。洗剑池玄妙异常,除了涤练剑意之外,不同之人进去,所得好处也不尽相同,懒得去猜了。”

    宁之远望着蜀山山道,突然记起昨天段胤问他的那个问题,冲太玄轻声开口道,“昨天段胤问我,他什么时候才能拔出块垒平,也不知道问这干嘛?”

    太玄望着远处,略微思索了片刻,“他若是想要拔块垒平出鞘,怕是要等到冯虚境了。”

    冯虚境。宁之远在心中默默算着段胤踏入冯虚境的时间。天下剑士,皆有闭鞘养意一说。

    藏锋时间越久,出鞘一刻,剑意便愈发磅礴凌厉。天下剑客,论闭鞘养意,无人能出叶崇楼左右。

    纵然宁之远踏入长生境界,最后一战剑心通明,比起叶崇楼的闭鞘养意来说,还是稍逊了一筹。

    宁之远知道,与叶崇楼分别时,段胤厚着脸皮找叶老剑神讨要了闭鞘养意之法。

    剑士闭鞘养意,时间大多不长。

    原因有二,坐而论道,埋头于深山大泽之中琢磨剑道一向不为天下剑士所推崇。

    剑道,说到底还是求那一剑可当百万师的手战之道。游历厮杀方是上途。既然游历厮杀,想要压住手中长剑不出鞘便艰难至极。厮杀次数一多,长剑便免不了出鞘。

    还有一点便是,江湖剑士闭鞘养意无非是求一个剑意溢满,鞘中剑意再抑制不住之时,潇洒出鞘,剑意便可扶摇直上。

    只是因为心境高低不同,压制鞘中剑意的时间长短便有差别,说到底时间都不会太长。

    但是段胤不一样,想要块垒平出鞘,他必须跨入冯虚境界。跨入与冯虚境界要多久?

    宁之远在心中琢磨。

    当初他生而便入天启,尚且用了十五年才跨入冯虚境。段胤想要跨入冯虚境需要多久?

    宁之远在想,闭鞘养意十五年的剑意一朝宣泄出来会是一副怎样的壮阔风景?

    ......

    ......

    山道上,少年负剑而行。

    行至蜀山山腰,段胤看了一眼那方巨大的山石,平滑的剖面上“蜀道”两个大字,铁画银钩,笔锋凌厉。段胤伸手在巨石上轻轻抚摸,浩瀚磅礴的剑意从指尖传来。

    段胤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蜀道,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此时已是春天,站在山道上,目光投向远方,目光所至皆是绿色田间,田垄之间阡陌交错,将田野分成了大小相同的方格。绿野之间,蜿蜒河流如玉带在其中穿行,更远处是模糊不可见全貌的青山。

    看着远处,段胤心中豪情万丈,一身白旧布衣无风而动,真气鼓荡之下,胸膛之间,气机剑意纠结翻腾,浑身似乎有一股压在深处的畅快想要宣泄出来。

    压下胸膛之间翻腾的气机,段胤忍住递剑的冲动,抬脚走下蜀山,踏进那座江湖,脸上笑容灿烂。

    便在段胤才走出蜀山之时,一位紫衣女子来到蜀山脚下。

    站在山前,女子抬眼望了蜿蜒而上的小道,抬脚登山。

    一路上,女子走得不快,脚步放得却也不慢。走上山腰,她轻轻瞥了一眼上书“蜀道”两字的山石,并不停留,直接踩上三千六百阶石梯第一阶。

    三千六百阶蜀道,云雾萦绕。遮眼云雾之后是一处空中楼阁悬浮于青光之中。

    蜀道是蜀山考验弟子天赋的地方,亦是蜀山山门所在,历代大真人在飞升之前皆会在蜀道上刻下玄妙阵法,每道阵法力求与其他阵相结合呼应。

    蜀山立宗千年,飞升大真人共十三位,故而蜀道上有阵法十三。青光之间的空中楼阁正是十三道阵法核心。剑豫峰历来都是蜀山的剑,所以这控制蜀道阵法的楼阁也向来是由剑豫峰弟子驻守。

    姜钰坐在阁楼的木桌前,神色轻松,轻轻端起茶壶给自己和其他两位师弟倒了一杯热茶。

    山门向来是一个宗门的重中之重,门内弟子在看守山门时也向来最是不敢分心走神。

    但是,这不包括蜀山弟子。

    他们在驻守蜀道时一向很轻松。不因其他,蜀山乃是南唐第一宗门,天都峰有太玄大人再上,剑豫峰有燕勒石按剑环视,这天下还有谁敢打上蜀山山门不成?

    自然是没有的。

    所以,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在看守山门时轻松。

    姜钰端起热茶小小嘬了一口,细细感受着唇齿之间的滚烫馥郁。喝茶不同于饮酒,饮酒一口须饮尽,喝茶则是最好小口细饮。

    一杯茶还未饮尽,姜钰蓦然抬头,朝着蜀道望去。之前这座楼阁突然有些震动。

    姜钰很清楚,这是有人在登蜀道的迹象。他有些奇怪,蜀山还有一年便要开山收徒,这个时候怎么还有人来登蜀道。

    而且,姜钰很清楚,敢来登蜀道的,一般都是心中大抵有些把握才会过来。

    像之前段胤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毕竟还是不多。像那种能登上三千六百阶蜀道的年轻天才,姜钰他们大抵也会有些耳闻。但是,姜钰在此前并没有听到有那个天赋不错的年轻人要来走三千六百阶蜀道。

    姜钰把目光投向蜀道,入目是一位紫衣女子。很陌生的面孔,南唐那些天赋不错的年轻人,姜钰几乎都见过画像,他敢肯定,那些画像中一定没有眼前这位紫衣女子。

    而且,看蜀道上这紫衣女子的模样,应该也有二十岁了吧。若是真的天赋过人,二十岁也过了等蜀道的时候了呀。

    如果真的天赋惊艳,一般二十岁已经入了知玄境。都已经入了知玄境,再走完三千六百阶蜀道又有什么意义?

    毕竟,随便一个天赋不算太差的知玄境修行者都能走过三千六百阶蜀道。

    一直到现在,姜钰也并不认为眼前这紫衣女子是要来闯蜀山山门。

    因为这是内心根深蒂固的思想,只要太玄在一日,就没人敢来闯蜀山山门。

    旁边两位中年看着紫衣女子,朝姜钰轻声开口道,“师兄,她不会是来强闯蜀山的吧?”

    姜钰听到两位师弟开口,大笑道,“太玄宗主还在,当今天下......”

    只是姜钰话还未说完,蜀道上紫衣女子猛然加速,踏在阵法加持的蜀道之上,竟如履平地。

    姜钰脸上笑容猛然僵住。

    ......

    ......

    云雾之中,空中楼阁青光大放。

    蜀山立宗千年,有飞升大真人十三,故而蜀道之上有阵法十三。姜钰双手按上栏杆,目光有些森冷。

    还真有人不要命的来闯蜀山。

    此前叶崇楼带段胤上蜀山时强闯蜀道那一次不算。因为太玄对蜀道上发生的一切看得真切。

    叶崇楼能闯上蜀山算是得了太玄和燕勒石默许。否则,凭叶崇楼剑法能否入得了蜀山还是两说。

    而眼前这女子竟然也妄图闯蜀山山门。

    姜钰浑身气机起伏与楼阁之外的青光纠缠连接。姜钰是剑豫峰弟子,因为燕勒石的原因,剑豫峰弟子向来有一个通病,便是把蜀山的颜面和规矩看得比什么都重。

    旁边林煜看着掠过蜀道的紫衣女子,没由来觉得有些不安,轻声开口道,“我们要不要通知峰主?”

    姜钰从紫衣女子身上收回目光,转头这个林煜。想到了蜀道上的十三道阵法。

    十三位飞升大真人铭刻阵法十三,十三道阵法相互叠加,姜钰深知其中厉害。

    他想到了算是漫漫修行路尽头的羽化境界。在蜀山修行三十年,勉强跨入了冯虚境界。

    姜钰清楚自己的天赋,此生或许都无望羽化境界。但是借助这蜀道上的十三道阵法,姜钰有信心向那些站在高处俯瞰天下的羽化高人问一问羽化玄妙。

    若是换了太玄或是燕勒石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来执掌这蜀道阵法甚至可以说是无敌于长生之下。

    论修行,姜钰在蜀山之上算不得出众。但是他自认为见识并不弱于他人。

    南唐中的羽化高人,他自认可以认全。

    眼前这紫衣女子自然显然不是他印象中的羽化高人。姜钰微眯的眼睛闪过一丝冷厉光芒,伸手虚握,青光在手中凝为三尺气概,语气冰冷,“羽化之下皆可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