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七章:欠债要还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云荥峰的小屋中,宁之远倒了一杯热茶端在手里,冲段胤笑着开口道,“你看起来并不算多么震惊。”

    “之前跟叶老剑神去过一趟泰安城,又听到崔祜师兄说的那些话,所以...”

    之前在泰安城,段胤没有察觉到宁之远留下的任何气息,又没有从黎子渊手中讨到尸骨,心中便有了一些想法。

    只是他也觉得他的那些所谓的推测太过荒唐,不敢去相信,自然也跟别人说。

    但是,之前他听到崔祜说过,他用的是宁之远的剑法。而宁之远的剑法这世上也只有他一个人会,只有他一个人能教。

    当时迫于崔祜带给自己的压力,心中一时无法去想这么多。现在把这些东西理清楚之后,自然也就不再觉得难以置信了。

    “接下啦打算干什么?”宁之远小小饮了一口热茶,回味着满齿茶香,开口道。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看着段胤在竹林中练剑,也多少从陈安然那里了解到了段胤拼命练剑是为了什么。

    无非是为了当初的那个承诺,替他去看一眼云天之巅的日出,想着去一趟泰安城,找黎子渊好好讲讲道理。

    但现在段胤知道自己还活着,这些执念自然也就都没了。宁之远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在青石镇看到段胤的时候,这个酒馆小二总想着去看看那座江湖。

    只是,段胤虽说离开了青石镇已经有整整一年,却一直未曾好好看看这座江湖。

    之前段胤活得太累了,心中憋着一股气,只想快点提升修为,为宁之远报仇。

    宁之远希望段胤活得轻松一点,江湖儿郎活的本就是一个潇洒,修行中人求的便是一个快意。

    段胤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了。

    就这么留在蜀山跟着师父修行?

    之前他想的便是,跟着太玄在蜀山埋头苦修,最好能一口气登顶羽化。

    所为的就是去泰安城,去云天之巅。

    只是,现在这两件事似乎都不用去做了。段胤突然之间觉得有些迷茫。

    是呀,自己接下来干什么呢?

    看着宁之远,段胤摇了摇头,心中无奈。此时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打算。

    “去江湖看看吧!以前不是一直想着去外面的世界逛逛吗?”宁之远揉了揉段胤的脑袋,就像是看着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听到这句话,段胤霍然抬头,眼睛顿时变得明亮起来。江湖,这两个字段胤想了太久。

    从十岁那年开始,就一直想着要去看看。现在他已经十七岁,他已经想着那座江湖整整七年了。

    这一年来,虽然遇到了他一直想要看一眼的江湖高人,譬如叶老剑神。也在渝城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叫做宫羽的姑娘。但是,这座江湖他还一直不曾好好的看过。

    他想要去看看。

    之前一直都想着为宁之远报仇,他不敢去想游历江湖这种悠闲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宁之远还活着。他无需像之前一样,要拼命的抓住每一分时间去修行,去练习剑法。

    但是,转眼。段胤脸上又有些无奈,“可我现在连天启境的门槛都没跨过去。”

    那座江湖虽然精彩,但是段胤已经不是那个在青石镇里的酒馆小二了。他知道,想他这种连天启境都没跨过的小修士,想要一个人游历江湖的话,着实不算简单。

    至少还是要等他跨过天启境之后再下蜀山去游历才好。

    满头白发的青年放下口中茶杯,嘴角扬起一抹神秘的笑容,幽幽开口道,“还记得蜀山的洗剑池吗?”

    段胤点了点头。

    洗剑池他自然记得,因为太玄出手封禁了洗剑池的缘故,沈墨踏入冯虚境的时间被生生延后,他一直觉得有些对不起沈墨。

    “它能让你跨入天启。”

    段胤脸上的表情猛然僵住。洗剑池的作用,蜀山弟子都很清楚,帮助他们涤练剑意,能让他们以后的剑道修行走得更好,更远。

    但是段胤从来没有听人提过洗剑池能够帮人提升修为。

    现在宁之远却这么说了,段胤知道宁之远自然不会骗自己,他说洗剑池能帮自己跨入天启境那么就一定能帮自己跨入天启境。

    宁之远看着段胤僵住了表情,不在意的笑了笑开口道,“洗剑池最大的作用自然是帮助蜀山弟子涤练剑意。至于提升修为,只是一个附带的小作用而已。之前那些进入洗剑池的弟子大多都已经入了不惑,提升修为自然不明显。”

    “但是,你才引动七轮灵气潮汐,帮你跨入天启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洗剑池要入了天启之后才能进去呀?”

    “锁剑塔也要入了天启之后才能进去,你不也一样进去了。”

    ......

    ......

    传闻那段胤要去洗剑池。

    消息如惊雷,再次在蜀山弟子中炸开。

    这次声势比之上次如锁剑塔更猛。不因其他,只因为太玄出手封禁洗剑池,本就在蜀山弟子中种下一缕不忿。

    想要靠洗剑池涤练剑意的弟子很多,洗剑池却只有一个,而且还要两年才能用一次。

    可谓可遇而不可求。

    毕竟入了知玄之后,心中剑道已经明了,已不需要再靠洗剑池涤练剑意。

    像沈墨那般因为剑意受创而需要重塑剑意的人例外。用洗剑池涤练剑意最好的时机便是在不惑,剑意将成却未成之时。

    过了不惑,洗剑池便无用。多少不惑弟子想着争得那个洗剑池的名额。结果却传出了洗剑池被太玄出手封禁的消息。

    想要踏入不惑,至少也得两年时间。而洗剑池剑气积蓄时间正好两年。

    在其他蜀山弟子看来,开放洗剑池,让他们中一人洗剑之后,剑气再满,段胤如洗剑池涤练剑意是最好的方案。

    但是,太玄却直接出手封禁了洗剑池。

    至于太玄说的等段胤入天启之后进洗剑池,众人并不愿意相信。能够在天启境时便在胸中凝练出剑意雏形的人着实太少。

    从其他弟子口中的传言得知,段胤的天赋并不算好,不像是那种在天启境就能凝练出剑意雏形的天才。

    之前破例进入锁剑塔便也够了,现在竟然还想在未入天启时就进洗剑池。

    不少蜀山弟子看着洗剑池方向眼神带着微嘲。至于还有一些蜀山弟子则神色莫名的望向了剑豫峰方向。

    因为,此次剑豫峰在段胤要进洗剑池这件事情上竟然没有任何态度传出。

    上次好歹还有陈思在锁剑塔前试了试段胤是否有资格进塔。现在却没有任何表示。

    剑豫峰自然不是对段胤进洗剑池这件事不上心,只是因为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实在没有心思来管段胤进洗剑池的事情。

    宗主都已经出手封禁了洗剑池,想要什么时候让段胤进去,随他便是。

    此时剑豫峰上,燕勒石的脸色有些阴沉。

    因为昨天晚上,崔祜没有回剑豫峰。现在段胤却安然无恙的去了洗剑池。

    崔祜的修为在半年前便已经是不惑上境,一身剑法在同为不惑境的蜀山弟子中也算是翘楚。

    燕勒石自然不相信段胤会是崔祜的对手。

    要抓段胤,这是大事。段胤毕竟是太玄的弟子,所以燕勒石昨天晚上一直暗中盯着太玄和陈安然。

    他很肯定,昨天晚上太玄和陈安然并不知道云荥峰发生的事情,也并未离开过各自的住所。

    那么是谁救了段胤。

    燕勒石有些不愿意去相信心中推测出的那个答案。因为那个答案实在太过荒唐。

    但是,眼下的事实和段胤在锁剑塔前施展的剑法又让燕勒石不得不去相信,自己心中的那个推测应该就是事情的真相。

    他在心中默默回想着当初那件事情还有什么纰漏。他很清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天衣无缝。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一定有被查出来的那一天。

    但是,他也很清楚,只要他尽力把这件事情做得完美,被查出来的时间就会变得很长。

    可能是两年,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是十年。

    他现在想做的便是要把宁之远查出真相的时间无限的延长下去。

    ......

    ......

    天都峰上,太玄和宁之远并肩而立。

    燕勒石猜得不错,太玄和陈安然昨天晚上并不知道云荥峰发生的事情。

    昨天不知道,但今天知道了。

    老人望着剑豫峰,朝宁之远悠悠开口道,“知道是谁做的了?”

    满头白发的青年剑客神色莫名,“昨天之前并不能完全确定,但是现在知道了。”

    白泽的身份一直是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整个蜀山也只有太玄和陈安然清楚。

    但是,燕勒石毕竟是蜀山长老。白泽,他也见过几次。别人很难查到白泽的身份,但是燕勒石如果要查,无疑要简单很多。

    昨天之前,宁之远不能完全确定是剑豫峰透露了白泽的身份,但是昨天晚上过后,他确定了。

    若不是心中有鬼,又何必如此在意自己是否还活着的消息。他教段胤剑法,就是想看看蜀山的人在见到独属于自己的剑法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反应他看到了,结果他自然也就得到了。

    望着剑豫峰,宁之远一字一顿开口道,“欠了债,自然要还。”

    太玄没有开口。

    燕勒石这些年反对他的做法,一直在蜀山践行着自己的规矩。这些事情,太玄可以不过问。

    但是做事,总该有些底线。

    燕勒石逾矩了。

    从剑豫峰上收回目光,白发剑客望向了蜀山外面,轻轻笑道,“看来不需要我去收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