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七章:两个消息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泰安城中有处长巷,一面是高门大宅,一面却是一片青砖小屋绵延开来,鳞次栉比。

    小屋之间,种了一片笔直的松树,锋锐肃杀。

    都城向来繁华喧嚣,这条长巷却极为幽静。只因为长巷东面那处高门大宅乃是征西将军的府邸,西面那片青砖小屋则是南唐监察司办事处。

    南唐官民提起帝国监察司总是不离阴诡狠辣这些针砭词汇,那片低矮建筑群在他们心中也多是和修罗地狱这些地方联系在一起。故而实在没人愿意到这条长巷来。

    清晨的太阳还没出来,街道上还残留着一丝清冷之气,树叶被微风吹落,晃晃悠悠下坠,落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

    一只紫红长靴踩上树叶,将干枯的叶片碾得粉碎。高大的紫袍男人挑眉朝征西将军府看了一眼,眼光略微有些不善。

    近日这位征西将军在军方势头极盛,大抵已经算是南唐军方最顶尖的几位大佬之一。若是能在征西将军的名号上再加上一个“大”字,便可跻身成为南唐最顶层的权贵,真正的权柄彪重。

    只是征西将军陈炜煌向来对黎子渊插手军方之事态度颇有微词,没少做那些背后下绊子的事情。

    刘天帝看了一眼那扇很是有些威压的青铜大门,嘴唇微动,骂了一句“兵蛮子”。扭头朝着对面的监察司走去。

    监察司在南唐地位特殊,不受各司管辖,只认明黄圣旨,且自主权极大。所以,监察司中上至办事官员下到跑腿士卒见谁都是一股鼻孔朝天嚣张气焰。

    刘天帝踏上监察司大门,并未让人通传,直接推门而入。门后的守卫士卒听见大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眉宇之间当即窜起一股戾气。

    这些监察司的士卒向来嚣张惯了,整个南唐有几个人来到监察司敢这么大大咧咧的直接推门而入。

    心中正想着二话不说,随便安个由头,先将这厮抓起了好好炮制一番再说。

    结果,正站起身来便看见一抹紫红闯进眼中,脸上顿时僵住。好在这守门的小卒反应极快,转瞬便将脸上的怒气转为一抹恰到好处的敬畏。

    一身紫红大长袍的高大男人随意瞥了一眼,大踏步朝内里走去。等到刘天帝的高大背影消失在视线中,门口的小卒颓唐瘫坐在凳子上,发觉后背已经尽是冷汗。

    走进监察司办事处,那些或阴冷或狠辣的官员抬头朝刘天帝看了一眼,复又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不愿意有过多的交谈。

    刘天帝在南唐并无任何官职,但是有句俗话说得很好,宰相门房三品官,更何况这个凶恶的高大男人可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宰相门房。

    宰相门房,贵人近婢,亲王门客,这是官场上很是令人头疼的角色,近则惹人怨,远则惹麻烦。

    刘天帝对于这些监察司官员冷淡的表现也不在意,径直走到前方的案牍上,拿起上面堆叠如山,由各地送来的情报,随手翻阅。

    这些情报能摆在监察司的案牍上,自然都是南唐最机密的文件,但是这些官员对于刘天帝随意翻读桌上文件却没有任何意见,不敢有任何意见。

    黎子渊将南唐军政之事皆握于一手,可谓是真正的至尊之下第一人。整个南唐官场,不论军方还是政界,便没有地方是黎子渊不能过问的。

    刘天帝作为黎子渊在外面的影子,这些情报自然是可以随意翻阅。

    在监察司大约坐了一个时辰,将案牍上的情报都一一过目,紫袍男人抽出几份情报放入怀中,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做任何备案。

    离开监察司,刘天帝又去各地府司逛了逛,期间看了各地呈上的奏章,同之前一样,选了几份放入怀中带走。

    回到黎府已经临近中午,一身白衣的丞相正坐在小院中看着庭中的奇花异卉。旁边的楠木茶几上摆了一个质地细腻的紫砂茶壶,茶香袅袅。

    瞧见紫红身影过来,黎子渊挂着浅笑开口道,“如何。”

    刘天帝一改之前的平淡颜色,脸上多了一丝严肃,递出两封从监察司拿来的情报开口道,“有些问题。”

    黎子渊很清楚,刘天帝向来沉稳,能让他露出这种严肃神色的事情实在不多。他开始有了一丝认真,接过刘天帝递过的两封信件,仅仅是拆开粗略扫了一眼,神色便也变得严肃起来,继续阅读,脸色开始由严肃转为阴沉。

    白衣冷冷的将信件摔在茶几上,低声骂了句,“废物。”

    刘天帝低头沉默,并不开口。

    监察司那份情报上写着,北燕魔头宫梓羽大约在半年以前到了南唐。情报却在现在才送到了泰安城,骂句废物都是轻的。

    只是转念一想,刘天帝又觉得有些无奈。

    宫梓羽这次来南唐是只身悄然而来,此前在北燕那边并无任何消息传出。

    也是在前几日,南唐埋在北燕魔宫的暗碟才在一次谈话中知晓了这个消息。明白这个消息的严重性,那位南唐暗碟其实已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则情报传回了泰安城。

    至于南唐分布在边界的斥候为何没有发现宫梓羽入境就是一件无能为力的事情了。

    一位羽化境的行踪,普通军中斥候又如何察觉得到。

    紫袍端起茶壶,为黎子渊倒了一杯热茶。

    他很清楚黎子渊为何会如此愤怒。说到底,还是因为白泽的事情。

    白泽作为北燕魔宫圣女,地位却只在魔宫大宫主之下,位在两位副宫主之上。

    这是一件很不合常理的事情。圣女地位崇高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还不至于高到这种程度。

    每一件不合常理的事情自然都有其背后的原因。

    刘天帝在心中轻声默念。

    南唐萧重鼎,北燕宫梓羽,西楚楚白芝。

    这是三国修行界各自的扛鼎人物。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北燕魔道扛鼎人物不是魔宫大宫主昊天桎,而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大魔头宫梓羽。

    白泽在魔宫地位高得不合常理的原因便是,她是宫梓羽的妹妹。

    宫梓羽无声无息来了南唐所为何事?

    自然不可能是来游山玩水。

    刘天帝悄悄瞥了一眼黎子渊的侧脸,发现素来养气功夫登峰造极的丞相大人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

    黎子渊掌控块垒大阵将近十年,却一直隐忍不发,顶着文弱书生的帽子过了十年。

    所想的无非就是等着哪一天一鸣惊人。结果,掌控块垒大阵的第一战便对上了跨入长生境的宁之远。

    一战下来,宁之远没死,自己却落了个伤重垂危。养伤之际,又碰到了叶崇楼剑叩泰安城门,伤势更重,距离身死不过一线之隔。

    这两战打得实在窝囊。

    现在又来了个宫梓羽。

    黎子渊握着茶杯,泛黄的茶水轻轻荡起阵阵波纹。他的手在颤抖。

    白衣轻轻呼吸,清凉之意萦绕胸膛,同时带起胸间一阵阵隐隐刺痛。

    他受的伤太重,以至于现在还未曾痊愈。他想到了他在软塌上躺了整整三月,丝毫不能动弹的时光。

    有句话说得很好,如果你不曾经历过饥饿,你永远不知道吃饭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情。

    如果不曾在软塌上躺那三个月,黎子渊也不会真正明白可以随意走动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情。

    他的伤不如之前对阵叶崇楼时那般严重,但是宫梓羽也比叶崇楼要更强。

    如果宫梓羽再来问一问块垒大阵之坚,自己又要在床上躺几个月?

    三个月?

    亦或是更久。

    他深吸了一口气,拆开了刘天帝递给他的第二份情报。刘天帝将这份情报和宫梓羽入南唐的情报一起交给他,便说明这份情报的内容同样重要。

    他轻轻拆开,上面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青之君王将在近期苏醒。

    后面的落款为北燕民间流言。

    很模糊的情报,青之君王苏醒的具体时间和地点都没有。而且后面的落款还是这个消息来自北燕民间的流言。

    但是看着这份简单的情报,黎子渊的神色却变得严肃且认真。因为,这世界上只有极少才会数人知道青之君王这四个字代表的含义。

    不论南唐还是北燕,亦或是西楚的普通民众,官员,甚至修行者都绝对不曾听过青之君王这几个字。

    因为,他是妖,而且是妖族的四大君王之一。

    而这世上早已没有妖了,纵然还剩下几个零星的妖族,也都隐匿在深山大泽之中,不敢露面。

    普通人自然不会知道这位妖族君王的名号。

    但是现在却有青之君王苏醒的消息在北燕流传开来,黎子渊很肯定,这件事情不是空穴来风。

    一瞬间,黎子渊想到了很多。

    这则流言为什么会在北燕的民间流传开来。应该是南唐布在北燕的暗碟探听到了青之君王苏醒的消息,却在传递消息的过程中被北燕探子捕杀。无奈之际,直接将这天大的秘密散播开来,希望借助民间传闻将消息传回南唐。

    可以说,黎子渊的猜测和真相很接近,甚至可以说于事实完全相符。当初潜伏在北燕军方的暗碟得知青之君王即将的南唐边境复苏的消息,这位南唐暗子在北燕军方身份极高,几乎知晓了北燕的全部谋划。

    暗子知道事关重大,第一时间安排了十支队伍沿不同路径离开北燕,要将消息带回南唐。

    但是,十支队伍无一例外,都遭到了北燕甲士的捕杀。其中一支队伍自知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将青之君王即将在南唐边境复苏的消息散播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