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四章:有些事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夜深人静,星光洒落,段胤借着迷蒙的星光离开小屋,朝云荥峰后山而去。

    后山有人。

    那人很有可能便是教自己剑法的那位神秘前辈。

    于是,段胤去了后山,想见一见那位神秘前辈。

    云荥峰不似蜀山主峰,弟子众多,所以有很多青石铺就的山道。

    云荥峰的弟子一向很少,现在更只有段胤一个人住在这里,或者准确一点的说是两个吧,还有后山那位。

    两个人还是很少,所以云荥峰的路很少。

    从段胤所在的小屋到后山这一段距离根本没有路。

    夜很黑,五论是谁在山林间行进都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因为没有路,因为山林之间会有杂草,荆棘,乱石。除非御风飞行,否者很难在山林中提起速度。

    但是,段胤走得很轻松,也走得很快。

    因为云荥峰的后山其实就在他之前练剑的那片竹林后面。段胤没有去过后山,但是他之前经常去那片竹林练剑。

    怎么去那片竹林,段胤很清楚。

    以前,从段胤的小屋到竹林那段距离没有路,但是现在有了路。因为段胤经常去竹林,走的次数多了也便有了路。

    这条路是段胤踩出来的,所以段胤很熟悉,走在上面如履平地,如一缕青烟在山间穿行。

    走进竹林,段胤的速度依然不曾放缓。因为心中的好奇让他内心不可能平静。

    他想要尽快见到后山的那个人,想要知道后山的人是不是指点自己剑法的那位神秘前辈。

    所以,他走得很快,不愿意缓慢前行。

    晚上的竹林有些安静,只能听见风吹过竹林,导致竹叶相互摩擦的沙沙声。

    竹林中的空气有些湿润。段胤不知道那个前代有蜀山大真人在此地飞升的传闻是不是真的。但是这里的灵气确实比其他地方更加浓郁。呼吸之间,充沛灵气涌入胸膛,段胤觉得脚下步伐更加轻快。

    蓦然。

    在林间急速穿行的段胤陡然停住了脚步。很突然的那种停下,就好像是突然撞上了某种无形的墙壁,没有丝毫缓冲余地的那种停下。

    然后,他的目光望向了左前方的某处阴影。那是一笼翠竹,密密麻麻的长在一起,每根竹子之间的间隙不会超过五寸。

    夜很黑,只有点点微弱的星光洒落大地,不巧的是那笼翠竹的竹叶挡住了洒落的所有星光。

    所以,那里很黑,伸手而不见五指。

    但是,段胤却一直盯着那里,神色谨慎。

    竹林很安静,除了竹叶相互摩擦产生的沙沙声便没有其他的声音。段胤盯着的那处地方也一直不曾有任何的动静传出。

    但是,段胤一直不曾挪动过目光,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处黑暗。

    很怪异。

    这样一直过了很久。

    段胤却始终没有其他动作。

    “我很奇怪。你居然能够发现我。”

    一个陌生的青年从黑暗中走出,穿着剑豫峰的制式黑袍,“我想知道原因,因为我自认为隐匿得很好。”

    “其实很简单,只是听到那里的风声有些不对。”段胤看着黑袍青年,很平淡的开口道。

    黑袍青年有些恍然。自己隐藏在竹林后面,自然会影响到风的流动,风声自然也就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然后他看着段胤,目光之中有些佩服。

    段胤说得很简单,但他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简单。

    想要听出某个地方的风声和原本应该有的风声不同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段胤还在以极快的速度赶路,想要在这种状态下听出他所处的地方风声发生了变化便是一件更不简单的事情。

    “你是谁?”段胤望着黑袍青年开口道。

    “你可以叫我崔祜。”

    段胤有些谨慎的盯着崔祜,语气却显得很轻松,“原来是崔祜师兄。”

    因为崔祜在这个时候隐藏在竹林里实在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夜很黑,段胤相信崔祜看不清自己的神情,只能从语气中判别自己的心理状态。

    崔祜看着段胤,嘴角微微翘起,“很谨慎嘛。不愧是宗主教出的弟子。”

    段胤没有开口,只是沉默的看着崔祜。

    黑袍青年继续说道,“其实你不必装出这种轻松的姿态。你此时应该有的心情你我心知肚明,我还用通过语气神情去确定你的心理状态?”

    段胤的右手悄悄搭上了剑柄,因为崔祜这句话已经表露出了很多意思。

    崔祜目光始终锁定在段胤的手上,神情却显得很轻松。因为他是不惑上境的修行者,面对段胤这个才引动七轮灵气潮汐的新晋弟子,他有足够的资格放松。

    纵然段胤前段时间击败了距离天启境只有一线的陈思,也不够引起他的重视。

    他看着段胤,后者体内涌动的灵气在他眼中清晰显现。他有些惊异于段胤体内灵气的纯粹,真正让他惊异的是段胤胸膛之间即将成型的剑意。

    他声音有些低沉的开口道,“不愧是宗主的弟子。很多不惑境的弟子都没做到的事情,你却已经快做到了。确实算得上是天才。”

    崔祜指的自然是段胤即将在胸膛之间凝结出自己的剑意。他说得不错,很多不惑境弟子都还没有凝结出属于自己的剑意,段胤却快要成功了。

    “一想到将你带回剑豫峰之后,峰主很有可能不会留你性命,我便有些不忍。”崔祜继续开口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段胤望着崔祜很平静的开口道,握剑的手却攥得有些紧。

    因为崔祜这句话的意思太明显了,剑豫峰竟然准备杀了自己。至于为什要将自己带回剑豫峰再杀,段胤已经不打算去考虑了。怎么从崔祜手下逃脱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段胤掌心开始有了汗水。

    他对自己的剑法很自信,因为他只差一步便能在胸膛之间凝结出自己的剑意。他甚至觉得,就算放到天启境的蜀山弟子中,他也不算是弱手了。

    但是,现在来人是崔祜,不惑上境的修行者。

    踏入了不惑上境的蜀山弟子必然都已经凝结出了自己的剑意。崔硕说得很多不惑境弟子都没凝结出剑意是指的那些初入不惑境的蜀山弟子,并不包括他们这些入了不惑上境,已经在着手冲击知玄关卡的人。

    崔祜抬步前行,几乎到了段胤身前一丈之地才停下脚步。

    一丈之隔,两人举剑,抬脚便能相交。

    他盯着段胤,觉得已经胜券在握,便也不介意和段胤继续啰嗦几句,“我要将你带回剑豫峰是因为你在锁剑塔前和陈思交手时施展的剑法。我认为峰主不会留你性命,也是因为你的剑法。”

    “我不懂。”段胤右手握着块垒平,剑柄上满是汗水,他觉得有些湿滑,害怕握不稳剑,不觉间又用力了几分。

    “你不懂?”崔祜嘴角微微上翘,他并不相信段胤的话。“难道你不知道你当时施展的剑法是宁之远的剑法。”

    “宁大哥的剑法?”一刹那,段胤有些失神。

    “对,宁之远的剑法。”

    “宁之远已经死在了泰安城的块垒大阵下,你为什么会施展他的剑法,这是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崔祜看着段胤,手已经按上剑柄。

    “难道就不能是别人教我的,譬如师父,譬如大师兄。”

    崔祜的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嘲讽。段胤在蜀山待的时间还是太短,以至于撒个谎都漏洞百出。宁之远的剑法,只有宁之远会,也只有宁之远能教。

    其他任何人都没办法教,陈安然不行,太玄也不行。

    崔祜没有开口,但是他脸上细微的嘲讽已经告诉了段胤答案,崔祜不相信他的话。

    段胤有些疑惑,为什么崔祜会这么肯定自己在说谎。宁大哥也是师父的弟子,那我会宁大哥的剑法很奇怪吗?

    师父能教宁大哥,自然也能教我。

    段胤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不相信?”

    崔祜脸上的戏谑更浓,“我自然不信。或许你会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肯定,你的剑法不是宗主教的。”

    “因为,宁之远的剑法不是宗主教的。是他自己创出来的,所以他的剑法这整个天下,也只有他一个人会,也只有他一个人能教。”

    听到崔祜的话,段胤有些无奈。自己知道得终究还是太少了,以至于撒个谎都会被人轻易揭穿。

    他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已经没办法在拖延下去了。而且,这么晚了,有谁还会来云荥峰呢?

    没人能救得了他。段胤只能选择面对崔祜的剑。一位不惑上境修行者的剑。

    段胤心中有些苦涩。他声音有些低哑的开口道,“你们就没有想过杀了我之后的后果?”

    段胤是太玄的弟子,地位之高几乎可以与蜀山的各位长老比肩。最重要的是,宁之远死了。

    刚刚才从痛失爱徒的悲痛中缓过来的老人若是在这个时候又听到自己另外一个弟子死于非命,他会怎样。

    在那个时候,估计没人能面对太玄的怒火。

    别说是崔祜,就算是燕勒石也挡不住太玄的怒火。那个时候,崔祜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崔祜轻轻抽出长剑,“有些事情的后果比杀你严重一百倍,我们不还是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