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一章:剑承何人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蜀山诸峰,各位长老看着锁剑塔,神色莫名。

    其他蜀山弟子看不出段胤施展的剑法,但是他们认得,因为认得所以有些难以置信。

    ......

    ......

    走进锁剑塔,怀中石牌温热发光,在段胤周围两尺之地撑起一道光幕。

    剑气浩瀚如游鱼窜行,在光幕上来回切割,嗤嗤作响。各种剑气铺面而来,其中意蕴各不相同,森罗万象。

    各种剑意交织,很基础,很清晰。

    这些由各类名剑自身激发的剑意远比不上那些剑道修行者剑意高深繁复。

    走进锁剑塔能够很清晰的感知到其中意蕴,不似感受那些剑道修行者的高深剑意,除了觉得如海如渊,便再察觉不到任何玄妙。

    他们的剑意太过完善,对这些才迈上剑道路途的后辈剑士没有丝毫帮助。

    而锁剑塔内的剑意不一样,这些剑意很基础,很简单,对他们摸索自身剑意才有实实在在的帮助。

    继续前行,看着插在地上密密麻麻的长剑,段胤觉得有些震撼。天下名剑,尽出我蜀山锁剑塔,这句话不是狂妄,而是蜀山的自信。

    段胤伸手轻轻抚摸旁边长剑,有炽热从指尖传来,堂皇剑意映入段胤脑海。

    心中对于剑道的模糊想法有些悸动。一种似要明了,却又抓不住的玄妙感觉。

    段胤想到了之前那位神秘前辈的留字。剑法不仅要靠练,更要悟。

    锁剑塔中这些初具异象,却又算不得大成圆满的剑意,对于悟剑好处极大。

    看着地上琳琅满目的长剑,段胤目光有些炽热。只是简单触摸长剑,自己心中对于剑法的想法便有了悸动,若是再修行几月,心中剑道应该便会初具雏形了。

    一路前行,灰褐石壁上,斑驳剑痕交错,有些前人刻下的零散剑招已经被塔内剑气日复一日的冲刷,逐渐模糊。

    少数图像在段胤轻轻拭去灰尘之后,还能勉强辨认。

    段胤抬目前望,是一座青石阶梯。

    阶梯的尽头是锁剑塔第二层。

    这座石塔从外面看不出内里世界。不过段胤听陈安然讲起过,锁剑塔一共八层。

    名剑品质根骨,剑气锋锐程度随层数依次递增。如果不借助石牌,天启境弟子大约能在第一层和第二层徘徊。

    而最高的第八层,非羽化不能入。

    第一层剑器最多,层层堆叠,数目不可辩。而第八层,名剑不过寥寥数柄,皆是天下剑士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

    段胤背后的块垒平曾经便插在第八层的最中央。

    看着青石阶梯,段胤并不打算去第二层。实在是因为,段胤就算借助前任蜀山宗主在锁剑塔内布下的阵法,想要抵挡第二层的剑气也尤为困难。

    若是分心太多,还如何去感悟其中剑意,磨炼剑道?走上第二层,对段胤来说,效果并不比第一层好。

    他没有第一时间坐下修炼,而是在第一层仔细的逛了逛。一圈下来,看见了不少前人留下的零散剑法。但都只是大概的看了两眼,没有仔细琢磨。等到修炼的时候,再一一仔细参悟不迟。

    让段胤有些奇怪的是,在第一层,他没有再见到其他蜀山弟子。照理说,那些入了天启境的弟子应该都会来锁剑塔凝练剑意的。对于天启境和不惑境的弟子来说,锁剑塔还是帮助颇大的。

    只有如沈墨那等已经入了知玄的修行者不会常来锁剑塔,因为他们心中的剑道早已清晰明了。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剑道不断完善,充实。来锁剑塔对他们帮助并不大。只是偶尔会进到锁剑塔,利用更高层的剑气来锤炼自身。

    在第一层没有看到其他蜀山弟子。段胤有些疑惑。

    都去了第二层?

    一圈下来,段胤重新回到青石台阶前,盘膝坐下。只因为,段胤发现,锁剑塔一层之中,此处剑气最为浓郁,而自己又恰好可以抵御,修行效果最佳。

    ......

    ......

    天色还早。

    段胤缓慢走在山道上,往陌玉峰而去。一路上,段胤走得有些慢。他在想一些事情。

    悠悠两月时光过去。

    那位神秘前辈一如既往的指点自己剑法。

    段胤曾经留言问过那位前辈身份。却没有得到任何答案,桌上除了一张和之前一样的剑法图谱,段胤找不到任何和那位前辈有关的线索。

    能让自己在引动五轮灵气潮汐时便击败只差一步便能跨进天启门槛的陈思。那位前辈自然是一位剑法极高深的高人。

    但是,段胤十分确定,指点自己剑法的不是太玄,也不是陈安然。

    那蜀山上面还有那位剑法高深的前辈会指点自己呢?

    段胤想不明白。

    昨天段胤引动了第六轮灵气潮汐,走上了锁剑塔第二层。

    陈安然跟他说过,锁剑塔里有宁之远留下的剑法。段胤很想看看。只是在锁剑塔第二层,段胤仍旧没有见到有宁之远署名的剑法石刻。

    倒是看到了几招没有署名的剑法残招。

    和那位神秘前辈留下的剑法很像。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那位前辈留下的剑法显得更加完美,而锁剑塔石壁上的残招稍显稚嫩。

    应该是出自同一个人。

    锁剑塔内的那几式剑法残招看上去并不久远,和那些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上百年的石刻比起来显得很新。

    所以那位前辈应该还算年轻。

    年轻,且剑法极为高明的蜀山弟子。

    段胤想要从这两点线索中推测出那位神秘前辈的身份。

    慢悠悠的走到藏书楼前,段胤远远看见王落正坐在楼前的台阶上,手中拿了个树枝在地上来回扫动。

    稍微走进一点,段胤发现小道童满脸闷闷不乐的模样。感觉有些奇怪,因为王落和陈安然的性子很像。都是属于那种很淡然,没有什么争强好胜之心的性格。心境平和,自然不会有什么烦心事,所以小道童成天都是笑嘻嘻的模样。

    像现在这样,明显心情不好的模样,自段胤上蜀山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

    开口询问。

    小道童有些生气的用手中树枝将地上一颗石子抽飞,开口道,“今天上午,师父把我的书收了。”

    段胤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不知该如何开口。因为他清楚的记得,昨天他在藏书楼看书时,王落看的书是《剪灯新话》。

    段胤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青石镇,只跟这镇上的教书先生识了几年字,却没有看过两本书的酒馆小二了。

    所以,现在的他很清楚王落看的那本《剪灯新话》究竟是本什么书。所以,在段胤看来陈安然收了小道童的《剪灯新话》实在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看着王落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子怎么会喜欢看那种书。

    王落生性聪慧,虽说没有刻意去跟人学过什么察言观色,但是段胤此刻心中的想法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显然,段胤也觉得陈安然收了他的《剪灯新话》并没有什么不对。

    小道童用力的将手中树枝摔在地上,有些委屈的说道,“之前我也见到师父看过那本书,为什么师父能看,我就不能看?”

    段胤保持沉默,不知如何开口。

    这些东西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王落解释。

    小道童还在固执的喃喃自语,“凭什么师父能看,我就不能看。”

    小孩子就是这样,就算心性在如何的不争强好胜,在遇到事情时,还是要固执的求个是非对错。

    “大师兄不在藏书楼?”段胤坐到王落身边,岔开话题。

    小道童抬脚将地上的石子踢飞,仿佛要将心中的不快都发泄在石子上。

    再踢了一脚,却踹在了空处,差点从石梯上滑下,心中郁闷更甚。

    勉强压下心中不平,王落怏怏不乐开口道,“师父出去了,好像是去了云荥峰后山。”

    “自己一大早的跑出去了,却要我在这里读书。”

    “我今天也不读书。”

    耳边传来王落低声嘀咕的声音,段胤在心中苦笑,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大师兄去云荥峰后山了?”

    段胤在心中轻声呢喃。

    去云荥峰后山干什么呢?段胤心中有些疑惑。抬头望着藏书楼前的那个繁茂古榕,出神思索。

    直到某一刻,段胤的眼睛蓦然变得明亮。

    前段时间,大师兄来找自己时手上还带着一个棋盘。

    但是却没有和自己下棋。

    如果不是找自己下棋,为什么要带着棋盘来云荥峰呢?当时段胤还有些奇怪。

    段胤想到了那位指点自己剑法的神秘前辈。

    昨天从锁剑塔出来,段胤刻意打听了一下,蜀山有没有剑法很高明却还算年轻的师兄或者师叔。

    蜀山上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人。

    但是,锁剑塔内留下的剑法却又让段胤无比确定,那位前辈一定是蜀山弟子。

    而现在,王落说大师兄去云荥峰后山了。一个人去云荥峰后山干嘛呢?

    来云荥峰不找自己下棋,又为什么要带着棋盘。

    只有一个答案。

    云荥峰除了自己之外,还住着别人,很有可能就是一直指点自己剑法的那位神秘前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