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八章:道理要用剑来讲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太阳还没有升上中央,所以洒落在蜀山的阳光还算不上炽热。小道童一个人安静的走在山道上。

    王落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仅以脚尖点地,脚后跟完全悬空。这是小道童最近这段时间喜欢上的新奇走路方式。

    他觉得很有趣,于是他便做了。

    此前,段胤瞧见王落这样走路,想要模仿,结果坚持了一个时辰便觉得全身乏力,难以继续。

    而这十几天,王落一直是这样走路的。

    临近蜀山主峰西南角那座斑驳石塔,王落远远瞧见盘坐在石塔前的段胤。

    孤零零的一人,很显眼。

    锁剑塔,孤独矗立在蜀山西南角的古老建筑。

    锁剑塔内,名剑堆叠,剑气流转,世间一直有天下名剑尽出蜀山锁剑塔之说。

    相对于蜀山主峰的其他地方,锁剑塔一直很清净,见不到什么人影。

    锁剑塔中名剑交织林立,除了那些想到锁剑塔内求一柄名剑认主弟子之外,便只有那些想要借助塔内纵横交错的剑气感悟剑意的弟子了。

    但是,那些弟子都在锁剑塔内。所以,此刻孤独坐在锁剑塔前的段胤很显眼。

    察觉到王落过来,段胤微微睁开双眼。

    算算时间,此时王落应该是才从剑庐那边过来。段胤想知道,最近这几天,自己一直没去剑庐修行,沈墨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

    蜀山的规矩是所有没踏入天启境的蜀山弟子必须每天去剑庐修习剑法。段胤有些奇怪,像沈墨师兄那样固执到将蜀山规矩奉为圭臬的人,怎么会忍到现在都没找自己兴师问罪。

    “沈墨师兄是什么态度。”段胤抱着块垒平,平静的开口道。

    “沈墨师叔一直不曾开口说过什么。倒是陈思师兄他们闹得厉害。毕竟,因为洗剑池的事情......”

    王落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段胤很清楚陈思他们为什么闹得这么厉害。

    因为洗剑池的事情,陈思他们几个剑豫峰的弟子一直为沈墨觉得不平。

    修行路上,夺人机缘,确实算得上是深仇大恨了。这几天段胤没去剑庐修行,陈思他们几个大概是存了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利用剑庐规矩公报私仇的心思罢了。

    他不想去理会陈思他们几个的小心思。

    朝剑庐方向望了一眼,段胤想起了自己屋内的纸条。

    也不知道是谁留的。

    但是,段胤觉得纸条上的话说得很正确。

    剑法不仅仅要靠练,更要悟。

    看到这句话,段胤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每天挥剑六千次,三个月,九十天,段胤已经练了五十四万次基础剑法。

    这还不算段胤加练的每招三百次,不算段胤晚上偷偷练剑的次数。

    段胤的基础已经足够扎实了。他现在需要练的不是基础剑法了。

    要悟剑,自然是来这锁剑塔前效果最好。

    盯着塔底斑驳的石门,段胤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要悟剑,自然是进锁剑塔内,感受里面纵横交错的剑气效果更好。

    只是,想进锁剑塔,须得踏入天启境。不入天启,很难抵挡得住里面剑气的侵蚀。

    若是连剑气都抵挡不住,还谈何在里面感悟剑意呢。

    身旁的空间荡起一阵波纹,如同水面投进了一颗石子。一袭青衫从其中悠闲迈步而出。

    “所以......还打算去剑庐修行吗?”青衫的声音温润平和,总给人一种如三月的微风轻抚身体一般的舒服感觉。

    “不打算去了。”段胤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我觉得在锁剑塔前修行比在剑庐修行效果要好,所以不打算再去。”

    剑庐的修行无非是一个为蜀山弟子以后的修行打基础。既然基础已经足够扎实了,又为什么还要继续呆在那里浪费时间。

    段胤想起了那日盘旋在泰安城上万丈高空的儒家浩然气。他的时间真的很紧,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浪费。

    陈安然微微笑道,“很像当年的师弟。当时他也是只在剑庐修行了三个月就开始独自修行。”

    当时蜀山诸位长老问宁之远独自修行的原因。宁之远的答案也是,剑庐是给人打基础的地方。而他的基础已经够扎实了,现在他自己修行要比在剑庐修行效果要好,为什么还要待在剑庐。

    当时,那些长老都说宁之远太过狂妄。自以为基础足够扎实,就真的扎实了?一个个冷嘲热讽。

    结果,宁之远用自己的剑让他们都乖乖闭上了嘴。

    “宁大哥?”

    “嗯!这锁剑塔内还有他当年留下的剑法。”

    “他的剑法。”段胤望着斑驳石塔,眼神有些炽热。

    宁之远的剑法。

    他很想进去看看。

    只是,现在段胤才堪堪引动了五轮灵气潮汐,距离踏入天启境还有一段很漫长的路要走。

    “想进去看看?”陈安然摇晃着手中的青伞,微笑的开口问道。

    少年抱着长剑,手掌在上面轻轻抚过,抬头望向北边,那是泰安城的方向,也是宁之远埋骨的地方。宁之远的地位在段胤心中太过重要,有关于宁之远的东西,他自然都是想要看看的。

    少年轻声开口道,“自然是想进去看看的,只是我现在距离天启尚远,还进不了锁剑塔。”

    “师父说,让你明天便进锁剑塔内修行。”

    “啊,可我现在还不是天启境呀!还没有资格进锁剑塔。”

    陈安然脸上罕见的有了一丝锐气。当时在陈安然出手去泰安城外拦截三千重甲玄骑时,叶崇楼和太玄有过一次对话。

    陈安然的修为,境界都算得上是天下最绝顶的羽化修行者。纵然和太玄,叶崇楼相比还有些许差距,但是差距并不大。

    不过,太玄一直觉得在他死后,陈安然很难撑得起蜀山这座高楼,便是因为陈安然的性子太过温和,没有杀心。

    这样的性格在与人交锋中是天大的弱点。

    当时叶崇楼说过,若是陈安然选择直接屠灭三千重甲玄骑,以后的蜀山便不需要他代为照拂了。

    凭陈安然一人足矣。

    结果是,三千铁骑尽数葬身荒原之中。

    那次之后,陈安然温和了性子中多了一丝锐气。

    陈安然看着段胤,平静开口,“你是师父的弟子,所以你有什么样的特权都不为过。”

    语气很平静,但是却多了一分陈安然以前从来不曾有过的强势。

    “可是我现在才引动五轮灵气潮汐,根本抵挡不住锁剑塔内的剑气侵蚀。”

    青衫笑了笑,“师父说你能进去修行,你便抵挡得住里面的剑气。”

    段胤,“......”

    什么叫师父说我能进去修行便能抵挡得住里面的剑气侵蚀。难不成还要师父跟着自己一起进去,出手帮自己抵挡里面的剑气吗?

    陈安然笑意不减,“明天你要进锁剑塔的事情,应该在今天晚上就会传遍蜀山。”

    “到时候那些剑豫峰的弟子少不得要跟你讲一讲蜀山的规矩。”

    段胤无奈道,“你不是说,作为师父的弟子,拥有怎样的特权都不过分吗?”

    陈安然微笑着说道,“在蜀山,想要拥有特权,都是靠剑去跟别人说的。就像当年师弟,他从来不守蜀山任何的规矩,但是没人敢跟他讲道理。”

    “所以,明天来跟我讲规矩的会是谁?”

    陈安然把青伞放在旁边,盘腿坐在地上,托着下巴琢磨了一会说道,“你现在才引动五轮灵气潮汐,剑豫峰那些弟子自然不会太欺负你。”

    “听说在剑庐里,陈思对你的敌意不小吧。应该就是他了。”

    陈思。

    听说两个月以前就引动第九轮灵气潮汐了。估摸着,现在距离天启境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吧。

    还真是没有太欺负自己呀!

    “一定要打?”

    答案是陈安然认真的点了点头。

    ......

    ......

    当夜。

    段胤没有去后山的竹林练剑,他现在已经不再需要去拼命的练那些基础剑招了。

    他没有修行,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夜空,满天星斗,看起来很漂亮。

    将双手枕在脑后,他在想一些事情。

    其实这三个月,每天在剑庐里修行,每天晚上悄悄加练剑法,很累,但段胤觉得很舒服。

    因为沈墨虽然对他有成见,但是从来不曾刻意针对过他。只是偶尔对他要比对待其他弟子要更严厉,苛刻一些。

    他的人跟他的剑一样直,一样干净。

    段胤有时候在想,如果自己换成沈墨,会不会比他做得好。

    他不知道。

    所以,明天他真的不想跟陈思打。他觉得同门之间,能关系融洽一点就没必要搞得那么僵。

    段胤从怀中掏出一沓泛黄的宣纸,纸张不大,一尺见方。

    上面画着一个个挥剑的小人,像是简易的剑谱。

    最底下一张,留着一行黑字。

    剑法不仅仅靠练,更要悟。

    字迹简单有力。

    段胤一直在想,到底是谁给自己留下的这些东西。

    从一个月以前,每天都会一张新的纸页放到自己桌上。上面全是对自己剑法的修改。

    就是这一个月,段胤在剑法上的进步远远超过了之前两个月。以至于段胤现在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剑庐里的弟子在剑法造诣上,没人比得过自己。

    他是真的不想跟陈思打,而不是打不过。

    最后那一张,是五天前放在桌上的。然后便没有其他纸条了。段胤觉得,应该是这位神秘的前辈觉得自己的剑法基础已经足够了,应该开始磨炼剑意了。

    所以,段胤去了锁剑塔前。

    是谁在偷偷教自己剑法?

    段胤很确定这不是大师兄的字迹,更不是师父的字迹。

    所以,是谁的呢?
小说推荐